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空經

出自 上座部佛教百科
前往:導覽搜尋

大空經》(巴利語Mahasuññata Sutta),《巴利三藏》中《中部》第四部經。[1] 本經乃世尊對比庫等說種種遠離獨住之功德,而當住於內成就空,以得四禪定,於外和內外作意空,於行住坐臥有正知,不沉諸戲論,行少欲知足乃至解脫知見等之有益論,避不善尋求善尋,舍五欲,對五取蘊,斷我見我慢。最後獨住之攪擾為修行者之苦,述諸弟子應親近佛陀。


概述

在《大空經》中,圍繞著如何培育出一種空的內部禪修業處,如何保持,以及如何徹底明了它而達到覺悟這一實際修行問題,提出了許多寶貴經驗。這些問題包括有助於修行的隱居環境,討論和思考的類型中,哪些對修行有利或有害,受到拜訪者擾亂的危險,和對老師應有的適當態度。而對空的內在含義的解釋,可以參考經藏中其它章節。

證得空的途徑有三種:將它(1)作為一種禪修業處,(2)作為客觀屬性,和(3)一種覺悟-解脫。第一種方法明顯和本經所討論的內容最為相關,而實際上,這三種方法都有重要作用。

空作為一種禪修業處,最完整的討論是在小空經(MN121)中。基本上,空是能平息下來,以一種特殊的想的方式專心一處,保持一境,然後專注於這種方式中擾動的生滅。這一過程從禪修者對外部環境(村莊、荒野、地大性質)的想開始,然後轉到內部的四種無色界禪定,「覺知的無相定」,最終從所有的精神擾亂中解脫出來。此過程每一步都和前一步對比,以觀察如何變得更加純淨更少擾動。比如從一種荒野的想轉到對地大的想,第一步就是要安住其中並「充分享受」這種想,然後再從荒野之想轉到地大之想時,發現剛才那種擾動就被捨棄了(比如關於荒野的種種危險之想的擾動就消失了)。接著觀察由下一步的想帶來的擾動,再捨棄造成那些擾動想,轉到更純淨的想。如此持續,直至達到一種「覺知的無相定」。當禪修者觀察到這種高度的純淨仍是有造作的、無常的、容易中斷的時候,他將能在此基礎上,從所有的精神煩惱和擾動中解放出來。而這種空的層次才是「優勝和無上的」,顯然也正是佛陀在本經中所指出的,即通過「不作意一切相」,進入並安住於內部的空。

在此過程中的每一步都應注意這一點:空就是在一種特殊的精神狀態下體驗到沒有任何擾動。這就意味著,可以把這種精神狀態簡單地理解為張力的出現和消失。換句話說,此處空的含義與三相中的第二相——張力或苦直接相關。對空的追求和四聖諦有關,尋找苦的原因,以平靜和內觀的方式捨棄那些原因,追求苦的完全滅除。

參考文獻

  1. 该佛经的北传汉译对应经典有《中阿含經一九一·空大經》(《大正藏一》)。

外部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