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上心学”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导航搜索
注释与引用
注释与引用
第102行: 第102行:
 
{{reflist|1}}  
 
{{reflist|1}}  
  
[[Category:定]]
+
[[Category:定|*]]

2011年9月19日 (一) 09:56的版本

增上心学(巴利语:Adhicitta sekha)即是定学,它是培育心的一境性,让心远离种种杂染烦恼的状态,把五盖镇伏,达到心清净方法。

什么是定

:(巴利语:samādhi)古代翻译为“三摩地”或者“三昧”。清静道论.第三.说取业处品:善心一境性为定。

想要修定、培育定力必须修止,修止就是让平息烦恼、培育定力和培育智慧的种种敌对法停止,如此才能够培育定力。

在佛陀教导的修定的方法当中,透过培育心的一境性可以达到两类的定,即近行定upacara-samapatti)和安止定appana-samapatti)。在这两类的定当中,近行定属于欲界的心,在欲界善心当中它是属于悦俱智相应无行心。如果一个人透过专注特定的所缘达到了安止定,安止定才能称为禅那。而近行定还是属于欲界的心,它不能称为禅那。

什么是心具足

长部.大师子吼经》:

迦叶!又,比库如何防护诸根门耶?迦叶!于此,有比库眼见色境时,不执总相亦不执别相……乃至……沙门果经六四--七六节以防护意根,达至意根之防护。彼以此圣诸根防护具足,于内心感受无垢清净之安乐。迦叶!如是为比库防护诸根门也……乃至……于自观察以舍断五盖而生欢喜;欢喜者则生悦;怀欢悦者则身轻安;身轻安者则觉受乐,有乐者心则入三昧。彼舍去诸欲、不善法,有寻有伺,由离之生喜、乐,具足初禅而住。彼实由离生喜、乐,等持周偏、盈溢充满其全身,由离生喜、乐,是无不透彻。如是,迦叶!犹如熟练之助浴者、助浴者弟子,撒洗粉于铜皿,注水搅混,润湿洗粉,浸湿内外周偏而不渗出。迦叶!如是由离生喜、乐,等持周偏,盈溢充满其全身,由离生喜、乐,是无不透彻。此为比库心具足之一。

迦叶!更于无寻无伺,由定生喜、乐,具足第二禅……乃至……第三禅……乃至……第四禅而住。……乃至……此为比库心具足之一。迦叶!此为心具足也。

定的语义

心所完全的安置在一个所缘(对象)上,所以,以该法的威力使心平等并完全地、不散乱、不杂乱地住立在一个所缘上,当知这即是等持。就是心完全的保持、维持在一个对象上,这就是等持,等持就是定。[1]

定还有其它的名称,如:samāpatti,古代依音译为:三摩钵地入定,等至,到达、已经进入的意思。

定也可以叫作:samāhita,古代依音译为:三摩呬多,入定者,等持者,得定者之意。

定的相、味、现起、足处

这里的定是以不散乱为(特)相,以消灭散乱为味(作用),以不散动为现起(现状),依照“乐者之心而善等持”的语句,故知乐为定的足处(近因)[2]

定有几种

(一)一种定:以不散乱的特相为一种定。 (二)二种定:

(1)以近行定安止定为二种;
(2)以世间定出世间定
(3)以有喜定[3]、无喜定[4]
(4)以乐俱定[5]、舍俱定[6]为二种。

(三)三种定:

(1)以下[7]、中[8]、上[9]为三种;
(2)以有寻有伺无寻唯伺无寻无伺
(3)以喜俱定[10]、乐俱定[11]、舍俱定[12]
(4)以小定大定无量定为三种。

(四)四种定:

(1)以苦行道迟通达苦行道速通达乐行道迟通达乐行道速通达为四种;
(2)以小小所缘[13]、小无量所缘[14]、无量小所缘[15]、无量无量所缘[16]
(3)以四禅支初禅第二禅第三禅第四禅);
(4)以退分[17]、住分[18]、胜进分[19]、抉择分[20]
(5)以欲界定[21]、色界定[22]、无色界定[23]、离系定[24]
(6)以欲定[25]、勤定[26]、心定[27]、观定[28]为四种。

(五)五种定:以五禅支初禅第二禅第三禅第四禅第五禅)为五种。

定的杂染

《论藏.分别论》:杂染是退分法;得初禅者与欲俱的作意现行,为退分之慧。

定的净化

《论藏.分别论》:净化是胜进分法;与无寻俱的想及作意的现行,为胜进分之慧。

定修习法

出世间定修习法,是与圣道相应的定,属于增上慧学

世间定修习法

(一)破除十种障碍之中的障碍;

(二)亲近教授业处的善友;

(三)顺适于自己的性行

(四)四十业处之中抉择业处修止;

(五)舍离不适合修定的精舍而住于适合的精舍(住所);

(六)破除细障

(七)不离一切修习法而修习。

修定的功德

(一)现法乐住功德:诸漏尽阿拉汉既已入定,念“我以一境心于一日中乐住”而修定,由于他们修习安止定,故得现法乐住的功德。所以世尊说“周那?此等于圣者之律,不名为损减(烦恼),此等于圣者之律,称为现法乐住”。

(二)维巴沙那功德:有学凡夫,从定而出,修习:“我将以彼定心而观察”,因为修习安止定是维巴沙那()的足处(近因),亦因为修习近行定而于(烦恼)障碍中有(得利的)机会,故得维巴沙那的功德。所以世尊说:“诸比库!汝应修定,诸比库!得定的比库如实而知”。

(三)神通功德:其次曾生八等至,入于为神通基础的禅那,出定之后,希求及产生所谓“一成为多”的神通的人,他有获得神通的理由,因为修习安止定是神通的足处,故得神通的功德。所以世尊说:“他倾心于彼彼神通作证法,具有理由,必能成就于神通作证之法。”

(四)胜有功德:“不舍禅那,我等将生于梵天”──那些这样希求生于梵天的人,或者虽无希求而不舍于凡夫定的人,修安止定必取胜有,而得胜有的功德。所以世尊说:“曾少修初禅的人生于何处?生为梵众天的伴侣”等。修近行定,必得欲界善趣的胜有。

(五)灭尽定功德:诸圣者既已生起八等至,入灭尽定,如是修习:“于七日间无心,于现法证灭尽涅槃我等乐住”,彼等修安止定而得灭尽定的功德。所以说:“以十六智行及以九定行得自在慧而成灭尽定之智”。[29]

参见

注释与引用

  1. 清静道论.第三.说取业处品:以等持之义为定。即对一所缘而平等的平正的保持与安置其心与心所;是故以那法的威力而使心及心所平等平正不散乱不杂乱的住于一所缘中,便是等持。
  2. 清静道论.第三.说取业处品。
  3. 于四种法中的初二禅及五种法中的初三禅的一境性为“有喜定”。
  4. 于其余二禅的一境性为“无喜定”。而近行定则或为有喜,或为无喜。
  5. 于四种法中的初三禅及五种法中的初四禅的一境性为“乐俱定”。
  6. 其余的为“舍俱定”。而近行定则或为乐俱、或为舍俱。
  7. 刚获得(的定)为“下”。
  8. 不甚善修习(的定)为“中”。
  9. 甚善修习而自在者(的定)为“上”。
  10. 于四种法中的初二禅及五种法中的初三禅的一境性为“喜俱定”。
  11. 于彼等四种法及五种法的第三及第四禅的一境性为“乐俱定”。
  12. 其余的为“舍俱定”。
  13. 对于那定不熟习,而不能为到达上禅之缘,且于所缘没有什么增长者。
  14. 对于那定不熟习,善加修习而能为修上禅之缘者。
  15. 到达上禅,于所缘没有什么增长而起的(定)。
  16. 到达上禅,于所缘有增长而起的(定)。
  17. 与欲俱的想和作意的现行,即由于障碍的现行为“退分”。
  18. 彼随法念的住立为“住分”
  19. 与无寻俱的想和作意的现行,到达更胜的(定)为“胜进分”。
  20. 由于与厌离俱的想和作意的现行为“抉择分”。
  21. 一切近行的一境性为欲界定。
  22. 色界的善心一境性为色界定。
  23. 无色界的善心一境性为无色界定。
  24. 出世界的善心一境性为离系定。
  25. 比库若以愿欲增上而得定、得心一境性的,称为欲定。
  26. 比库若以精进增上而得定、得心一境性的,称为精进定。
  27. 比库若以心增上而得定、得心一境性的,称为心定。
  28. 比库若以观增上而得定、得心一境性的,称为观定。
  29. 清静道论.第十一.说定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