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库戒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重定向自大分别
跳到导航跳到搜索
The printable version is no longer supported and may have rendering errors. Please update your browser bookmarks and please use the default browser print function instead.

比库戒(巴利语:bhikkhuSīla)即是大分别Mahāvibhaṅga[1]。 制定关于比库学处,或者为比库尼所制定的学处亦应为比库所守护的戒为“比库戒”[2]。南传比库戒共227条,划分为巴拉基咖戒桑喀地谢沙戒不定法戒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巴吉帝亚戒应悔过戒众学法戒灭诤法戒八大类。[3]

律藏

律藏.小品 第九 遮说戒犍度》:

诸比库!如是,于此法与律中,有八种希有、未曾有之法。见此,诸比库于法与律而欢喜。何者为八耶?诸比库!譬如大海徐徐趣向,徐徐倾向,徐徐临入,无突然而成崄[4]峻,如是,诸比库!于此法与律有渐渐学、渐渐所作、渐渐向道,无突然了知通达。诸比库!于此法与律有渐渐学……无突然了知通达者,诸比库!此,乃此法与律之第一希有、未曾有之法,见此,诸比库于此法与律而欢喜。诸比库!譬如大海有不超越岸之常法,如是,诸比库!我为诸声闻制立之学处,我诸声闻乃至有失命之因缘,亦不逾越。诸比库!我为诸声闻制立之学处,我诸声闻乃至有失命之因缘,亦不逾越者,诸比库!此,乃此法与律之第二……欢喜。

经藏

中部.6. 若希望经》:

诸比库,应当具足戒与具足巴帝摩卡而住 !应以巴帝摩卡律仪防护而住,具足正行与行处,对微细的罪过也见到危险。受持学习于诸学处

增支部. 三集 第三 古西那拉品》:

诸比库!此等三者,是显露而光辉,并非隐覆。云何为三光耶?诸比库!月轮是显露而光辉,并非隐覆。诸比库!日轮是显露而光辉,并非隐覆。诸比库!如来所说之法与律是显露而光辉,并非隐覆。诸比库!此等三者,是显露而光辉,并非隐覆。

增支部. 四集 第三 优楼比螺品》:

诸比库!为诡骗于人,为说服于人,为博得利养、恭敬与名誉,为规避诸般恶评,而趋己利,为罔知于人之议己,(比库)不住此梵行。诸比库!反之,为律仪,为断除,为离贪,为灭除,(比库)则住于梵行。”

增支部. 四集 第五 赤马品》:

诸比库!诚然如是,沙门、婆罗门有四翳,为此翳所覆之若干沙门、婆罗门,不光、不辉、不照。四者为何?

诸比库!有若干沙门、婆罗门,饮谷酒,饮米酒,由于饮谷酒、米酒之不脱离,

诸比库!此是第一沙门、婆罗门之翳,为此翳所覆之若干沙门、婆罗门,不光、不辉、不照。

诸比库!有若干沙门、婆罗门,习淫欲法,由于淫欲法之不脱离,诸比库!此是第二沙门、婆罗门之翳……不照。

诸比库!有若干沙门、婆罗门,嗜好金银,由于执取金银之不脱离。诸比库!此是第三沙门、婆罗门之翳……不照。

诸比库!有若干沙门、婆罗门,由邪命而存活,不离于邪命。诸比库!此是第四沙门婆罗门之翳,为此翳所覆之若干沙门、婆罗门,不光、不辉、不照。

诸比库!此等之四者,是沙门、婆罗门之翳,为此翳所覆之若干沙门、婆罗门,不光、不辉、不照。

比库戒内容

巴拉基咖戒(他胜戒)

巴拉基咖戒Parajika):四项。相当于比库之极刑罪,犯者,失其比库资格,并逐出僧团[1]。以无知(不知道)为借口,作为不违犯此四项巴拉基咖戒是不成立的。一旦犯了这四项巴拉基咖戒中的任何一项,该位比库的身份将永久性失去,且不需举行还俗仪式。[3]

1.涉及性交犯巴拉基咖戒(不净戒)。

2.盗取有价值的物品犯巴拉基咖戒(不与取戒)。

3.蓄意杀人或教唆他人自杀犯巴拉基咖戒(人体戒)。

4.自夸有超凡的成就犯巴拉基咖戒(上人法戒)。

桑喀地谢沙戒(僧始终戒)

桑喀地谢沙戒Sanghadisesa):十三项。乃次于巴拉基咖之重罪,意谓犯了此一类学处的比库,对其罪的处理过程自始至终皆须由僧团来执行[5]。他必须通过至少二十位比库的僧甘马,才能恢复其比库的身份。[3]

1.有意发射精液犯桑喀地谢沙戒(出精戒)。

2.在情欲的意念之下,与女众有肉体的接触犯桑喀地谢沙戒(身触戒)。

3.在情欲的意念之下,对女众口出淫秽之言犯桑喀地谢沙戒(粗语戒)。

4.在情欲的意念之下,邀请女众和他发生性关系犯桑喀地谢沙戒(自赞叹淫欲戒)。

5.为男女关系做媒,无论是暂时性或永久性即违犯桑喀地谢沙戒(媒嫁戒)。

6.通过自己向他人要求材料以建盖一所自己的住宿,就必须符合以下之条件(造房舍戒):

(i) 它必须是没有被占据的地点,而且有足够广阔的面积

(ii) 该地点必须获得僧甘马Sanghakamma)的批准

(iii) 住宿户内的长度不可超过7x12 佛张手Sugata -vidatthi)没有得到僧团之批准而建筑住宿或超越所允许之长度皆犯桑喀地谢沙戒。

7.当在家众为比库建立住宿时,须符合以下之条件(造精舍戒):

(i) 它必须是没有被占据的地点,而且有足够广阔的面积。

(ii) 该地点必须获得僧甘马的批准, 没有得到僧团之批准而建筑住宿犯桑喀地谢沙戒。

8.由于憎心而毫无凭据地指控一位比库违犯了巴拉基咖戒,本身犯桑喀地谢沙戒(第一瞋不懑戒)。

9.由于憎心而毫无凭据的以"语言上的扭曲"来指控一位比库违犯巴拉基咖戒,本身犯桑喀地谢沙戒(第二瞋不懑戒)。

10.即使已经过僧团的正式告诫,却仍然竭力地使僧团分裂,即违犯桑喀地谢沙戒(第一破僧戒)。

11.即使已经过僧团的正式告诫,却仍然坚持放弃支持某人使僧团分裂,即违犯桑喀地谢沙戒(第二破僧戒)。

12.即使已经过僧团的正式告诫,却仍然拒绝接受有关戒律训练的告诫,即违犯桑喀地谢沙戒(恶口戒)。

13.即使已经过僧团的正式告诫,却仍然拒绝接受由于“污损良家”及恶行为而被驱逐之惩罚,即违犯桑喀地谢沙戒(污家戒)。

不定法戒

不定法戒Aniyata):两项。意为不确定,不能肯定。是指尚未确定比库所违犯的是属于巴拉基咖桑喀地谢沙巴吉帝亚三者之中的哪一种罪行的学处。[5]

1. 若可信任的在家众禀报某比库与某女众于一隐匿处[6],违犯巴拉基咖戒、桑喀地谢沙戒或巴吉帝亚戒:有关该告状须加以调查,若该比库承认上述之控状,即依据其所犯之罪来处置(可淫屏处戒)。

2. 若可信任的在家众禀报某比库与某女众于一偏僻处[7],违犯桑喀地谢沙戒或巴吉帝亚戒:有关该告状须加以调查,若该比库承认某控状,即依据其所犯之罪来处置(非可淫屏处戒)。

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舍心堕戒)

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Nissaggiya-pacittiya):三十项。意为应舍弃的心堕落。共有三十条,是关于衣、敷具金钱、钵、药品等物品方面的规定。凡是犯了此一类学处的比库,应先把违律的物品在僧团中、在两三众中,或在一人面前舍弃。舍弃之后再忏悔其罪。[5]

袈裟十项

1. 除了在咖提那优惠的期间内,额外的袈裟或布至多只可保存十天,超此日数,该比库即违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第一咖提那衣戒)。

2. 除了咖提那优惠的期间,于破晓前,没有得到僧团的批准,每一位比库必须三衣随身,然则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小屋戒)。

3. 除了咖提那优惠的期间,如果缝制袈裟的布料不足,那些布料至多只可保存三十天,然则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第三咖提那衣戒)。

4. 比库不可吩咐一位毫无亲属关系的比库尼代为洗刷及染袈裟,然则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故衣戒)。

5.除了交换,比库不应该接受与自己毫无亲属关系的比库尼的袈裟或布匹,然则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取衣戒)。

6.除了袈裟被人偷窃或遗失,比库不可向没有亲属关系或没有在家众事先的咨请之下,要求并获得袈裟或布料,然则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从非亲里乞戒)。

7.倘若整套袈裟(三衣)皆被盗窃或遗失,比库可向没有亲属关系或没有在家众事先的咨请之下,要求至多一件下衣及一件上衣。若作额外的要求并获得,即违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过量戒)。

8. 当一位与自己没有亲属关系的在家众有意供养袈裟时,比库不可在没有事先的咨请之下做特定的要求并获得其袈裟,然则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第一预备戒)。

9. 倘若有几位在家众同时想各自供养袈裟,比库不可指示他们汇聚起来,以便供养一件较好的袈裟。若比库指示后而获得其袈裟,即违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第二预备戒)。

10. 比库不可直接接受购买袈裟的现款,而应当通过寺院的执事人。在需要缝制袈裟的时候,比库可直接提醒执事人三次及做沉默之暗示六次。若超越此次数而获得,即违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如果没有得到袈裟,就应当通知供养者(王戒)。

毛毯十项

11. 比库不可为自己制作混有蚕丝的敷具(Santhata),然则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绢戒)。

12. 比库不可使用纯黑羊毛所制作成的敷具,然则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纯黑色羊毛戒)。

13. 比库不可使用超过大约五十巴仙以上的纯黑羊毛所制作成的敷具,然则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二分戒)。

14. 除了得到僧团的允许,比库不可在六年之内制作新的敷具,然则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六年戒)。

15. 当比库缝制新的敷具时,应当把旧敷具的布块也一同加入缝制以便使它不至于太耀眼,然则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坐卧具戒)。

16. 倘若比库于旅途中得到羊毛,他至多能手持达三个由旬(Yojana , 一由旬=16 公里),然则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羊毛戒)。

17. 比库不可吩咐一位毫无亲属关系的比库尼代为洗刷、染及梳理羊毛,然则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洗羊毛戒)。

18. 比库若为了本身之利益而亲自接受、吩咐他人接受或答应收藏金、银或钱财,即违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金银戒)。

19. 从事买卖即违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金银买卖戒)。

20. 比库与在家众以物易物即违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物品交易戒)。

钵十项

21. 拥有额外的钵超过十天即违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钵戒)。

22. 当比库的钵还可以被使用时,向没有亲属关系或没有在家众事先的咨请之下,请求替换另一个钵并获得,即违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减五缀戒)。

23. 比库在得到五种七日药品中的任何一种:即酥油、生酥油、油、蜜糖及糖,他最多只能储存七天,如果超过期限,然则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药戒)。

24. 在雨季到来的一个月前要求并得到雨衣(浴巾)即违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提早在雨季到来的两个星期前使用该雨衣,亦是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雨季衣戒)。

25. 由于不悦而索回已舍于其他比库之袈裟,即违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夺衣戒)。

26. 向没有亲属关系或没有在家众事先的咨请之下,请求纱线并织成袈裟,即违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乞线戒)。

27. 倘若某在家众欲为比库缝制袈裟,比库不可在没有事先的咨请之下,会见织工及指示他如何缝制。若是如此并获得该袈裟,即违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大织师戒)。

28. 倘若是紧急及逼促的情况,比库可在第一个雨季的最后十天接受袈裟或布匹之供养并当作“袈裟季节”的供品(参阅袈裟十项)。这供品可当作额外的布匹收藏(参阅袈裟十项)至咖提那优惠期间的最后期限(参阅袈裟十项);保存逾期,即违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特施衣戒)。

29. 若比库在有盗贼出没危机的丛林结束雨安居,可在雨季的最后一个月份,以安全为理由,把其中一件袈裟存放于附近的村庄连续六晚;存放逾期,即违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有难戒)。

30. 转移欲供养僧团的物品为己有,即违犯尼萨耆亚巴吉帝亚戒(回入戒)。

巴吉帝亚戒

巴吉帝亚戒Pacittiya):九十二项。如前项之舍堕法,非关财物之罪,为关于妄语、两舌、杀生、饮酒等及烦恼、执著心之罪。犯此罪者,于别众(gana),即必须在三位比库前忏悔[1]。巴利语Pacittiya意为令心堕落。犯此戒而不忏悔者必堕落地狱。[5]

妄语十项

植物十项

教诫十项

食物十项

裸体苦行十项

饮酒十项

生物十项

依据佛法十二项

贵重物品十项

应悔过戒

应悔过戒Patidesaniya):四项。应悔过戒(Patidesaniya)意为“向他自白”,北传汉译律藏作“悔过”,当对他人自白忏悔其罪。关于食事有四条,犯此罪者,必向一比库忏悔。[1]

1. 从一位毫无亲属关系的比库尼手中,接受并食用她从村庄所取得之钵食,即违犯应悔过戒(在俗家从非亲里尼取食戒)。

2. 于居士家受供用膳时,倘若发现有一位比库尼在场给予在家众有关偏袒的指示来招待,而比库继续食用且没有劝告她停止,即违犯应悔过戒(在俗家挑食受食戒)。

3. 除却是生病或为事先之咨请,食用从一家已被僧甘马宣布为有学之家庭之供食,即违犯应悔过戒(学地之家受食戒)。

4. 除却于供养前事先知会或由于生病,一位住于危险丛林的比库,若食用在家众带来之供食,即违犯应悔过戒(恐怖林野受食戒)。

众学法戒

众学法戒Sekhiya):七十五项。众学(Sekhiya)原语乃学习之意,此非罪名。食事、说法之方法及接近俗家人时须注意者等,应当学习之威仪作法。其行为违反此者,即为恶作罪。故意犯之者,当对上座比库忏悔;非故意者,于己心中忏悔即可。[1]

有礼的举止二十六项

食物三十项

开示佛法十六项

综合三项

灭诤法戒

灭诤法戒Adhikarana-samatha):七项。灭诤法(Adhikarana-samatha)亦非罪名。为平息将起或已起于僧团中纷议之方法,依此不能适当平息、解决纷诤时,上座恶作罪[1]。说明呵责甘马、依止甘马、驱出甘马、下意甘马及制立三种举罪甘马之因缘和方法[8]

当出现律法上的纠纷时,须依据下列的规则(程序)解决:

1. 此程序必须在僧团、事件及当事人的当前下进行。

2. 此程序能够确认被告比库之正念为辩护之重点。

3. 此程序能够确认被告比库是否为无理智者。

4. 此程序依犯者的表白/承认来处理。

5. 此程序遵循多数者之意见。

6. 此程序能够强制比库接受惩罚。

7. 此程序有如草覆地之意。[3]

巴利律藏与北传各部派律藏的比较

南传巴利律藏,依部派的分立言,正是属于重律学派的上座部。上座部思想多循旧闻,于律学尤甚,故完整保留原始佛教的戒律在制立与实行过程中之实况。这对于苴补北传汉译律藏的阙遗,实具有发覆之功,对于当前中国佛教界的重新审视戒律,更是一深具意义的事。[9]

律藏乃解说僧伽生活之禁制学处及其制度行仪。即北传汉译律藏之广律,含《四分律》 六十卷、《五分律》三十卷、《十诵律》六十卷、《摩诃僧祇律》四十卷及《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 五十卷等之有部律与《鼻奈耶》十卷。前四者内容与巴利律基本[10]相同,此即古来所言之四律,又西藏律亦相当于有部广律。此等皆同出一源,内容大体一致,惟因部派传承之不同而有所变异。巴利律和北传汉译律藏中之《四分律》与《五分律》最为类同,各派各传自宗之律藏乃唯一特色,而巴利律藏,于此诸律中最为完整。尤可注意者,其与《四分律》(比丘戒有二百五十戒和比丘尼戒有三百四十八戒)、《五分律》(比丘戒有二百五十一戒和比丘尼戒有三百八十戒)之成立,皆属最古老之律藏。[1]

一位南传比库依据巴帝摩卡受持 227 条戒 ,而一位北传比丘基本上受持同样的戒律 ,但添加了一小部分有关于对佛塔礼敬的礼仪,而形成 250 条戒(四分律)。除了巴帝摩卡里的 227 条戒以外 ,一位比库的行持也受其他律典里所限制。[11]

佛教不应该有愤恨或胜人一筹的事项出现。佛教也没有大小乘之分别,而只有佛乘。[3]

注释与引用

  1. 1.0 1.1 1.2 1.3 1.4 1.5 1.6 《汉译南传大藏经》.律藏.经分别 元亨寺汉译
  2. 《清净道论.说戒品》
  3. 3.0 3.1 3.2 3.3 3.4 《佛教比丘戒》. 达摩悟陀长老著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佛教比丘戒》”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佛教比丘戒》”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name属性“《佛教比丘戒》”使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4. 嶮同“险”。
  5. 5.0 5.1 5.2 5.3 《上座部佛教律藏选读》
  6. “隐匿处”指被遮蔽之处(如闭着门的房间)且方便进行性行为的地点。
  7. “偏僻处”指不方便进行性行为,但仍然能有肉体接触之方便等的地点(如寺院里偏僻的角落或公园里的长凳上等)。
  8. 《汉译南传大藏经》.律藏.小品
  9. 《汉译南传大藏经》.律藏.巴利律藏导读
  10. 注:原文此处为“完全相同”。
  11. 《认识佛教僧侣戒律》. 达摩悟陀长老 著

相关条目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