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自 上座部佛教百科
前往:導覽搜尋

巴利語citta)巴利文citta是源自動詞詞根citi(認知;識知)。諸論師以三方面詮釋citta(心):造作者、工具、活動。作為造作者,心是識知目標者(ārammaṇacintetiticittam);作為工具,與心相應的心所通過心而得以識知目標(etenacintentiticittam);作為活動,心純粹只是識知的過程(cintanamaṭṭamcittam[1][2]

概述

  • 我們一般所認為的意識,實際上是一連串剎那生滅的心,極迅速地相續生滅,以致我們不能察覺它們是個別不同的心。[3]
  • 諸心有多種呈現方式,但都有同一個相。
  • 特相:識知目標(所緣);
  • 作用:作為諸心所的前導者(pubbaṅgama),因為它領導諸心所,也時常由它們陪伴;
  • 現起:呈現於禪修者的體驗里為一個相續不斷的過程(sandhāna);
  • 近因:名色(nāmarūpa,精神與物質),因為心不能毫不依靠心所與色法地單獨生起。
  • 名法根據心的定法(citta-niyama)生起。在每一個心識剎那里,它們都出現為一組的心所。這些組合稱為相應法(sampayutta-dhamma),也稱為名聚nāma-kalāpa)。在每一個心識剎那裡,最少有八個名法。例如在眼識的剎那裡即有一個眼識與七個遍一切心心所,一共八個名法。[4]根據每個心識剎那的主要性質和所包含的主要名法不同,心可分為89種,或121種。
  • 一個心的壽命名為一個心識剎那cittakkhaṇa)。這時間單位是非常短暫的;根據諸論師,在閃電間或眨眼間,即有數萬億個心識剎那過去了。雖然它極其短暫,但每個心識剎那還可以再分為三個小剎那,即:生時(uppāda)、住時(ṭhiti)及滅時(bhaṅga)。在每一個心識剎那裡,一個生起,執行其剎那間的作用,隨後即壞滅,而供給下一心生起的因緣條件。如是,依心識剎那次序,心流持續不斷地發生,即如河水之流一般。[5]

經律語源

律藏

律藏·經分別·巴拉基咖》:

Āraddhaṃ kho pana me, brāhmaṇa, vīriyaṃ ahosi asallīnaṃ, upaṭṭhitā sati asammuṭṭhā, passaddho kāyo asāraddho, samāhitaṃ cittaṃ ekaggaṃ. So kho ahaṃ, brāhmaṇa, vivicceva kāmehi vivicca akusalehi dhammehi savitakkaṃ savicāraṃ vivekajaṃ pītisukhaṃ paṭhamaṃ jhānaṃ upasampajja vihāsiṃ.
婆羅門!我得不退之精進、正念現前、身之輕安、心定於一境。婆羅門!我離欲,棄不善法,成就有尋有伺,由遠離生起喜、樂之初禪而住。」
So evaṃ samāhite citte parisuddhe pariyodāte anaṅgaṇe vigatūpakkilese mudubhūte kammaniye ṭhite āneñjappatte pubbenivāsānussatiñāṇāya cittaṃ abhininnāmesiṃ.
我如是等持、清淨、皎潔、無穢、無垢、柔軟適應所作,而達安住不動之狀,向宿命智。

經藏

增支部·一集·第六·彈指品》:

51. 「Pabhassaramidaṃ bhikkhave, cittaṃ. Tañca kho āgantukehi upakkilesehi upakkiliṭṭhaṃ. Taṃ assutavā puthujjano yathābhūtaṃ nappajānāti. Tasmā 『assutavato puthujjanassa cittabhāvanā natthī』ti vadāmī」ti. Paṭhamaṃ.
51.諸比庫!者,是極光淨者,卻為客隨煩惱所雜染,而無聞之異生[6],不能如實解,故我言無聞之異生不修心。[7]
52. 「Pabhassaramidaṃ bhikkhave, cittaṃ. Tañca kho āgantukehi upakkilesehi vippamuttaṃ. Taṃ sutavā ariyasāvako yathābhūtaṃ pajānāti. Tasmā 『sutavato ariyasāvakassa cittabhāvanā atthī』ti vadāmī」ti. Dutiyaṃ.
52.諸比庫!者,是極光淨者,能從客隨煩惱得解脫,而有聞之聖弟子能如實解,故我言有聞之聖弟子修心。[7]

長部·22經·大念處經》:

Idha, bhikkhave, bhikkhu sarāgaṃ vā cittaṃ 『sarāgaṃ citta』 nti pajānāti, vītarāgaṃ vā cittaṃ 『vītarāgaṃ citta』 nti pajānāti. Sadosaṃ vā cittaṃ 『sadosaṃ citta』 nti pajānāti, vītadosaṃ vā cittaṃ 『vītadosaṃ citta』 nti pajānāti. Samohaṃ vā cittaṃ 『samohaṃ citta』 nti pajānāti, vītamohaṃ vā cittaṃ 『vītamohaṃ citta』 nti pajānāti. Saṅkhittaṃ vā cittaṃ 『saṅkhittaṃ citta』 nti pajānāti, vikkhittaṃ vā cittaṃ 『vikkhittaṃ citta』 nti pajānāti. Mahaggataṃ vā cittaṃ 『mahaggataṃ citta』 nti pajānāti, amahaggataṃ vā cittaṃ 『amahaggataṃ citta』 nti pajānāti. Sauttaraṃ vā cittaṃ 『sauttaraṃ citta』 nti pajānāti, anuttaraṃ vā cittaṃ 『anuttaraṃ citta』 nti pajānāti. Samāhitaṃ vā cittaṃ 『samāhitaṃ citta』 nti pajānāti, asamāhitaṃ vā cittaṃ 『asamāhitaṃ citta』 nti pajānāti. Vimuttaṃ vā cittaṃ 『vimuttaṃ citta』 nti pajānāti. Avimuttaṃ vā cittaṃ 『avimuttaṃ citta』 nti pajānāti.
諸比庫!當有貪愛心時,比庫了知有貪愛心,當心離貪愛時,了知心離貪愛;當有嗔恨心時,了知有嗔恨心,當心離嗔恨時,了知心離嗔恨;當有愚痴心時,了知有愚痴心,當心離愚痴時,了知心離愚痴;當有昏昧心時,了知有昏昧心,當心散亂時,了知心散亂;當有廣大心時,了知有廣大心,當心不廣大時,了知心不廣大;當有更上心時,了知有更上心,當無更上心時,了知無更上心;當有定心時,了知有定心,當心未定時,了知心未定;當心解脫時,了知心解脫,當心未解脫時,了知心未解脫。
Iti ajjhattaṃ vā citte cittānupassī viharati, bahiddhā vā citte cittānupassī viharati, ajjhattabahiddhā vā citte cittānupassī viharati. Samudayadhammānupassī vā cittasmiṃ viharati, vayadhammānupassī vā cittasmiṃ viharati, samudayavayadhammānupassī vā cittasmiṃ viharati, 『atthi cittan』ti vā panassa sati paccupaṭṭhitā hoti yāvadeva ñāṇamattāya paṭissatimattāya anissito ca viharati, na ca kiñci loke upādiyati.
如此,他於身內心隨觀心而住,於身外心隨觀心而住,同時於身內身外心隨觀心而住。他於心隨觀集法而住,他於心隨觀滅法而住,他同時於心隨觀集法及滅法而住。於是他了知:「這是心!」 如此達到只有知智和憶念的程度,他無所依而住,不執取於世間的一切。

小部·法句經·第一·雙品》:

13.雨可以滲透屋頂粗陋的房子,愛欲亦可以滲透尚未修習的心。

14.雨不能滲透屋頂精良的房子,愛欲亦不能滲透已善修習的心。

小部·法句經·第三·心品》:

35.對難以控制,迅捷輕快,隨愛欲飄落的心,能調服是為妥善,因被調服的心能帶來快樂。

36.對難以察見,極度微細,隨愛欲飄落的心,智者應予以守護,因已守護的心能帶來快樂。

論藏出處

論藏·法集論·第一篇 心生起品》

六 為何說其時有心呢?其時有所有之、名為意圖、內心、淨白之意,名為意處、意根、識蘊、所生意識界的--這即是其時有心。

六三 為何說其時有識蘊呢?其時有所有之心、名為意圖、內心、淨白之意,名為意處、意根、識、識蘊、所生意識界的意-----這即是其時有識蘊。

論藏·分別論·第一品·蘊分別》

  • 二 對法分別·識蘊
此中,如何為識蘊耶?……

……四種識蘊——是欲纏、色纏、無色纏、無所屬

注釋書解說

《清淨道論·第十四·說蘊品》:

(二)識蘊 在其他的四蘊,把一切有覺受相的總括為受蘊,把一切有想念相的總括為想蘊,把一切有行作相的總括為行蘊,把一切有識知相的總括為識蘊。此中如果能夠知解識蘊,則其他的三蘊便很容易知解了。所以最初先來解說識蘊。

這裡說『一切有識知相的總括為識蘊』,怎麼是有識知相的為識呢?即所謂:『朋友,識知識知,故名為識』。識和心、意之義為一。而此識的自性與識知相也是一種。不過依其類別而有善、惡、無記的三種。

分類

我們一般所認為的意識,實際上是一連串剎那生滅的心,極迅速地相續生滅,以致我們不能察覺它們是個別不同的心。《論藏》把它們分別為許多種類,即八十九心(或更詳細則成一百廿一心):

八十九心明細表
 54 欲界心  12 不善心  貪根心 悅俱・邪見相應・無行不善心
悅俱・邪見相應・有行不善心
悅俱・邪見不相應・無行不善心 
悅俱・邪見不相應・有行不善心
舍俱・邪見相應・無行不善心
舍俱・邪見相應・有行不善心
舍俱・邪見不相應・無行不善心
舍俱・邪見不相應・有行不善心
 瞋根心 憂俱・瞋恚相應・無行不善心
憂俱・瞋恚相應・有行不善心
 痴根心 舍俱・疑相應不善心
舍俱・掉舉相應不善心
 18 無因心  7 無因不善果報心  眼識與舍俱行無因不善果報心
耳識與舍俱行無因不善果報心
鼻識與舍俱行無因不善果報心
舌識與舍俱行無因不善果報心
身識與苦俱行無因不善果報心
領受與舍俱行無因不善果報心(意界)
推度與舍俱行無因不善果報心(意識界)
 8 善果報無因心 眼識與舍俱行無因善果報心
耳識與舍俱行無因善果報心
鼻識與舍俱行無因善果報心
舌識與舍俱行無因善果報心
身識與樂俱行無因善果報心
領受與舍俱行無因善果報心(意界)
推度與悅俱行無因善果報心(意識界)
推度與舍俱行無因善果報心(意識界)
 3 無因唯作心 五門轉向無因唯作心(意界)
意門轉向無因唯作心(意識界)
阿拉漢生笑心(意識界)
 24 欲界美心有因心  8 有因欲界善心 悅俱・智相應・無行善心
悅俱・智相應・有行善心
悅俱・智不相應・無行善心
悅俱・智不相應・有行善心
舍俱・智相應・無行善心
舍俱・智相應・有行善心
舍俱・智不相應・無行善心
舍俱・智不相應・有行善心
 8 有因欲界果報心 悅俱・智相應・無行果報心
悅俱・智相應・有行果報心
悅俱・智不相應・無行果報心
悅俱・智不相應・有行果報心
舍俱・智相應・無行果報心
舍俱・智相應・有行果報心
舍俱・智不相應・無行果報心
舍俱・智不相應・有行果報心
 8 有因欲界唯作心 悅俱・智相應・無行唯作心
悅俱・智相應・有行唯作心
悅俱・智不相應・無行唯作心
悅俱・智不相應・有行唯作心
舍俱・智相應・無行唯作心
舍俱・智相應・有行唯作心
舍俱・智不相應・無行唯作心
舍俱・智不相應・有行唯作心
 15 色界心  5 色界善心 初禪善心    (尋・伺・喜・樂・心一境性)  
第二禪善心(伺・喜・樂・心一境性)
第三禪善心(喜・樂・心一境性)
第四禪善心(樂・心一境性)
第五禪善心(舍・心一境性)
 5 色界果報心 初禪果報心    (尋・伺・喜・樂・心一境性)
第二禪果報心(伺・喜・樂・心一境性)
第三禪果報心(喜・樂・心一境性)
第四禪果報心(樂・心一境性)
第五禪果報心(舍・心一境性)
 5 色界唯作心 初禪唯作心    (尋・伺・喜・樂・心一境性)
第二禪唯作心(伺・喜・樂・心一境性)
第三禪唯作心(喜・樂・心一境性)
第四禪唯作心(樂・心一境性)
第五禪唯作心(舍・心一境性)
 12 無色界心  4 無色界善心 空無邊處善心
識無邊處善心
無所有處善心
非想非非想處善心
 4 無色界果報心 空無邊處果報心
識無邊處果報心
無所有處果報心
非想非非想處果報心
 4 無色界唯作心 空無邊處唯作心
識無邊處唯作心
無所有處唯作心
非想非非想處唯作心
 8 出世間心  4 出世間善心 入流道心
一來道心
不來道心
阿拉漢道心
 4 出世間果報心 入流果心
一來果心
不來果心
阿拉漢果心

作用

八十九心十四作用表
十四作用 八十九心
意識界 意界 五識界
捨俱推度心(2) 欲界大異熟心(8) 無色界異熟心(5+4) 喜俱推度心(1) 意門轉向心(1) 速行心(55) 五門轉向心(1) 領受心(2) 二種五識心(10)
結生 * * *
有分 * * *
轉向 * *
*
領受 *
推度 * *
確定 *
速行 *
彼所緣 * * *
* * *

參見

注釋與引用

  1.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一章·心之概要:“纯粹活动”这项定义是三者之中最贴切的诠释,即心纯粹只是认知或识知目标的过程。除了识知的活动之外,它并没有一个属于造作者或工具的实际个体。提出“造作者”与“工具”的定义是为了对治某些人所执取的“我见”:认为有个识知目标的造作者或工具的“恒常不变的我”之邪见。佛教学者指出,这些定义显示了并没有一个“自我”在实行识知的活动,而只有心在识知。此心即是识知活动而无他,而且此活动必定是生灭的无常法。
  2.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一章·心之概要:在经教里,佛陀一般上把有情或人分析为五种究竟法,即:色、受、想、行、识五蕴(pabcak-khandha)。于(阿毗达摩)论教,诸究竟法则归纳为四种类别。首三种──心、心所与色──包含了一切有为法(因缘和合而成之法)。经教里的五蕴相等于这三种(究竟法)。识蕴(viññāṇa)在此列为心 (citta);「心」此字通常是用于代表基于其相应心所而得以分门别类的诸「识」。在论教方面,五蕴的中间三蕴(受、想、行)则被列入心所 (cetasika)之内;心所与识同生(俱生),执行种种不同的作用。在《阿毗达摩论》所列出的五十二心所当中:受蕴与想蕴各是一种心所;行蕴 (sankharakkhandha)则再分为五十种心所。而色蕴则当然是相等于《阿毗达摩论》里的二十八「色」。除了这三种有为究竟法之外,还有第四种究竟法,属于无为的究竟法(不是由于因缘和合而成之法)。这不包括在五蕴之内的究竟法即是涅槃(Nibbana):脱离诸有为法之苦,而达至最终解脱之法。如是在《阿毗达摩论》里一共有四种究竟法:心、心所、色、涅槃。
  3.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一章·心之概要:《阿毗达摩论》把它们分别为许多种类,即八十九心,或更详细则成一百廿一心。我们一般所认为的意识,实际上是一连串刹那生灭的心,极迅速地相续生灭,以致我们不能察觉它们是个别不同的心。《阿毗达摩论》不单只把诸心分门别类,更重要的是呈现它们为一个紧密相互交织的整体。
  4. 缅甸帕奥禅师著《智慧之光》第十章·名业处
  5. 菩提尊者编译《阿毗达摩概要精解》
  6. 玛欣德尊者《巴利语汇解》:puthujjana:凡夫。直译作异生。由puthu(种种的,各别的) + janana(产生,原因)组成。义注中解释:“他实以各种不同种类的烦恼等为生因、原因故为异生。即如[《大义释》中]说:‘令各种烦恼产生为异生,未破除各种有身见者为异生,瞻视各种导师者为异生,未脱离各种趣者为异生,造作各种不同的行作者为异生,被各种暴流冲走为异生,被各种不同的热恼所苦恼为异生,被各种不同的热恼所焚烧为异生,贪染、贪求、缠缚、迷醉、取著、固执、牵挂、执著各种五欲功德为异生,被各种五盖覆盖、遮蔽、覆障、遮盖、覆藏、覆蔽为异生。’”(M.A.1.2)相对于圣者而言,凡是还没有证悟四圣谛者都称为凡夫。
  7. 7.0 7.1 元亨寺《汉译南传大藏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