有分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常常讨论 | 贡献2012年12月12日 (三) 21:08的版本
跳转至:导航搜索

有分(巴利语:bhavaṅga),心的14种作用之一。执行有分作用的心称为有分心,也译作有分识,由bhava(有,存在,生存)+aṅga(成分,要素)组成,即是生存不可或缺的条件。

概述

  • 有分(bhavaṅga):巴利文bhavaṅga的意思是“生命”(bhava,有)的“成份”或“因素”(aṅga),即是生存不可或缺的条件。心的有分作用是:保持在一世当中,从投生至死亡之间的生命流不会中断。在结生心生灭之后,紧接着生起的是有分心;此有分心结生心是同一种果报心,但执行不同的作用,即保持生命流不会中断。每当没有心路过程发生时,有分心即会于每一刹那中生灭;最为明显的即是在无梦熟睡的时候,但在清醍的时候,它也在诸心路过程之间出现无数次。
  • 当某个目标撞击根门时,有分心即会被中止,而活跃的心路过程也就生起,以识知该目标。一旦心路过程结束,有分心就会即刻再生起,直到下一个心路过程发生为止。如此,在不活跃的阶段,有分心即会在每一个心识刹那里生灭,就有如河水之流一般,它绝不会连续保持静止于两个心识刹那。[1]


  • 根据各资料描述,有分心具有如下性质:
  • 1、是果报心。作为过去善不善行为结果的异熟识,由前世一切行为的结果,而规定有情的下一生,决定其投生的命运。[2]
  • 2、是异熟心。此世有分心的所缘与此世结生心、前一世临死速行心的所缘相同,与前一世死亡心的所缘不同。[3]
  • 3、死亡心、结生心、有分心是同一种类的心。[4]
  • 4、此世有分心的所缘有三种:(1) 业:前一世临死时,所产生的导致此世结生的业;(2) 业相:即以前造业时所识知的颜色等,或以前造业所用的工具;(3) 趣相:前一世临死时,即将在此世所到或体验的(征象)。 [5]
  • 5、在任意两个心路过程之间起连接作用。


经律语源

  • bhavaṅga(有分心)之词,早期佛教尚未普遍使用它之前,使用bhavabhavasota (S.1.28./I,15.)、viññāṇasota(D.28./III,105.),作为沟通或教学,但是难以细致的分解。[6]

《相应部经典一·第二·天子相应》:[7]

“Karaṇīyametaṃ brāhmaṇena, padhānaṃ akilāsunā;Kāmānaṃ vippahānena, na tenāsīsate bhava ” nti.

婆罗门所行,精进勿倦怠,以舍离爱欲,依此不再有。[8]

《长部经典三·二八·自欢喜经》:

Purisassa ca viññāṇasotaṃ pajānāti, ubhayato abbocchinnaṃ idha loke patiṭṭhitañca paraloke patiṭṭhitañca. Ayaṃ tatiyā dassanasamāpatti.

复观人意识之流,相续不断、住于此世及他世。此为第三之见等至。

Purisassa ca viññāṇasotaṃ pajānāti, ubhayato abbocchinnaṃ idha loke appatiṭṭhitañca paraloke appatiṭṭhitañca. Ayaṃ catutthā dassanasamāpatti. Etadānuttariyaṃ, bhante, dassanasamāpattīsu.

复观人意识之流,相续不断,不住此世亦不住他世。此为第四之见等至。世尊说此诸见等至,是无上之法。[9]

《小部·导论》(Khuddakanikāye·Nettippakaraṇapāḷi):

Sā dhammadhātu dhammāyatanapariyāpannā, yaṃ āyatanaṃ anāsavaṃ, no ca bhavaṅgaṃ. Ayaṃ āyatanehi otaraṇā.

法界已含法处,其(法)处无漏,亦非有分。此即是落入(法)处。

论藏出处

《发趣论》[7]中记载,有分与转向之间的缘关系属于无间缘

第七章·问分·第一节·问分之分别:

  • (四) 无间缘
五○九 无记法是依无记法之无间缘为缘。(曰)前前异熟无记、唯作无记之(四)蕴是依后后异熟无记、唯作无记(四)蕴之无间缘为缘。有分是依向转;唯作是依出起;阿拉汉之随顺是依果等至;灭尽(定)是依出定;非想非非想处唯作是依果等至之无间缘为缘。
  • (五) 等无间缘
五一六 无记法是依无记法之等无间缘为缘。(日)前前异熟无记、唯作无记(四)蕴是依后后异熟无记、唯作无记(四)蕴之等无间缘为缘。有分是依向转者;唯作是依出起;阿拉汉之随顺是依果等至;灭尽(定)是依出定;非想非非想处唯作是依果等至之等无间缘为缘。
  • (九) 亲依止缘
五五三 无记法是依无记法之亲依止缘为缘。所缘亲依止、无间亲依止、本性亲依止。……无间亲依止——前前之异熟无记、唯作无记之(四)蕴是依后后之异熟无记、唯作无记之(四)蕴之亲依止缘为缘。有分是依向转、唯作是依出起、阿拉汉之随顺是依果等至、灭尽(定)是依出定者、非想非非想处唯作是依果等至之亲依止缘为缘。……


注释书解说

《小部义注·大义释》

Tameva parisuddhaṭṭhena paṇḍaraṃ, bhavaṅgaṃ sandhāyetaṃ vuttaṃ. Yathāha —“pabhassaramidaṃ, bhikkhave, cittaṃ, tañca kho āgantukehi upakkilesehi upakkiliṭṭha”nti.
彼(心)依遍净之义而净白。这是就有分(心)而说的。即所谓‘比库们啊!此心是净洁的。而彼(心)被外来的诸随烦恼所污染。’


《大发趣论注·相缘分之义释·缘顺》[10]

六八 于食缘,一切善等之蕴及等起色,是由非色食而生应了知。“于结生刹那,(四)大种”亦然。“心等起”者是由有分等之心而等起。“食等起”者,是段食等起.“心等起”者,唯善、不善心等起。于缘分别分。由食之顺序。于最初说段食。然,此处为言“善法”者之问,非最初色食说应了知。


《大发趣论注·缘广说分之释·无间缘广说》

五 于无间缘广说,“意界者”是异熟之意界①。“意识界者”是由推度作用之无因异熟意识界②。又依此,应言更建立、证用、彼所缘、有分作用之意识界。彼等虽非言,是由此理趣应知。以示理趣而略说,于“前前之诸善法”等之六理趣,其等所摄故,复于此处不说应了知。……


善吉祥智者尊者《阿毗达摩义广释》[11]

bhavaṅgasantatiṁ cālentaṁ viya uppajjatīti bhavaṅgacalanaṁ.

此连续的有分动摇生起,称为有分波动。(Vibhv.PTS:p.109.)

tassa occhijjanākārena uppajjanato bhavaṅgupacchedoti voharanti.

使有分中断生起,则称为有分断。(Vibhv.PTS:p.109.)

Avicchedappavattihetubhāvena bhavassa aṅgabhāvo bhavaṅgakiccaṁ.

令存在之因转起而不中断的存在的成分,为有分作用。(Vibhv.PTS:p.96)


觉音尊者《清净道论》

有分作用:

(2)(八十九心的十四作用)此等(八十九心)依十四种行相而转起,即(一)结生,(二)有分,(三)转向,(四)见,(五)闻,(六)嗅,(七)尝,(八)触,(九)领受,(十)推度,(十一)确定,(十二)速行,(十三)彼所缘,(十四)死。怎样的呢?即:……

……(二)(有分)当结生识(在怀孕时)息灭之时,即刻随着那(十九异熟识中的)任何一种业的异熟的结生识,并于那(结生识的)同样的所缘,起了(与结生识)类似的有分识(潜意识)。如是连续同样的再再生起无数的有分识(生命流),如河流相似,甚至在无梦的酣睡之中,直至有别的心生起而来转变它。如是当知依有分(作用)而起彼等(十九)识。(《清净道论》第十四·说蕴品)

有分在心路过程中的位置:[12]

  • 1、在五门心路过程的位置:
  • 当所缘之色现于眼前之时,经过有分(识)二次生灭之后,便起了唯作意界的转向作用,经过一生灭之后,便有眼识的见的作用,自此有异熟意界的领受作用,其次有异熟无因意识界的推度作用,其次有唯作无因意识界的确定作用,经过一生灭之后,便起速行的作用了。(《清净道论》第一·说戒品·(Ⅱ)根律仪戒)
  • (转向)其次有分这样相续转起之时,若诸有情的(眼等)诸根获得了取其所缘的机会,那时如果是色现于眼前,则眼净(眼根)击触于色缘。由于击触之力,而有分波动;继之于有分息灭之时,即于那同样的色所缘,生起好像是有分的断绝而行转向(唤起认识的注意)作用的唯作意界。于耳门等也是同样的。(《清净道论》第十四·说蕴品·(二)识蕴)
  • 2、在意门心路过程的位置:如果六种所缘现于意门之时,在有分的波动之后,生起好像是有分的断绝而行转向作用的舍俱无因唯作意识界。如是当知由转向作用而起的唯作识。(《清净道论》第十四·说蕴品·(二)识蕴)
  • 3、在近行及四禅心路过程的位置:
  • (1)于近行定,诸支是不强固的,因为诸支未生强力之故。譬如幼孩,引他站立而屡屡跌倒在地,如是于近行生起时,他的心有时以相为所缘有时堕于有分。于安止定则诸支强固,因为有强力之故。譬如有力之人,从坐而起,可以整天的站立,如安止定生起之时,则他的心一时断绝有分,整夜整日亦可持续,因以善的速行次第(相续)作用。(《清净道论》第四·说地遍品·(Ⅴ)(二种定))
  • (2)他这样的意向于相而行道:他想‘我今将成安止定了’,便间断了有分心,以念于‘地、地’的勤修,以同样的地遍为所缘,而生起意门转向心。此后对于同样的所缘境上,速行了四或五的速行心。在那些速行心的最后的一念为色界心;余者都是欲界的,但有较强于自然心的心一境性的。……此中,第一为预作,第二为近行,第三为随顺,第四为种姓。或以第一为近行,第二为随顺,第三为种姓,第四或第五为安止心。即于第四或第五而入安止。这是依于速行的四心或五心的速通达与迟通达而言。此后则速行谢落,再成为有分的时间了。……自此又为观察于禅的转向心而断绝了有分以后便成为禅的观察。
  • (3)五自在:从初禅出定,最初转向于寻者,先断了有分而生起转向以后,于同样的寻所缘而速行了四或五的速行心)此后生起二有分。再于伺所缘而生起转向心,又如上述的方法而起速行心。如是能够于(寻伺喜乐心一境性)五禅支中连续遣送其心,便是他的转向心成就……
  • (4)第二禅:当他想:‘现在要生起第二禅了’,断了有分,即于那同样的地遍为所缘,生起意门的转惭心。自此以后,即对同样的所缘速行了四或五的速行心。在那些速行心中的最后一个是色界的第二禅心,其余的如已述的欲界……
  • (5)第三禅:当他想:‘现在要生起第三禅了’,断了有分,即于那同样的地遍作所缘,生起意门的转向心。自此以后,即于同样的所缘速行了四或五的速行心。在那些速行心中的最后一个是色界的第三禅心,余者已如前说为欲界心……
  • (6)第四禅:当他想:‘现在第四禅要生起了,便断了有分,即于那同样的地遍作所缘,生起意门的转向心,自此以后,即于同样的所缘起了四或五的速行心。在那些速行心的最后一个是色界第四禅心,余者已如前述为欲界心……(《清净道论》第四·说地遍品·(Ⅸ)(安止定的规定))
  • 4、在死生过程中的位置:
  • 在彼所缘[13]之后,必再起有分。于有分断时,再起转向等。如是在心的相续中,获得了缘,便于有分之后生起转向,于转向之后生起见等,这样由于心的一定的法则,再再生起,直至于一有(一生)中的有分灭尽为止。那一生(有)之中最后的有分,因为是从生(有)而灭,故称为‘死’。
  • 当结生识(在怀孕时)息灭之时,即刻随着那(十九异熟识中的)任何一种业的异熟的结生识,并于那(结生识的)同样的所缘,起了(与结生识)类似的有分识。从死之后再结生,从结生之后再有分,如是于三有、(五)趣、(七识)住、(九有情)居中轮回的诸有情而起不断的相续的心。只有那些于轮回中证得阿拉汉果的人,在他的死心灭时而识即灭。
  • 所以这死心也(和结生及有分的识一样)只有十九种。如是当知由于死(的作用)而起十九异熟识。(《清净道论》第十四·说蕴品·(二)识蕴)

现代解释

水野弘元《心识论与唯识说的发展》

  • 关于有分识,巴利论藏最后的《发趣论》(Paṭṭhāna,i,p.163ff.)各处皆有提到,在此以前的六论则完全没有出现此名称,其实初期论书以来所说的八十九心中,作为三界诸有情的基础心的十九心,即是作为有分识而存续。关于这点,在论藏的注释书或纲要书等中,有详细的说明,但是,在此只想从其潜在识的立场简单做介绍。
  • 巴利的有分识,即是作为过去善不善行为结果的异熟识,由前世一切行为的结果,而规定有情的下一生,决定其投生的命运。也就是,有情在结束前生时,依据前生的善恶业,投生到其对应的世界,前生的最后死心cuti-citta,以及接续往下一生的结生心paṭisandhi-citta,都是前生善恶业的果报、异熟。而投生到下一生的最初刹那之结生心,是此有情一生的基础心,此基础心称为“有分识”。


帕奥禅师问答

  • 西方的学者将有分翻译为下意识心,事实上它不是下意识心。根据《论藏》,我们称它有分“识”,因此它仍然是意识,并非下意识。
  • 许多禅修者落入有分时说他们一无所知,因为有分识不认知现在的对象,而认知前世临死时的对象。那对象可能是业、或业相、或趣相。通常唯有修行到缘起时,禅修者才能了解这种情况。
  • 根据《论藏》,简单地说有两种心:一种是心路过程心,另一种是离心路过程心。总共有六门心路过程。当你看见颜色、听到声音、嗅到气味、尝到滋味、触到物体及思考或修行时,就会各别产生眼门、耳门、鼻门、舌门、身门及意门心路过程的作用。离心路过程心(vithimutta-citta)则有三种,即:结生心、有分心(即有分识)与死亡心。
  • 一期生命当中最初的一个有分心称为结生心,最后一个有分心称为死亡心。有分心又翻译为“生命相续流”(life continuum)。因为它是生命的主要成份。在结生心与死亡心之间,当无任何心路过程生起时,有分心都会生起,以便心流不会中断,而保存了生命。

参见条目

注释与引用

  1. 1.0 1.1 寻法比库中译《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三章·杂项之概要
  2. 日本,水野弘元,《心识论与唯识说的发展》
  3.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四章·离心路概要:当知这目标是呈现于临终者的(临死)速行心路过程,而不是呈现于死亡心。在一世里的最后一个心,亦即死亡心,它所识知的目标是与在同一世里的结生心及有分心的目标相同。临死速行的目标过后即会成为下一世结生心、有分心与死亡心的目标。
  4.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三章·杂项之概要:死亡心是一世中的最后一个心,是一世的终结。此心与结生心和有分心是同一种心,也同样是离心路过程心,属于心路过程之外的心。它与后两者的差别只在于作用不同,即:执行死亡。
  5.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四章·离心路概要:对于临终的人,在临命终时以下的其中一者会呈现于六门之一:1、依情况现前的是即将产生下一世结生的业;2、或业相,即以前造业时所识知的颜色等,或以前造业所用的工具;3、或趣相:即将在下一世所到或体验的(征象)。
  6. 《巴利三藏电子辞典·巴汉词典(明法比库增订)》
  7. 7.0 7.1 元亨寺汉译《南传大藏经》
  8. 《相应部经典一·第二·天子相应·[五] 陀摩利》:[尔时,世尊]在舍卫城……时,陀摩利天子于黎明,其胜光偏照祇园,往诣世尊处。诣已,礼敬世尊,立于一面。立于一面之陀摩利天子,于世尊前,唱此偈曰:精进勿倦怠,以舍离爱欲。依此不欲有,婆罗门所行。
  9. 《长部经典三·二八·自欢喜经》:复次,世尊!此中有一类之沙门、婆罗门……乃至……更超越人之外皮、血、肉、而观察骸骨。复观人意识流,相续不断、住于此世及他世。此为第三之见等至。复次,世尊!有一类之沙门、婆罗门……乃至……更超越人之外皮、血、肉而观察骸骨;复观人意识之流,相续不断,不住此世亦不住他世。此为第四之见等至。世尊说此诸见等至,是无上之法。
  10. 觉音尊者著,是其依据长辈阿阇梨等之所作,加上自己的见解以改作而成。
  11. 《阿毗达摩义广释》(Abhidhammattha-Vibhavinitika),由善吉祥智者尊者(Acariya Sumangalasami)所著,是对阿耨楼陀尊者所著《阿毗达摩概要》进行注释的疏钞。
  12. Rupert Gethin 著《南传阿毗达磨关于有分心与轮回再生的学说》:现有的对有分心的讨论多局限于它在阿毗达磨心过程(citta-vithi)理论中的作用。这个理论说明,有分心是心在没有主动心过程发生时的静止状态:当一有情的心中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时,他的心就处于有分心这一状态——例如深度的无梦睡眠,还有相邻的主动的心过程之间的剎那间隔时刻。
  13. 叶均《八十九心的十四作用与心识活动》(十三)彼所缘:如果于五门是极大(的色等所缘),及于意门是明了的所缘,则于速行之后--即于欲界的速行之末由于好的所缘等及宿业的速行心等而获得各种缘,即以那些缘,于八种有因的欲界异熟及三种异熟无因的意识界之中,起了一种异熟识,它是随着速行心而对于有分的所缘以外的另一所缘而速行二回或一回的(异熟识),好像暂时随着逆流而行的船的流水一样。这便是说,因为那异熟识本来可对有分的所缘而起,可是它却以速行的所缘为自己的所缘而起,所以称它为‘彼所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