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蕴」修訂間的差異

出自 上座部佛教百科
前往:導覽搜尋
 
行 8: 行 8:
  
 
==词源释义==
 
==词源释义==
'''想'''({{NLK|saññā}}),想念,概念,表象。<ref>《巴利三藏电子辞典·パーリ语辞典 (日本水野宏元)</ref>。
+
'''想'''({{NLK|saññā}}),想念,概念,表象。<ref>《巴利三藏电子辞典·パーリ语辞典(日本水野宏元) </ref>。
  
(saṁ一起+ ñā(梵jñā)知),【阴】感觉(sense),知觉(perception),标志(mark),命名(name),承认(recognition),作手势(gesture),想(直译:一起知,perception)。<ref name="巴汉词典">《巴利三藏电子辞典·巴汉词典 (明法比库增订)</ref>
+
(saṁ一起+ ñā(梵jñā)知),【阴】感觉(sense),知觉(perception),标志(mark),命名(name),承认(recognition),作手势(gesture),想(直译:一起知,perception)。<ref name="巴汉词典">《巴利三藏电子辞典·巴汉词典(明法比库增订) </ref>
  
 
'''蕴'''({{NLK|kkhandha}}),形成任何生命的身心状态的知觉集合体。<ref name="巴汉词典"/>
 
'''蕴'''({{NLK|kkhandha}}),形成任何生命的身心状态的知觉集合体。<ref name="巴汉词典"/>

於 2012年11月17日 (六) 12:02 的最新修訂

想蘊(巴利語:saññākkhandha),是五蘊之一,於論教則明確指想心所。想蘊包括過去、未來、現在、內、外、粗、細、劣、勝、遠、近的所有之想。


概述

在經教里,佛陀一般上把有情或人分析為五種究竟法,即:色、受、想、行、識五蘊。於(阿毗達摩)論教,諸究竟法則歸納為四種類別。首三種──心所──包含了一切有為法(因緣和合而成之法)。經教里的五蘊相等於這三種(究竟法)。識蘊在此列為心(citta);「心」此字通常是用於代表基於其相應心所而得以分門別類的諸「識」。

在論教方面,五蘊的中間三蘊(受、想、行)則被列入心所(cetasika)之內;心所同生(俱生),執行種種不同的作用。在《阿毗達摩論》所列出的五十二心所當中:受蘊想蘊各是一種心所;行蘊則再分為五十種心所。而色蘊則當然是相等於《阿毗達摩論》里的二十八「色」。[1]

詞源釋義

saññā),想念,概念,表象。[2]

(saṁ一起+ ñā(梵jñā)知),【陰】感覺(sense),知覺(perception),標誌(mark),命名(name),承認(recognition),作手勢(gesture),想(直譯:一起知,perception)。[3]

kkhandha),形成任何生命的身心狀態的知覺集合體。[3]

經藏記載

《相應部經典三·蘊相應》:

  • [七九] 第七 師子(二)
「Kiñca, bhikkhave, saññaṁ vadetha? 『Sañjānātīti』 kho, bhikkhave, tasmā 『saññā』ti vuccati. Kiñca sañjānāti? Nīlampi sañjānāti, pītakampi sañjānāti, lohitakampi sañjānāti, odātampi sañjānāti. Sañjānātīti kho, bhikkhave, tasmā saññā ti vuccati.
諸比庫!你們如何說?『認知』(sañjānāti),諸比庫!由於它,它被叫做想(saññā)。何者是認知?也認知藍(青)色,也認知黃色,也認知紅色,也認知白色。『認知』,諸比庫!由於它,它被叫做[3]


《中部經典三·第一0九·滿月大經》:[4]

「然則,世尊!云何為諸蘊之蘊之意義?」

無論彼是如何之過去、未來、現在之想,皆有若內、若外、若粗、若細、若劣、若勝、若於彼之遠近者,此即想蘊。……」。

「世尊!……想蘊之施設為如何之因、如何之緣耶?」……「比庫!想蘊之施設為觸因、觸緣。

論藏記載

《分別論》第一品·蘊分別

  • 一 經分別
(想蘊) 此中,如何為想蘊耶?即諸所有想之過去、未來、現在,或內、外、粗、細、劣、勝、遠、近,括此於一聚,總說為想蘊。

注釋書解說

覺音尊者著《清淨道論》第十四·說蘊品

(四)想蘊……此想與識雖以同樣的區別,然而就相等來說,則一切想都自有想念的特相;有給以再起想念之緣的相說「這就是它」的作用,如木匠等(想起)木料等;依所取之相而住著於心為現狀,如盲人見象相似;以現前之境為近因,如小鹿看見草人而起「是人」之想相似。

現代解釋

想就是想知,一起知道,包含整個想蘊,心憶念想取對象。猶如木匠依木材上的記號而認出木料。[5]

  • 相:在對象作記號(心上的相),知道目標之間的差別,譬如「褐色」「金色」等等。
  • 作用:
  • 一、通過以前所作的標誌,而認得相同的所緣;
  • 二、知道記號,此記號令心以後能夠再次認得「即是這個」,如木匠在木板上所作的的記號。
  • 現起:
  • 一、心所注意的記號,根據該記號或相去注意目標;
  • 二、不深入地取目標。
  • 立足處:現前的所緣。

參見

注釋與引用

  1.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一章
  2. 《巴利三藏电子辞典·パーリ语辞典(日本水野宏元)》
  3. 3.0 3.1 3.2 《巴利三藏电子辞典·巴汉词典(明法比库增订)》
  4. 元亨寺汉译《南传佛教经藏》
  5. 观净《南传上座部〈摄阿毗达摩义论〉的哲学思想研究》第四章:名法的成素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