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乘佛教”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导航搜索
概述
 
(未显示同一用户的4个中间版本)
第1行: 第1行:
'''小乘佛教'''(梵语:{{IAST|Hīnayāna}}),佛陀入灭五百多年(公元前一世纪)印度本土正法時代<ref name="《佛說瞿曇彌記果經》">漢傳佛教《佛說瞿曇彌記果經》:阿難!若女人不於此法律信樂出家、棄家學道者,遺法當住千歲,今已五百歲減,餘有五百歲。</ref>結束後在印度兴起的新宗教[[大乘佛教]]贬称当时的佛教传统和与之并行的[[部派佛教]]為'''小乘佛教''',印度本土的佛教正法因此滅亡。大乘信徒自創違背佛教的新教義主張将每一個众生从生死此岸运载至彼岸觉悟成佛,故自稱“大乘”貶低獨覺佛和僧寶-{阿羅漢}-(阿拉漢)聖弟子<ref name="《雜阿含經》">漢傳佛教《雜阿含經》(九三一):聖弟子'''念於僧'''事,世尊弟子善向、正向、直向、誠向,行隨順法,有向-{須陀洹}-、得-{須陀洹}-,向-{斯陀含}-、得-{斯陀含}-,向-{阿那含}-、得-{阿那含}-,向'''-{阿羅漢}-'''、得'''-{阿羅漢}-''',此是四雙八輩賢聖,是名世尊弟子'''僧''',淨戒具足、三昧具足、智慧具足、解脫具足、解脫知見具足,所應奉迎,承事供養,'''為良福田'''。聖弟子如是'''念僧'''事時,不起貪欲、瞋恚、愚癡,乃至'''念僧'''所熏,昇進'''涅槃'''。</ref>為“小乘”。佛說法不會自相矛盾,真正的菩薩成佛之道一定會合乎傳統[[佛教]]以[[馬哈咖沙巴]](大迦葉)尊者、[[伍巴離]](-{優婆離}-)尊者、[[阿難]]尊者為首的五百[[阿 漢]]尊者[[第一次聖典結集]]經典,[[上座部佛教]]明昆長老的著作[http://www.dhammarain.org.tw/books/sou/sou-all.htm  《南傳菩薩道》]特別開示說明真正[[果德瑪佛]](釋迦牟尼佛)傳下來的菩薩成佛之道。
+
'''小乘佛教'''(梵语:{{IAST|Hīnayāna}}),佛陀入灭五百多年(公元前一世纪)印度本土正法時代<ref name="《佛說瞿曇彌記果經》">漢傳佛教《佛說瞿曇彌記果經》:阿難!若女人不於此法律信樂出家、棄家學道者,遺法當住千歲,今已五百歲減,餘有五百歲。</ref>結束後在印度兴起的新宗教[[大乘佛教]]贬称当时的佛教传统和与之并行的[[部派佛教]]為'''小乘佛教''',印度本土的佛教正法因此滅亡。大乘信徒自創違背佛教的新教義主張将每一個众生从生死此岸运载至彼岸觉悟成佛,故自稱“大乘”貶低獨覺佛和僧寶 阿拉漢(-{阿羅漢}-)聖弟子<ref name="《雜阿含經》">漢傳佛教《雜阿含經》(九三一):聖弟子'''念於僧'''事,世尊弟子善向、正向、直向、誠向,行隨順法,有向-{須陀洹}-、得-{須陀洹}-,向-{斯陀含}-、得-{斯陀含}-,向-{阿那含}-、得-{阿那含}-,向'''-{阿羅漢}-'''、得'''-{阿羅漢}-''',此是四雙八輩賢聖,是名世尊弟子'''僧''',淨戒具足、三昧具足、智慧具足、解脫具足、解脫知見具足,所應奉迎,承事供養,'''為良福田'''。聖弟子如是'''念僧'''事時,不起貪欲、瞋恚、愚癡,乃至'''念僧'''所熏,昇進'''涅槃'''。</ref>為“小乘”。佛說法不會自相矛盾,真正的菩薩成佛之道一定會合乎傳統[[佛教]]以[[馬哈咖沙巴]](大迦葉)尊者、[[伍巴離]](-{優婆離}-)尊者、[[阿難]]尊者為首的五百[[阿 漢]]尊者[[第一次聖典結集]]經典,[[上座部佛教]]明昆長老的著作[http://www.dhammarain.org.tw/books/sou/sou-all.htm  《南傳菩薩道》]特別開示說明真正[[果德瑪佛]](釋迦牟尼佛)傳下來的菩薩成佛之道。
  
 
==概述==
 
==概述==
第5行: 第5行:
 
 佛沒有說「每一個眾生都必須追求成佛」,佛、獨覺佛、阿拉漢弟子已經斷除貪、瞋、癡走到了佛教的最終目的「涅槃」,佛、獨覺佛、阿拉漢(-{阿羅訶}-)弟子的解脫煩惱沒有差別<ref>漢傳佛教《中阿含經》:若如來、無所著、等正覺解脫,及慧解脫、-{阿羅訶}-解脫,'''此三解脫無有差別''','''亦無勝如'''。</ref>,獨覺佛、阿拉漢弟子沒必要成佛。獨覺佛、阿拉漢(-{阿羅訶}-)弟子已經「永無來生」<ref name="《中阿含經》">漢傳佛教《中阿含經》:漏盡-{阿羅訶比丘}-已知滅盡,拔其根本,'''永無來生'''。</ref>究竟解脫,獨覺佛、阿拉漢弟子死後會進入[[無餘涅槃界]]不會繼續輪迴在未來世成佛<ref name="Arahatship">[https://www.budsas.org/ebud/ebdha064.htm 《Is Theravada Buddhism for Arahatship Only?》]:"It is important to note that once a person becomes an arahant, he will not become a Buddha in that life; and since there is no more rebirth for him, he will not become a Buddha in the future either."</ref>。佛弟子可以自由選擇自己未來想成為佛或獨覺佛或阿拉漢弟子,由於修行成佛所需時間比較長成為阿拉漢弟子所需時間比較短,大多數佛弟子選擇想成為阿拉漢弟子不想成佛只有少數佛弟子選擇想要在未來成佛。佛說過阿拉漢(-{阿羅漢}-)弟子是佛教的僧寶、世間的福田<ref name="《雜阿含經》"/>,佛入滅後阿拉漢弟子是最好的善知識會保衛正法打擊假冒佛教的相似法(像法)。
 
 佛沒有說「每一個眾生都必須追求成佛」,佛、獨覺佛、阿拉漢弟子已經斷除貪、瞋、癡走到了佛教的最終目的「涅槃」,佛、獨覺佛、阿拉漢(-{阿羅訶}-)弟子的解脫煩惱沒有差別<ref>漢傳佛教《中阿含經》:若如來、無所著、等正覺解脫,及慧解脫、-{阿羅訶}-解脫,'''此三解脫無有差別''','''亦無勝如'''。</ref>,獨覺佛、阿拉漢弟子沒必要成佛。獨覺佛、阿拉漢(-{阿羅訶}-)弟子已經「永無來生」<ref name="《中阿含經》">漢傳佛教《中阿含經》:漏盡-{阿羅訶比丘}-已知滅盡,拔其根本,'''永無來生'''。</ref>究竟解脫,獨覺佛、阿拉漢弟子死後會進入[[無餘涅槃界]]不會繼續輪迴在未來世成佛<ref name="Arahatship">[https://www.budsas.org/ebud/ebdha064.htm 《Is Theravada Buddhism for Arahatship Only?》]:"It is important to note that once a person becomes an arahant, he will not become a Buddha in that life; and since there is no more rebirth for him, he will not become a Buddha in the future either."</ref>。佛弟子可以自由選擇自己未來想成為佛或獨覺佛或阿拉漢弟子,由於修行成佛所需時間比較長成為阿拉漢弟子所需時間比較短,大多數佛弟子選擇想成為阿拉漢弟子不想成佛只有少數佛弟子選擇想要在未來成佛。佛說過阿拉漢(-{阿羅漢}-)弟子是佛教的僧寶、世間的福田<ref name="《雜阿含經》"/>,佛入滅後阿拉漢弟子是最好的善知識會保衛正法打擊假冒佛教的相似法(像法)。
  
 大乘佛教是佛陀入灭五百多年(公元前一世纪)印度本土正法時代<ref name="《佛說瞿曇彌記果經》"/>結束之后在印度兴起的一种違背佛教教義之新宗教,大乘佛教為了自抬身價貶低傳統佛教、貶低僧寶-{阿羅漢}-(阿拉漢)弟子所以主张所有眾生都得修行菩萨道,普度众生,并以讓所有眾生成就佛果为最终目标。大乘佛教崇拜许多的诸佛、菩萨、诸天等,受持传诵大乘经典,并把以前的佛教传统、当时与之并行的部派佛教、獨覺佛、-{阿羅漢}-(阿拉漢)聖弟子贬称为“小乘”。
+
 大乘佛教是佛陀入灭五百多年(公元前一世纪)印度本土正法時代<ref name="《佛說瞿曇彌記果經》"/>結束之后在印度兴起的一种違背佛教教義之新宗教,大乘佛教為了自抬身價貶低傳統佛教、貶低僧寶 阿拉漢(-{阿羅漢}-) 弟子所以主张所有眾生都得修行菩萨道,普度众生,并以讓所有眾生成就佛果为最终目标。大乘佛教崇拜许多的诸佛、菩萨、诸天等,受持传诵大乘经典,并把以前的佛教传统、当时与之并行的部派佛教、獨覺佛、 阿拉漢(-{阿羅漢}-)聖弟子贬称为“小乘” ,印度本土的佛教正法因此滅亡,不過傳到印度本土之外(例如斯里蘭卡、緬甸)的佛教正法仍然繼續存在沒有滅亡
  
 
 中文“小乘”一词译自梵语,Hīna 含有下贱的、卑鄙的、恶劣的、低级的、庸俗的、可耻的、被唾弃的等意思,通常用于骂人及贬斥的组合词;yāna 意为乘、车子、教法、或通往解脱之道,合起来梵文:{{IAST|Hīnayāna}},是“小车子”、“卑劣乘”、“下贱乘”的意思,这种论调旨在谴责成为佛陀的声闻聖弟子是下贱的、可耻的、愚痴的,是一种低劣、卑鄙的选择。这是一种自大貶低佛教僧寶的称呼。
 
 中文“小乘”一词译自梵语,Hīna 含有下贱的、卑鄙的、恶劣的、低级的、庸俗的、可耻的、被唾弃的等意思,通常用于骂人及贬斥的组合词;yāna 意为乘、车子、教法、或通往解脱之道,合起来梵文:{{IAST|Hīnayāna}},是“小车子”、“卑劣乘”、“下贱乘”的意思,这种论调旨在谴责成为佛陀的声闻聖弟子是下贱的、可耻的、愚痴的,是一种低劣、卑鄙的选择。这是一种自大貶低佛教僧寶的称呼。
第11行: 第11行:
 
 因为它包含贬义,在学者及佛教徒间,长期存有争议。部分现代学者也用以貶低南传[[上座部佛教]]。1950年召开的世界佛教徒联谊会明确规定对南传上座部佛教的称呼,无论在西方或东方一律使用[[上座部]]而不使用小乘。<ref>[http://wfbhq.org/ 世界佛教徒联谊会],1950年成立大会。</ref>
 
 因为它包含贬义,在学者及佛教徒间,长期存有争议。部分现代学者也用以貶低南传[[上座部佛教]]。1950年召开的世界佛教徒联谊会明确规定对南传上座部佛教的称呼,无论在西方或东方一律使用[[上座部]]而不使用小乘。<ref>[http://wfbhq.org/ 世界佛教徒联谊会],1950年成立大会。</ref>
  
 真正的菩薩成佛之道一定會合乎傳統[[佛教]]以[[馬哈咖沙巴]](大迦葉)尊者、[[伍巴離]](-{優婆離}-)尊者、[[阿難]]尊者為首的五百[[阿羅漢]]尊者[[第一次聖典結集]]經典,[[上座部佛教]]明昆長老的著作[http://www.dhammarain.org.tw/books/sou/sou-all.htm  《南傳菩薩道》]特別開示真正佛 的菩薩成佛之道。
+
 真正的菩薩成佛之道一定會合乎傳統[[佛教]]以[[馬哈咖沙巴]](大迦葉)尊者、[[伍巴離]](-{優婆離}-)尊者、[[阿難]]尊者為首的五百[[阿羅漢]]尊者[[第一次聖典結集]]經典,[[上座部佛教]]明昆長老的著作[http://www.dhammarain.org.tw/books/sou/sou-all.htm  《南傳菩薩道》]特別開示 說明 真正[[果德瑪 ]](釋迦牟尼佛)傳下來 的菩薩成佛之道。
  
== 上座部佛教观点==
+
== 「大乘」「小乘」爭議==
  
 
 佛陀般涅槃后二百余年,孔雀王朝(Maurya)第三代王[[阿首咖]](Asoka)礼请[[摩嘎利子帝思]](Moggaliputta  Tissa)为上座,在[[巴嗒厘子城]]召集精通三藏的一千名[[比库]]举行[[第三次圣典结集]],合诵律经论[[巴利三藏|三藏]]。这次集会还决定派出九个弘法使团到国内外各地去传播佛法。其中的第八使团到了金地,第九使团由阿首咖王的儿子[[马兴德]](Mahinda)长老带领下到了铜掌岛(Tambapaṇṇi-dīpa),即今斯里兰卡。
 
 佛陀般涅槃后二百余年,孔雀王朝(Maurya)第三代王[[阿首咖]](Asoka)礼请[[摩嘎利子帝思]](Moggaliputta  Tissa)为上座,在[[巴嗒厘子城]]召集精通三藏的一千名[[比库]]举行[[第三次圣典结集]],合诵律经论[[巴利三藏|三藏]]。这次集会还决定派出九个弘法使团到国内外各地去传播佛法。其中的第八使团到了金地,第九使团由阿首咖王的儿子[[马兴德]](Mahinda)长老带领下到了铜掌岛(Tambapaṇṇi-dīpa),即今斯里兰卡。
第30行: 第30行:
  
 
{{cquote|从大乘和小乘这两个名词本身的概念来看,是包含着自褒贬他之意的。但现在的学术界,为了研究佛学而沿用此名,则无褒贬之意,而是对历史发生发展的事实而作客观的分析。从历史上看,过去大乘和小乘之间的互相对立、争执、排斥的情况是存在而且相当激烈的。内部自相斗争的结果,促使佛教在印度的消亡!这个问题,佛陀生前就曾警告他的弟子说:“彼人不了悟,‘我等将毁灭’!若彼等知此,则争论自息”(见法句第六颂)。……现在各国佛教徒的情况已经有所变化,大多数佛教徒都认识到,虽然佛教各派的学术思想有所不同,但都是本着释迦牟尼的言教而各自发展起的,所以大家都愿意互相往来,讲团结,讲友谊。从这方面讲,我们就不能不注意,在彼此互相友好访问之时,不宜采用“大乘”和“小乘”这样可能引起误会的言词,为了加强各国佛教徒和人民的团结和相互尊重,应该称他们为上座部佛教,这是他们一向自称的正确的部派名称。}}
 
{{cquote|从大乘和小乘这两个名词本身的概念来看,是包含着自褒贬他之意的。但现在的学术界,为了研究佛学而沿用此名,则无褒贬之意,而是对历史发生发展的事实而作客观的分析。从历史上看,过去大乘和小乘之间的互相对立、争执、排斥的情况是存在而且相当激烈的。内部自相斗争的结果,促使佛教在印度的消亡!这个问题,佛陀生前就曾警告他的弟子说:“彼人不了悟,‘我等将毁灭’!若彼等知此,则争论自息”(见法句第六颂)。……现在各国佛教徒的情况已经有所变化,大多数佛教徒都认识到,虽然佛教各派的学术思想有所不同,但都是本着释迦牟尼的言教而各自发展起的,所以大家都愿意互相往来,讲团结,讲友谊。从这方面讲,我们就不能不注意,在彼此互相友好访问之时,不宜采用“大乘”和“小乘”这样可能引起误会的言词,为了加强各国佛教徒和人民的团结和相互尊重,应该称他们为上座部佛教,这是他们一向自称的正确的部派名称。}}
 
+
<br/>
 
==上座部佛教僧團長老對「大乘」「小乘」說法之批判==
 
==上座部佛教僧團長老對「大乘」「小乘」說法之批判==
 
===上座部佛教僧團長老開示佛沒說「大乘」「小乘」===
 
===上座部佛教僧團長老開示佛沒說「大乘」「小乘」===

2019年6月12日 (三) 22:29的最新版本

小乘佛教(梵语:Hīnayāna),佛陀入灭五百多年(公元前一世纪)印度本土正法时代[1]结束后在印度兴起的新宗教大乘佛教贬称当时的佛教传统和与之并行的部派佛教小乘佛教,印度本土的佛教正法因此灭亡。大乘信徒自创违背佛教的新教义主张将每一个众生从生死此岸运载至彼岸觉悟成佛,故自称“大乘”贬低独觉佛和僧宝阿拉汉(阿羅漢)圣弟子[2]为“小乘”。佛说法不会自相矛盾,真正的菩萨成佛之道一定会合乎传统佛教马哈咖沙巴(大迦叶)尊者、伍巴离(優婆離)尊者、阿难尊者为首的五百阿拉汉尊者第一次圣典结集经典,上座部佛教明昆长老的著作《南传菩萨道》特别开示说明真正果德玛佛(释迦牟尼佛)传下来的菩萨成佛之道。

概述

佛没有说“每一个众生都必须追求成佛”,佛、独觉佛、阿拉汉弟子已经断除贪、瞋、痴走到了佛教的最终目的“涅槃”,佛、独觉佛、阿拉汉(阿羅訶)弟子的解脱烦恼没有差别[3],独觉佛、阿拉汉弟子没必要成佛。独觉佛、阿拉汉(阿羅訶)弟子已经“永无来生”[4]究竟解脱,独觉佛、阿拉汉弟子死后会进入无馀涅槃界不会继续轮回在未来世成佛[5]。佛弟子可以自由选择自己未来想成为佛或独觉佛或阿拉汉弟子,由于修行成佛所需时间比较长成为阿拉汉弟子所需时间比较短,大多数佛弟子选择想成为阿拉汉弟子不想成佛只有少数佛弟子选择想要在未来成佛。佛说过阿拉汉(阿羅漢)弟子是佛教的僧宝、世间的福田[2],佛入灭后阿拉汉弟子是最好的善知识会保卫正法打击假冒佛教的相似法(像法)。

大乘佛教是佛陀入灭五百多年(公元前一世纪)印度本土正法时代[1]结束之后在印度兴起的一种违背佛教教义之新宗教,大乘佛教为了自抬身价贬低传统佛教、贬低僧宝阿拉汉(阿羅漢)圣弟子所以主张所有众生都得修行菩萨道,普度众生,并以让所有众生成就佛果为最终目标。大乘佛教崇拜许多的诸佛、菩萨、诸天等,受持传诵大乘经典,并把以前的佛教传统、当时与之并行的部派佛教、独觉佛、阿拉汉(阿羅漢)圣弟子贬称为“小乘”,印度本土的佛教正法因此灭亡,不过传到印度本土之外(例如斯里兰卡、缅甸)的佛教正法仍然继续存在没有灭亡。

中文“小乘”一词译自梵语,Hīna 含有下贱的、卑鄙的、恶劣的、低级的、庸俗的、可耻的、被唾弃的等意思,通常用于骂人及贬斥的组合词;yāna 意为乘、车子、教法、或通往解脱之道,合起来梵文:Hīnayāna,是“小车子”、“卑劣乘”、“下贱乘”的意思,这种论调旨在谴责成为佛陀的声闻圣弟子是下贱的、可耻的、愚痴的,是一种低劣、卑鄙的选择。这是一种自大贬低佛教僧宝的称呼。

因为它包含贬义,在学者及佛教徒间,长期存有争议。部分现代学者也用以贬低南传上座部佛教。1950年召开的世界佛教徒联谊会明确规定对南传上座部佛教的称呼,无论在西方或东方一律使用上座部而不使用小乘。[6]

真正的菩萨成佛之道一定会合乎传统佛教马哈咖沙巴(大迦叶)尊者、伍巴离(優婆離)尊者、阿难尊者为首的五百阿拉汉尊者第一次圣典结集经典,上座部佛教明昆长老的著作《南传菩萨道》特别开示说明真正果德玛佛(释迦牟尼佛)传下来的菩萨成佛之道。

“大乘”“小乘”争议

佛陀般涅槃后二百余年,孔雀王朝(Maurya)第三代王阿首咖(Asoka)礼请摩嘎利子帝思(Moggaliputta Tissa)为上座,在巴嗒厘子城召集精通三藏的一千名比库举行第三次圣典结集,合诵律经论三藏。这次集会还决定派出九个弘法使团到国内外各地去传播佛法。其中的第八使团到了金地,第九使团由阿首咖王的儿子马兴德(Mahinda)长老带领下到了铜掌岛(Tambapaṇṇi-dīpa),即今斯里兰卡。

大乘佛教兴起于佛陀入灭五百多年(公元前一世纪)的印度本土,其所贬称为“小乘”的部派佛教与早于二百多年前已经传播至缅甸和斯里兰卡的上座部分别说系没有直接的关系。此后,大乘佛教不断发展,融合婆罗门教-印度教的鬼神崇拜、咒术信仰等因素,形成“密乘佛教”或“金刚乘”并往北传播至中亚和中国等地区形成北传佛教。

玛欣德尊者(Ven. Mahinda)《您认识佛教吗?》:

上座部佛教早在佛灭二百多年的阿首咖王(Asoka,公元前3 世纪在位)时期,即从印度往南传入斯里兰卡、缅甸等地,“大乘”“小乘”之分是在其后两百多年才发生于南亚次大陆的事。所以,在南传上座部佛教的整套巴利三藏及其注释中,都找不到“大乘”、“小乘”等北传佛教的专有名词。

达摩难达长老(Ven. Dr. K. Sri Dhammananda Nayaka Maha Thera,1919年-2006年)《佛教徒信仰的是什么》:

1950年召开的佛教大会[7],明确的规定对南传佛教的称呼,无论在西方或东方一律使用上座部而不使用小乘。在大乘经典里,也明确的指出“声闻乘”,在上座部或大乘佛教里,对这三乘之一的“声闻乘”的解释都是一致的。不同的部派对佛陀的教义有不同的理解。但是,两千多年来,并不因此而导致佛教分裂。这体现了佛教徒独一无二的容忍精神。

叶均论师(1916年—1985年)《南传上座部佛教源流及其主要文献略讲》:

从大乘和小乘这两个名词本身的概念来看,是包含着自褒贬他之意的。但现在的学术界,为了研究佛学而沿用此名,则无褒贬之意,而是对历史发生发展的事实而作客观的分析。从历史上看,过去大乘和小乘之间的互相对立、争执、排斥的情况是存在而且相当激烈的。内部自相斗争的结果,促使佛教在印度的消亡!这个问题,佛陀生前就曾警告他的弟子说:“彼人不了悟,‘我等将毁灭’!若彼等知此,则争论自息”(见法句第六颂)。……现在各国佛教徒的情况已经有所变化,大多数佛教徒都认识到,虽然佛教各派的学术思想有所不同,但都是本着释迦牟尼的言教而各自发展起的,所以大家都愿意互相往来,讲团结,讲友谊。从这方面讲,我们就不能不注意,在彼此互相友好访问之时,不宜采用“大乘”和“小乘”这样可能引起误会的言词,为了加强各国佛教徒和人民的团结和相互尊重,应该称他们为上座部佛教,这是他们一向自称的正确的部派名称。


上座部佛教僧团长老对“大乘”“小乘”说法之批判

上座部佛教僧团长老开示佛没说“大乘”“小乘”

真正的佛法一定会合乎传统佛教马哈咖沙巴(大迦叶)尊者、伍巴离(優婆離)尊者、阿难尊者为首的五百阿拉汉尊者第一次圣典结集经典,上座部佛教认为大乘经典是违背传统佛教第一次圣典结集经典“非法说法”的假佛法,“大乘”“小乘”这些说法不是佛说。

泰国上座部佛教法增比丘(Bhikkhu Dhammavaro) [8]《为何要学习南传佛教?》表示:

佛陀在世时根本没有什么上座部、大众部等,也没有什么南传、北传,大乘小乘的分别。部派佛教的出现是因为对法与律诠释的差别所致。僧团当时在教理和戒律上皆是一致,没有多大的差异。南传佛法是肯定我们个人的修行,不依赖佛、菩萨、护法神等的参与,这一点是具有积极的意义的。教派的争辩是无谓的,大乘和小乘的分别是大众部佛教徒强加的分法上座部佛教徒否认这种分法


上座部佛教僧团长老对十方诸佛的批判

佛教原本没有十方诸佛,佛教分裂后的印度阿首咖(阿育王)时代大众部开始自创新教义主张一切方存在十方诸佛,佛教第三次圣典结集的《论事》记载以摩嘎利子帝思(目犍连子帝须)尊者为首的一千个阿拉汉尊者批判了大众部的“一切方住诸佛邪执”:

“彼佛何名、何生、何姓耶?彼佛之父母何名耶?彼佛之一双弟子[9]何名耶?彼佛之近侍[10]何名,持如何之衣[11],持如何之钵[12]耶?于如何之聚落、村邑、都城、王国、地方耶?”[13]

结果大众部无法回答摩嘎利子帝思(目犍连子帝须)尊者的问题说明:“十方诸佛名字?十方诸佛姓氏?十方诸佛父母姓名?十方诸佛两大上首弟子[9]姓名?十方诸佛近侍弟子[10]姓名?十方诸佛穿什么三衣[11]?十方诸佛拿什么钵[12]乞食?十方诸佛出生地地点地名?十方诸佛成佛地点地名?十方诸佛第一次说法讲转法轮经地点地名?”等十方诸佛基本资料。

上座部佛教僧团长老对“大乘经典”的批判

缅甸上座部佛教马哈希长老[14]《帝釋所問經講記》表示:

大乘佛教徒以极乐世界等同于涅槃。他们描述那是天堂,并说:在那里的所有众生成佛之后,将在此世界里永远地免除老、病、死,而享有永恒的快乐。极乐世界与那些相信生命永恒而赞颂的天堂没有很重大的不同。这信仰很可能是基于那些想宣扬常见的佛教徒的著作。


大乘《妙法莲华经》记载佛说所有辟支佛(独觉佛)和阿羅漢(阿拉汉)弟子都会在三界继续轮回在未来世成佛[15],汉传佛教传统《中阿含经》记载佛说阿羅訶(阿拉汉)“永无来生”[4]

缅甸上座部佛教马哈希长老[14]《内观要义》表示:

阿羅漢再继续这样禅修有什么好处呢?他可能成为辟支佛吗?或正等觉者(佛)吗?不,都不可能。他将是以阿羅漢的身分脱离轮回,进入涅盘。阿羅漢不再有未断或未镇伏的烦恼。一切的烦恼已断除和镇伏。因此,他没有需要再作什么,以断除或镇伏未断或未平熄的烦恼。他已无需再改善任何戒德、定力与智慧。应当圆满的一切戒德、定力与智慧都已圆满。所以他无需再进行改善未尽完美的,或增加那已圆满的。


泰国上座部佛教隆波通(Luangpor Thong)《正念动中禅的原理与方法》表示:

如果阿羅漢一百年、二百年后会再生,那是假阿羅漢,不是真的,或许只是宣传要让人来相信而已。因为没有真正的了解,或者只是因为从经典上看来的,就这么说,以为一百年、二百年会再生。如果真正的了解就不会这么说。阿羅漢不会再去那里,也不会再生了。没有苦所以不会再生。如果再生就是有苦,因为阿羅漢没有苦了,所以他没有办法再生。再生是因为无明无明让我们再生。现在来培养觉性,就是要来破除无明了。


上座部佛教长老Ven. U Silananda《Is Theravada Buddhism for Arahatship Only?》表示阿拉汉弟子不可能在未来成佛:

It is important to note that once a person becomes an arahant, he will not become a Buddha in that life; and since there is no more rebirth for him, he will not become a Buddha in the future either.


上座部佛教慧光尊者(Venerable Jutipañño Mahāthero)[16]《佛教历史的演变》表示:

其实后期的佛教就是大乘的佛教跟密教,为什么呢?这些是在佛入灭后五百年到七百年,大乘佛教才兴起,所以大乘的佛教的经典呢是在那一段时候五百年到七百年。不管你是北传的学者,或是南传的学者,都同意北传的佛教是后期从原始佛教发展出来的,那是后期这个祖师他们自己编写的。但是到后来呢来到密乘的佛教那就演变得更复杂了,很多佛陀没有教导的东西密乘里面都有,就好像大家可以看到,在原始佛教里面佛陀是严禁比丘跟比丘尼诵咒语,但是这个咒语呢,在北传的后期这个期间咒语就开始有了,后来演变成密教咒语更流行,所以你看密宗不可以离开咒语。这个咒语都是婆罗门教的东西,佛陀在世的时候严禁比丘、比丘尼持诵这个咒语、教导别人咒语,这些都是我们的戒律里面有明文规定,佛陀把这个咒语形容成畜牲的知识。很多人不明白这个意思,他问师父说什么叫畜牲的知识,其实在巴利文叫做 Tiracchana-Vijja , Tiracchana-Vijja 就是畜牲的知识,大家要明白一点,畜牲跟人最大的不一样是在那一点?智慧?不是!人是站著走路,对吗?佛陀比喻这个畜牲是横著身体走路,我们走路是走直路,我们假如横著身体,佛陀讲:“咒语是我们依靠外在的力量。”不是佛陀否定咒语的力量,咒语是我们依靠外在的力量来帮助我们,但是佛陀的教导不是叫我们去依靠外在的力量,而是启发我们原有的素质,把我们这个原有的素质提升培育出来,不是要去靠外在的力量。所以假如我们一个佛教徒,若要去持咒靠外在的力量,佛陀讲这是已经走了歪路,它阻碍著我们,使我们不能够达到正道,就是障碍著我们。

引用

  1. 1.0 1.1 漢傳佛教《佛說瞿曇彌記果經》:阿難!若女人不於此法律信樂出家、棄家學道者,遺法當住千歲,今已五百歲減,餘有五百歲。
  2. 2.0 2.1 漢傳佛教《雜阿含經》(九三一):聖弟子念於僧事,世尊弟子善向、正向、直向、誠向,行隨順法,有向須陀洹、得須陀洹,向斯陀含、得斯陀含,向阿那含、得阿那含,向阿羅漢、得阿羅漢,此是四雙八輩賢聖,是名世尊弟子,淨戒具足、三昧具足、智慧具足、解脫具足、解脫知見具足,所應奉迎,承事供養,為良福田。聖弟子如是念僧事時,不起貪欲、瞋恚、愚癡,乃至念僧所熏,昇進涅槃
  3. 漢傳佛教《中阿含經》:若如來、無所著、等正覺解脫,及慧解脫、阿羅訶解脫,此三解脫無有差別亦無勝如
  4. 4.0 4.1 漢傳佛教《中阿含經》:漏盡阿羅訶比丘已知滅盡,拔其根本,永無來生
  5. 《Is Theravada Buddhism for Arahatship Only?》:"It is important to note that once a person becomes an arahant, he will not become a Buddha in that life; and since there is no more rebirth for him, he will not become a Buddha in the future either."
  6. 世界佛教徒联谊会,1950年成立大会。
  7. 1950年召开的世界佛教徒联谊会。
  8. 法增比丘(Bhikkhu Dhammavaro)1947年生於台灣台北,1953年隨父母移居新加坡,就學於新加坡及澳大利亞,本科地理及商業管理。1986年在達爾文經商時巧遇藏傳祈竹仁波切(Khejok Rinpoche)教導學習持戒以及禪定,同年緣于錫蘭南傳尊者卡惹勒塔那比丘(Lankaratana Bhikkhu)教導經行與安般念,而踏上學佛之路。1996年依止祈竹仁波切出家,得北傳比丘戒。1998年回新加坡照料母親生病時,在馬來西亞又巧遇泰國籍潮州華僑僧人長老慧樂法師(Wiroj Thera),他於2000年帶領法增法師至曼谷東北的洛普裡鎮(Lopuri),在其戒師的浪拿奈寺院(Wat Lanarai)暨八十多歲的老戒師招坤(泰王封的僧官)薩薩拿朔普(Maha Thera Pra Phra Sasanasoporn)大長老處再拿泰國法宗派(Dhammayutthika)比丘戒,遂即成為南傳比丘。

    法增尊者長期遊學東南亞南傳國家,足跡遍印度,尼帕爾,緬甸,泰國,老撾,越南,馬來西亞,印尼,新加坡等地。法增尊者長期收集並學習南傳佛法譯書。著有:《解脫正道》(共五版)、《佛教課誦經文集》、《南傳法句經新譯》(共二版)、《佛教朝暮課誦》(共八版)、《上座部比丘戒經與注釋》、《基本佛法》、《身觀身念處密集禪修法》、《佛教護衛經偈》、《如何訓練覺知》、《如何修好慈愛心》、《向須陀洹》、《聖道行跡》、《The Holy Dhamma》(英文)、《在家眾的修行》等書。 法增法師目前駐錫馬來西亞霹靂州江沙鎮江沙觀音佛堂與澳大利亞新州藍山。
  9. 9.0 9.1 《相應部》47相應14經:比丘們!凡那些存在於過去世的阿羅漢、遍正覺者,那些世尊也有這樣最勝的一對弟子,猶如我的舍利弗、目揵連;凡那些存在於未來世的阿羅漢、遍正覺者,那些世尊也必有這樣最勝的一對弟子,猶如我的舍利弗、目揵連。
  10. 10.0 10.1 《長部16經》:那時,世尊召喚比丘們:「比丘們!凡那些存在於過去世的阿羅漢、遍正覺者,都有那些世尊的這第一隨侍,猶如我的阿難;凡那些存在於未來世的阿羅漢、遍正覺者,也都有那些世尊的這第一隨侍,猶如我的阿難。」
  11. 11.0 11.1 《本生經》迦提伽羅之友情:菩薩復自思惟:「此伽尸國產之衣服,予為沙門,亦不相應。」於是有迦葉佛時,菩薩之舊友迦提伽羅(瓦工)大梵天思惟,自前一佛至今一佛之間相續不朽誠篤之友情,彼謂:「今日予之友人為大出家而來,予將為友人持去沙門之用具。」
    三件法衣與一鉢 剃刀與針及腰帶 加漉水布共八種 專心觀行比丘用
    犍陟之悲死
    於是彼持此八種沙門之道具來獻。菩薩身著阿羅漢之標章,纏著最上之出家服時,向車匿曰:「車匿!汝向父王傳予之言,謂予身平安無事。」車匿禮拜菩薩,右繞為禮而去。犍陟聞菩薩與車匿之語,立而自思:「予二度不能再見王子矣!」彼次第行進,不見菩薩之姿,悲痛不堪,胸張裂而死,出生三十三天為犍陟天人。車匿與王子告別乃唯一重之悲痛;今為犍陟之死,更為二重之悲痛所壓,彼於悲泣中入於都中。
  12. 12.0 12.1 《本生經》帝梨富沙、跋梨迦之供養:爾時有帝梨富沙與跋梨迦二商人率五百輛車由鬱迦羅地方往中部地方之途中,與之原有血緣親族之天人等阻止其車,勸其獻食物與佛。彼等攜炒麵與蜜丸赴佛之側曰:「尊師世尊!請以慈心受予等之食物。」佛於受乳粥之日,已失其鉢,彼思:「如來不能以手受物,將如何可耶?」於是四大天王知佛之心,以青石之寶珠所作之鉢,由四方持來,但為佛所拒。復次以菜豆色之石作四鉢持來。佛喜四天子之念,受其四鉢,加以重叠,佛曰:「合而為一!」於是於鉢之邊緣殘留四印,成一中形大之鉢。佛以此高價之石所作之鉢,受其食物。佛於食後而述謝辭。此兄弟之二商人等歸依佛法,唱二歸依成為信士。二人曰:「予等思欲奉戴尊師賜與之物!」佛以右手撫摸己頂,贈髮以為紀念。二人捧髮還都後,為佛髮建塔,納入供養。
  13. 《論事》第二十一品:今稱一切方論。遍四方上下,世界安住所,一切世界住諸佛,起自己之思惟,言「一切方住諸佛」,乃大眾部之邪執

    (自)一切方住諸佛耶?(他)然。(自)東方住諸佛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東方住諸佛耶?(他)然。(自)彼佛何名、何生、何姓耶?彼佛之父母何名耶?彼佛之一雙弟子何名耶?彼佛之近侍何名,持如何之衣,持如何之鉢耶?於如何之聚落、村邑、都城、王國、地方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

    (自)南方……乃至……西方……乃至……北方……乃至……下方住佛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下方住佛耶?(他)然。(自)彼佛何名……乃至……於……地方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上方住佛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自)上方住佛耶?(他)然。(自)〔佛〕住四王天……乃至……住三十三天……乃至……住夜摩天……乃至……住兜率天……乃至……住化樂天……乃至……住他化自在天……乃至……住梵天世界耶?(他)實不應如是言……乃至……
  14. 14.0 14.1 佛教歷史上的六次經典結集:西元1954年緬甸、泰國、斯里蘭卡、柬埔寨、寮國、越南、印度、尼泊爾八個國家的上座部佛教僧團公推馬哈希長老和明昆長老領導第六次結集,由馬哈希長老負責提問相當於第一次聖典結集時的馬哈咖沙巴(大迦葉),明昆長老負責回答問題相當於第一次聖典結集時的伍巴離(優婆離)和阿難。
  15. 《妙法蓮華經》:爾時佛姨母摩訶波闍波提比丘尼,與學、無學比丘尼六千人俱,從座而起,一心合掌,瞻仰尊顏,目不暫捨。於時世尊告憍曇彌:「何故憂色而視如來,汝心將無謂我不說汝名,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耶?憍曇彌!我先總說一切聲聞皆已授記,今汝欲知記者,將來之世,當於六萬八千億諸佛法中為大法師,及六千學、無學比丘尼俱為法師。汝如是漸漸具菩薩道,當得作佛,號一切眾生喜見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憍曇彌!是一切眾生喜見佛及六千菩薩,轉次授記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16. 慧光尊者(Venerable Jutipañño Mahāthero):慧光尊者, 馬來西亞華裔比丘.一九九一年於泰國法宗派座下授持比丘戒。泰國修行八年後回馬來西亞創辦法光禪修林並任主持至今。慧光尊者致力提倡原始佛教,身體力行地鼓勵人們依照佛陀的原始教法修行,現流通的開示錄音集有《清淨自在》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