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空经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到导航跳到搜索
The printable version is no longer supported and may have rendering errors.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bookmarks and please use the default browser print function instead.

大空经》(巴利語Mahasuññata Sutta),《巴利三藏》中《中部》第四部经。[1] 本经乃世尊对比库等说种种远离独住之功德,而当住于内成就空,以得四禅定,于外和内外作意空,于行住坐卧有正知,不沉诸戏论,行少欲知足乃至解脱知见等之有益论,避不善寻求善寻,舍五欲,对五取蕴,断我见我慢。最后独住之搅扰为修行者之苦,述诸弟子应亲近佛陀。


概述

在《大空经》中,围绕着如何培育出一种空的内部禅修业处,如何保持,以及如何彻底明了它而达到觉悟这一实际修行问题,提出了许多宝贵经验。这些问题包括有助于修行的隐居环境,讨论和思考的类型中,哪些对修行有利或有害,受到拜访者扰乱的危险,和对老师应有的适当态度。而对空的内在含义的解释,可以参考经藏中其它章节。

证得空的途径有三种:将它(1)作为一种禅修业处,(2)作为客观属性,和(3)一种觉悟-解脱。第一种方法明显和本经所讨论的内容最为相关,而实际上,这三种方法都有重要作用。

空作为一种禅修业处,最完整的讨论是在小空经(MN121)中。基本上,空是能平息下来,以一种特殊的想的方式专心一处,保持一境,然后专注于这种方式中扰动的生灭。这一过程从禅修者对外部环境(村庄、荒野、地大性质)的想开始,然后转到内部的四种无色界禅定,“觉知的无相定”,最终从所有的精神扰乱中解脱出来。此过程每一步都和前一步对比,以观察如何变得更加纯净更少扰动。比如从一种荒野的想转到对地大的想,第一步就是要安住其中并“充分享受”这种想,然后再从荒野之想转到地大之想时,发现刚才那种扰动就被舍弃了(比如关于荒野的种种危险之想的扰动就消失了)。接着观察由下一步的想带来的扰动,再舍弃造成那些扰动想,转到更纯净的想。如此持续,直至达到一种“觉知的无相定”。当禅修者观察到这种高度的纯净仍是有造作的、无常的、容易中断的时候,他将能在此基础上,从所有的精神烦恼和扰动中解放出来。而这种空的层次才是“优胜和无上的”,显然也正是佛陀在本经中所指出的,即通过“不作意一切相”,进入并安住于内部的空。

在此过程中的每一步都应注意这一点:空就是在一种特殊的精神状态下体验到没有任何扰动。这就意味着,可以把这种精神状态简单地理解为张力的出现和消失。换句话说,此处空的含义与三相中的第二相——张力或苦直接相关。对空的追求和四圣谛有关,寻找苦的原因,以平静和内观的方式舍弃那些原因,追求苦的完全灭除。

參考文獻

  1. 该佛经的北传汉译对应经典有《中阿含經一九一·空大經》(《大正藏一》)。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