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止定

出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重新導向自安止
跳至導覽跳至搜尋

安止定(巴利語:appanā-samāpatti)即心完全專一的狀態,又稱為「禪那」(jhāna),包括四色界禪四無色界定。安止定是相對於近行定而言,安止定的禪支強固,定心可以持續不斷。三十種業處可以達到安止定,不得安止定的十種是:佛隨念法隨念僧隨念戒隨念舍隨念天隨念死隨念寂止隨念這八種隨念,再加四界差別食厭想[1]


如何修得安止定

止乘(samathayāna)行者,以世間定修習法修習止禪,取《清淨道論》所說的四十種業處之一為所緣,培育心的一境性,當心持續專注於所緣一段世間,將會有禪相出現。所有四十種業處都可以獲得遍作相取相,但只有二十二種業處可獲得似相。這二十二種業處是:十遍十不淨身至念入出息念

專注於似相最初階段的定也是遍作定,其修行也是遍作修。然而,接近禪那的定則稱為近行定,該修行稱為近行修。當安止定生起時,所專注的禪相依然是似相,但是該定是安止定,該修行是安止修。

保護似相有三類方法,從近行定達到安止定。

調整七種適不適合的生活事項

近行定共同生起的似相,他的生起是很困難的。若能於同一跏趺坐禪之時而增長(似)相得達於安止定,是很好的;如不可能,則他應以不放逸而護其相,猶如保護懷有轉輪王的母胎相似。即如這樣的說:

對於似相的守護者 ,是不會退失已得(的近行定)的,若不這樣的守護,則失去他的所得。這是守護的方法:

住所行境談話食物時節,以及威儀有七種,應避此等不適者。應用適當的七種,這樣的行道者,不久便得安止定[2]

調心為主的十種安止善巧

如果這樣行道的人依然不得安止定,則他應該成就一種安止善巧。這便是他的方法──當以十種行相而求安止善巧:(1)令事物清淨[3],(2)使諸平等而行道[4],(3)於善巧[5],(4)當策勵於之時,即策勵於心[6],(5)當抑制於心之時,即抑制於心[7],(6)當喜悅於心之時,即喜悅於心[8],(7)當舍心之時,即舍於心[9],(8)遠離無等持的人[10],(9)「親近等持的人」 [11],(10)傾心於彼(等持)[12]

精進平等是成就安止定的總原則

能像這樣──安止善巧的成就者,得相的時候,安止定生起。如果這樣行道的人,而安止定卻不生起,賢者亦宜精進,不應放棄瑜伽。放棄了精進的人,即獲得一些些──殊勝的境地,亦無此理。是故賢者──觀察心作的行相,以平等的精進,數數而努力。賢者須策勵──少少消沉意,遮止於心的過於勤勞,使其繼續平等而努力。譬如為人讚嘆的蜜蜂等,對於花粉、荷葉、蛛絲、帆船和油筒的行動;中庸的努力者意向於相而行道,從昏沉、掉舉一切的解脫。[2]

安止定的規定

他這樣的意向於相而行道:他想「我今將成安止定了」,便間斷了有分心,以念於「地、地」的勤修,以同樣的地遍為所緣,而生起意門轉向心。此後對於同樣的所緣境上,速行了四或五的速行心。在那些速行心的最後的一念為色界心;余者都是欲界的,但有較強於自然心的心一境性的。又為安止的準備工作故亦名為遍作,譬如鄉村等的附近稱為近村或近城,正如這樣的近於安止或行近於安止,故亦稱為近行;又以前是隨順於遍作,以後則隨順於安止,故亦名為隨順。這裏的(三或四的欲界心中的)最後的一個,因為征服了小種姓欲界的)而修習於大種姓色界的),故又名為種姓。再敘述其不重複的(即不兼備眾名,而一念假定一名的):此中,第一為預作,第二為近行,第三為隨順,第四為種姓。或以第一為近行,第二為隨順,第三為種姓,第四或第五為安止心。即於第四或第五而入安止。這是依於速行的四心或五心的速通達遲通達而言。此後則速行謝落,再成為有分的時間了。

阿毗達磨師(論師)喬達答長老說:『前前諸善法為後後諸善法的習行緣,依據此種經中的習行緣來說,則後後諸善法的力量更強,所以在第六與第七的速行心也得有安止定的』。然而在義疏中卻排斥他說:「這是長老一己的意見」。

其實只在第四和第五成安止定,此後的速行便成謝落了,因為他已近於有分之故。如果深思此說,實在無可否認。譬如有人奔向於峭壁,雖欲站住於峭壁之端,也不可能立止他的腳跟,必墮於懸崖了,如是在第六或第七的速行心,因近於有分,不可能成安止定。是故當知只有在第四或第五的速行心成為安止定

此安止定僅一剎那心而已。因為時間之長短限制,有七處不同:即於最初的安止,世間的神通,四道,道以後的果,色無色有的有分禪(無想定滅盡定),為滅盡定之緣的非有想非無想處,以及出滅盡定者所證的果定。此中道以後的果是不會有三剎那心以上的。為滅盡定之緣的非有想非無想處是不會有二剎那心以上的。於色、無色界的有分(無想定及滅盡定)是沒有限量的。其餘諸處都只有一剎那心而已。在安止定僅一剎那之後,便落於有分了。自此又為觀察於禪的轉向心而斷絕了有分以後便成為禪的觀察[2]

安止定進展障礙法的淨化

由於把取於及再於彼等行相成就者,則僅為安止定(一剎那)的成就,不是長久的,若能善淨於定的障礙法,則得長久繼續。這便是說不以觀察的過失等而善鎮伏於愛欲,不以身輕安而善作靜止於身的粗重,不以勤界作意等而善除去惛沉睡眠,不以奢摩他相的作意等而善除掉舉惡作,對於其他定的障礙法亦不善清淨,比庫若這樣的入定,則如蜂入不淨的窩,亦如國王入不淨的花園一般,他很快的就會出來的(出定),如果善淨定的障礙諸法而入定,則如蜂入善淨的窩,亦如王入善淨的花園一般,他可以終日安於定中了。[2]

安止定里的速行

初學者所證得的第一次安止,以及每一次的神通速行,都只生起一次而已。過後即沉入有分。[13]

四道之生起只維持一個心識剎那。根據情況,隨後有兩個或三個果心生起。過後即沉入有分。[14]

在證入滅盡定時,第四無色禪心只生起兩次,之後即證得滅盡。在從滅盡定出來時,根據情況是不來或阿拉漢果心生起一次。當它滅時即會沉入有分。[15]

對於安止心路過程,即有如有分流一般,是沒有固定的過程規則。當知(廣大與出世間)速行甚至能夠(連續地)生起許多次。[16]

安止定的特點

在安止定的階段,諸禪支已經完全茁壯。禪修者能夠以似相為對象,停留在安止定中很長的時間,不會落入有分。在此階段,不間斷的完全專注能持續一、二、三小時或更久。此時聽不見任何聲音,心只會專注於似相,不會趨向其它對象。

禪修者可以借着觀察禪支來區分各禪的安止定。初禪有五個禪支:尋、伺、喜、樂與一境性;第二禪有三個禪支:喜、樂與一境性;第三禪有兩個禪支:樂與一境性;第四禪有兩個禪支:舍與一境性。借着觀察禪支,我們可以分別:「這是初禪」、「這是第二禪」等等。而且定力是一禪比一禪加深,第四禪的定力最高深。

禪修者到達第四禪之後,再透過去除遍相的方法來成就四無色界定

安止定的行相

安止定是「於獲得地」(安止地)以諸支現前而等持於心。[2]

按有喜等劃分

依有喜和無喜分

於四種法中的初二禪及五種法中的初三禪的一境性為「有喜定」。

於其餘二禪的一境性為「無喜定」。 [2]

依樂俱和舍俱分

於四種法中的初三禪及五種法中的初四禪的一境性為「樂俱定」。

其餘的為「舍俱定」。[2]

依喜俱、樂俱、舍俱分

於四種法中的初二禪及五種法中的初三禪的一境性為「喜俱定」。

於彼等四種法及五種法的第三及第四禪的一境性為「樂俱定」。

其餘的為「舍俱定」。 [2]

八種安止定

  1. 初禪有五個禪支:一境性
  2. 第二禪有三個禪支:喜、樂與一境性;
  3. 第三禪有兩個禪支:樂與一境性;
  4. 第四禪有兩個禪支:舍與一境性。
  • 四無色界定:
  1. 空無邊處定
  2. 識無邊處定
  3. 無所有處定
  4. 非想非非想處定

修安止定的功德

(一)( 現法樂住)諸漏盡阿拉漢既已入定,念「我以一境心於一日中樂住」而修定,由於他們修習安止定,故得現法樂住的功德。所以世尊說「周那?此等於聖者之律,不名為損減(煩惱),此等於聖者之律,稱為現法樂住」。

(二) ( 維巴沙那)有學、凡夫,從定而出,修習:「我將以彼定心向觀察」,因為修習安止定是維巴沙那(觀)的足處(近因),亦因為修習近行定而於(煩惱)障礙中有(得利的)機會,故得維巴沙那的功德。所以世尊說:「諸比庫!汝應修定,諸比庫!得定的比庫如實而知」。

(三)( 神通)其次曾生八等至,入於為神通基礎的禪那,出定之後,希求及產生所謂「一成為多」的神通的人,他有獲得神通的理由,因為修習安止定是神通的足處,故得神通的功德。所以世尊說:「他傾心於彼彼神通作證法,具有理由,必能成就於神通作證之法」。

(四)( 勝有) 「不舍禪那,我等將生於梵天」——那些這樣希求生於梵天的人,或者雖無希求而不舍於凡夫定的人,修安止定必取勝有,而得勝有的功德。所以世尊說:「曾少修初禪的人生於何處?生為梵眾天的伴侶」等。修近行定,必得欲界善趣的勝有。

(五)( 滅盡定)諸聖者既已生起八等至,入滅盡定,如是修習:「於七日間無心,於現法證滅盡涅槃我等樂住」,彼等修安止定而得滅盡定的功德。所以說:「以十六智行及以九定行得自在慧而成滅盡定之智」。 [17]

安止定的掉落與退失

如果禪修者不重視他的禪修,而重視似相以外的其它對象,那麼將有許多障礙(nivāraṇa )會發生。許多依貪慾及瞋恨的妄想會產生,這些是不如理作意ayoniso-manasikāra不明智的注意)。這些不同的對象會削弱定力,因為善法不善法一向是對立的,當善法強而有力時,不善法會遠離;反之,因為不如理作意而造成不善法強而有力時,善法會遠離。善法與不善法不能同時存在一個心識剎那心路過程中。

因為如理作意而使善法生起;因為不如理作意而使不善法生起。禪修之時,如果不如理作意生起,則五蓋煩惱也必然會生起。它們是不善法,這些不善法會削弱定力或造成定力掉落與退失。[18]

安止定的異名

相當於北傳的根本定。[19]

注釋與引用

  1. 《清净道论导读》 护法法师口述 陈水渊整理
  2.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 引用錯誤:無效的<ref>標籤;name屬性“《清净道论》”使用不同內容定義了多次 引用錯誤:無效的<ref>標籤;name屬性“《清净道论》”使用不同內容定義了多次 引用錯誤:無效的<ref>標籤;name屬性“《清净道论》”使用不同內容定義了多次
  3.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便是使内外的事物清净。如果他的发、爪、毛长了,或者身涂汗垢之时,则于内身的事物不清洁不干净。假使他的衣服破旧肮脏,充满臭气,或者住处污秽的时候,则外界的事物不清洁不干净。如果内外的事物不清洁时,则于生起的诸心所中的智也不清净;正如依于不清净的灯盏灯芯和油而生起的灯焰之光的不净相似。若以不净的智而思惟于诸行,则诸行也不明了的,勤行于业处之人,其业处也不增进广大的。然而如果内外的事物清洁,则于所生起的 心所中的智亦清洁干净;犹如依于极清净的灯盏灯芯和油而生起的灯焰之光的清净相似。若以极净的智思惟诸行,则对诸行很明了,勤行于业处之人,其业处也得增进广大的。”
  4.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是说使信等诸的力量平均。如果他的信根力强,别的力弱,则对于精进根的策励作用,念根的专注作用,定根的不散乱作用,慧根的知见作用便不可能实行。所以由于观察诸法自性或作意之时而生起了强信,便应以不作意而舍弃了它,跋迦离长老的故事可以为例。若仅有精进根力强,则信根的胜解作用以及其它的各种作用不能实行。所以应以轻安等的修习而舍弃了它。这里亦可以苏纳长老的故事为例。如是在别的诸根中,若对一根太强,当知他根的作用便不行了。这里特别的要赞叹信与慧及定与精进的平等。假使只有信强而慧弱,则成为迷信,而信于不当信之事;若慧强而信弱,则未免倾向于奸邪,犹如从毒药而引生的难治的病相似;以两者均等,才能信其当信之事。若定强而精进弱,则倾向于定的怠惰,而怠惰增长;若精进强而定弱,则倾向于精进的掉举,故掉举增长。唯有定与精进相应,才不得陷于怠惰;精进与定相应,才不得陷于掉举。所以应使两者均等;以两者的均等可得安止定。然而对于修定业之人,信力强亦适合,如果信赖彼可证得安止定。于定慧中,对于修定业者一境性强亦可,如是他可证得安止定;对于修观业者,慧力强亦可,如是他可获得通达(无常、苦、无我)相。如果定慧两者均等则可获得安止定。唯念力强,对于一切都可以。因为以念可以保护由于信、精进、慧的倾向于掉举而陷于掉举及由于定的倾向于怠惰而陷于怠惰的心。所以念是好像合于一切菜味的盐和香料相似;亦如综理一切事物的大臣处理一切政务相似,可以希求一切的。故义疏说:“世尊说,念能应用于一切处,何以故?心常以念为依止,以念守护其现状,以及无念则不能策励抑制于心。”
  5.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即是地遍等的心一境性的相未能成就者使其成就善巧,已成就于相的修习善巧,已得修习于相的守护善巧。这便是于相善巧的意义。”
  6.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由于他极缓的精进等而心昏沉之时,他便不应修习轻安等三觉支,而应修习择法等三觉支。即如世尊说:“诸比库,譬如有人,想用小火来燃烧,他在那小火上面放些湿的草,湿的牛粪,湿的柴,用水气来吹,又放上一些尘土,诸比库,你们以为那人可以在这小火上燃烧吗?”“实在不可能的,世尊。”“诸比库,正如这样,心昏沉时,修习轻安觉支是不合时的,修习定觉支是不合时的,修习舍觉支是不合时的。何以故?诸比库,心昏沉时,以此等法是很难现起的。诸比库,若心昏沉之时,修习择法觉支是合时的,修习精进觉支是合时的,修习喜觉支是合时的。何以故?诸比库,心昏沉时,以此等法是容易现起的。诸比库,譬如有人,想用小火来燃烧,他在那小火上放了些很干燥的草,牛粪,柴,以口吹风,又不放上尘土,诸比库,你们以为此人能以小火燃烧吗?”“是的,世尊。”
  7.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由于他的过度精进等而心生掉举之时,则应不修择法觉支等三种,而修习于轻安觉支等三种。即如世尊这样说:“诸比库,譬如有人,想消灭大火聚,他于大火之上放些干草……乃至不撒尘土,诸比库,你们以为那人能够消灭大火聚吗?”“不可能的,世尊。”“诸比库,正如这样,当他的心掉举之时,修习择法觉支是不合时的,修习精进觉支……喜觉支是不合时的。何以故?诸比库,掉举之心,用此等法来止息它是非常困难的。诸比库,心若掉举之时,修习轻安觉支是合时的,修习定觉支是合时的,修习舍觉支是合时的。何以故?诸比库,掉举之心,用此等法来止息它是很容易的,诸比库,譬如有人,要消灭大火聚,他在那上面放了湿的草……撒上了尘土;诸比库,你们以为那人能够消灭大火聚吗?”“是的,世尊。”
  8.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由于他的慧的加行太弱或者由于未证止的乐而心无乐趣,他此时便当以观察八种悚惧之事而警觉之。八种悚惧之事四种,以及恶趣之苦第五,由于过去的轮回苦未来的轮回苦及由于现在的求食之苦。(心生悚惧之后)以佛法僧的随念而生起他的信乐。这样便是“当喜悦于心之时即喜悦于心”。
  9.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当他这样的行道,他的不昏沉,不掉举,非无乐趣,对于所缘的功用均等,行于奢摩他(止)的道路,此时则不必作策励抑制及令喜悦的努力。犹如马夫对于平均进行的马一样。这便是“当舍心之时即舍于心”的意思。”
  10.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即远舍于不曾增进出离之道,操作甚多事务而散乱于心的人。”
  11.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即时时亲近行于出离之道而得于定的人。”
  12. 《清净道论.说地遍品》:“即倾心于定,尊重于定,趋于定,向于定,赴于定的意思。”
  13.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心路过程之概要助读说明:“初学者所证得的第一次安止等等:对于每一种禅那的第一个安止心路过程,广大速行只生起一次,因为缺少重复而弱的原故。执行神通的第五禅神通心每次都只生起一次,即使在已熟练于神通者亦不例外,因为一刹那的神通心已足以完成其任务。”
  14.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心路过程之概要助读说明:“四道之生起等等:每一道心只维持一个心识刹那(而且都只出现一次),在那一刹那间,它已执行了断除或减弱烦恼的作用。于钝根者,道心路过程的基础部份包括了‘遍作’刹那,所以在道心之后的果心只生起两次。于利根者则没有遍作刹那,所以在道心之后的果心生起三次。”
  15.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心路过程之概要助读说明:“在证入灭尽定时:已证得四色禅及四无色禅的阿那含与阿拉汉能够证入灭尽定,于其中,心与心所之流暂时中断。虽然其时一切名法活动已停止,但依然拥有保命之温的身体还活着。若要证入灭尽定,禅修者必须依次进入每一种禅那,出定后观照它的名法为无常、苦、无我。在达到无所有处及从其中出来之后,禅修者实行某些准备工作,然后决意入灭尽定。其时有两个第四无色禅心生灭,之后心流即被切断。入定的时间长短是由禅修者先前早已决定,而通过修习,它能够延长至七天之久。在出定之后有一刹那的果心生起,于阿那含它是阿那含果心;于阿拉汉则是阿拉汉果心。过后心即沉入有分。”
  16.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心路过程之概要助读说明:“这是指对于禅那定与果定,通过不断的修习即能够延长安止的时间。初证得的安止只有一个速行刹那。但通过修习即能把它延长至二、三、四速行刹那等等。对于已掌握禅那五自在的禅修者,安止能够持续不断一段长久的时间,甚至是好几天。”
  17. 《清净道论》.说定品
  18. 缅甸帕奥禅师.止观禅修指导与问答.问3-5:什么情况下禅修者会从安止定掉或退到近行定?什么情况下在近行定的禅修者能进入安止定?
  19. 《摄阿毗达摩义论》.摄业处分别品注释

參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