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蘊

出自 上座部佛教百科
前往:導覽搜尋

受蘊巴利語vedanākkhandha):「一切有覺受相的總括為受蘊」,有覺受相的即為「受」,所謂:「朋友,覺受覺受,故名為受」。[1]

經律語源

律藏

律藏·經分別·巴拉基咖》:

諸比庫!如何精進修入出息念定,如何屢屢修習,住於最勝寂靜、純粹安樂〔之境〕,立即能使已生起之惡不善法滅盡而寂靜乎?諸比庫!於此,比庫或至林野、或至樹下、或赴空屋,結踟直身而坐,使正念現前,彼正念出息,正念入息;正長出息而知「我長出息」,正長入息而知「我長入息」;或正短出息而知「我短出息」,或短入息而知「我短入息」。修「以全身感受我出息」,修「以全身感受我入息」;修「身行鎮靜而我出息」,修「身行鎮靜而我入息」;修「喜感受我出息……我入息」;修「以樂感受我出息……入息」;修「心行感受我出息……我入息」;修「以心行鎮靜我出息……我入息」;修「心感受我出息……我入息」;修喜悅心……乃至……等持心……乃至……解脫心……乃至……無常觀……乃至……離欲觀……乃至…… 滅觀……乃至……舍遣觀我出息……我入息」。諸比庫!如是精進修入出息念定,如是屢屢修習,住於最勝寂靜、純粹安樂〔之境〕,立即能使已生起之惡不善法滅盡而寂靜。

經藏

經藏·中部·經典三·第一零九·滿月大經》:

「然則,世尊!云何為諸蘊之蘊之意義?」

「比庫!無論彼是如何之過去、未來、現在之色,皆有若內、若外、若粗、若細粗、若劣、若勝、若於彼之遠、近者,此即色蘊。無論彼是如何之過去、未來、現在之受,皆有若內、若外……此即受蘊。無論彼是如何之想……彼如何之行……彼是如何之過去、未來、現在之識、皆有若內、若外、若粗、若細、若劣、若勝、若於彼之遠近者,此即識蘊。比庫!如是即諸蘊之蘊之意義」

經藏·相應部·四·六處相應》:

居士!有眼界與可意之色,緣眼識與樂感之觸,所生之樂受。居士!有眼界與不可意之色,緣眼識與苦感之觸,所生之苦受。居士!有眼界與可舍之色,緣眼識與非苦非樂所感之觸,所生非苦非樂

居士!耳界與……鼻界與……舌界與……身界與……意界與可意之法,緣意識與樂感之觸,所生之樂受。居士!有意界與不可意之法,緣意識與苦感之觸,所生之苦受。居士!緣意界與舍感之觸,所生之非苦非樂

經藏·長部·第十五·大因緣經》:

阿難!如是緣名色而識生,緣識而名色生,緣名色而生,緣觸而生,緣而愛生,緣愛而取生,緣取而有生,緣有而生生,緣生而老死生,緣老死而愁、悲、苦、憂、惱生。如是有一切苦蘊之集。……

……如是既言,「緣而有愛。」阿難!如何緣受而有愛耶?此乃應如是知,阿難!若任何者,於任何處,一切完全無受之時——猶如:眼所生之受、耳所生之受、鼻所生之受、舌所生之受、身所生之受,意所生之受——無一切受時、可施設愛耶?」

「世尊!實不然。」

論藏出處

人施設論·論母·一之誦》

2.什麼樣的範圍是諸蘊的蘊施設呢?如此的範圍是五蘊:色蘊、受蘊、想蘊、行蘊、識蘊;在這個範圍是諸蘊的蘊施設。

法集論·第一篇·心生起品》:

六○ 云何其時有受蘊?其時有所有之心悅、心樂、心觸所生悅樂之已受、心觸所生悅樂之受-----是為其時有受蘊

注釋書解說

清淨道論·第十四·說蘊品》:

(三)受蘊:現在再說:「一切有覺受相的總括為受蘊」,有覺受相的即為,所謂:「朋友,覺受覺受,故名為受」。

這受的自性與覺受相雖為一種,然依類別而有善、不善、無記三種。此中:『欲界因有喜、舍、智、行的差別故有八種』等,與前面所說的同樣方法,和善識相應的受為善,和不善識相應的受為不善,與無記識相應的受為無記。

此中:與善異熟身識相應的受為「樂」,與不善異熟(身識)(相應的受)為「苦」。與此等六十二識相應的受為『喜』,……與其餘的五十五識相應的受為『舍』。此中,樂(受)--有享受可意的可觸的(境)的特相;有使相應的(心,心所法)增長的作用(味);以身受樂為現狀(現起);以身根為近因(足處);苦(受)--有受不可意的可觸的(境)的特相;有使相應的(心,心所法)的消沉的作用;以身的苦惱為現狀;以身根為近因;喜(受)--有享受可意的所緣的特相;有以各種方法受用可意的行相的作用;以心的愉快為現狀;以輕安為近因;憂(受)--有受不可意的所緣的特相;有以各種方法受用不可意的行相的作用;以心的苦惱為現狀;只以心所依處為近因;舍(受)--有中(不苦不樂)受的特相;有使相應的(心、心所法)不增長不消沉的作用;以寂靜的狀態為現狀;以離喜之心為近因。這是詳論受蘊門。

現代解釋

菩提比庫編譯《阿毗達摩概要精解》

  • 在經教里,佛陀一般上把有情或人分析為五種究竟法,即:色、、想、行、識五蘊(pañcakkhandha)。於(阿毗達摩)論教,諸究竟法則歸納為四種類別。首三種──心、心所與色──包含了一切有為法(因緣和合而成之法)。
  • 經教里的五蘊相等於這三種究竟法:識蘊在此列為「心」;「心」此字通常是用於代表基於其相應心所而得以分門別類的諸
  • 在論教方面,五蘊的中間三蘊、想、行則被列入心所之內;心所與識同生(俱生),執行種種不同的作用。在《論藏》所列出的五十二心所當中:受蘊與想蘊各是一種心所;行蘊則再分為五十種心所。而色蘊則當然是相等於《論藏》里的二十八色。
  • 憂俱(domanassasahagata):與嗔根心俱行的受是憂受。巴利文domanassa源自du(惡)與manas(意),指心的苦受。此受只與嗔根心俱行,而這類心也必定與此受俱行。由此「憂」或「心的苦受」永遠是不善的;於這方面,它跟在業上屬於無記的身的苦受不同,也跟在業上可以是善、不善或無記的悅受與舍受相異。對於五蘊,憂是屬於受蘊
  • 樂(sukha):此禪支是心的樂受;它即是悅受somanassa),不是與善果報身識俱行的身樂受。此樂是脫離欲樂而後生,所以稱為精神之樂或非世俗之樂(nirāmisasukha)。它對治掉舉(散亂心)與惡作。樂則屬於受蘊


葛印卡《生活的藝術·佛法中感受的重要性》

  • 感受包含心和身兩個層面。只有身沒有心,無法覺知到任何東西,例如死亡的軀體就不會有感受存在。能感覺的是心,但所感覺到的東西具有不可擺脫的身體成分。
  • 我們對生活的體驗乃透過六個根門(眼、耳、鼻、舌、身、意)而來,其中五個是身體的感官,一個是心識。從緣起法來看,六根只要有任何一根與外境接觸,接觸到物或心的任何現象,便會在身上產生感受。如果我們沒有注意到身上發生什麼,我們在意識層面就不會察覺到感受的存在。在這種無明、無知的情況下,下意識便會對感受升起剎那剎那的喜歡或厭惡的反應,這種習性反應會增長成貪愛及嗔恨。


瑪欣德尊者《阿毗達摩講要》

  • 受的意思是感受,也有經受、經歷、體驗的意思。這裡講的受是純粹對於對象所產生的體驗,表現是好的生起快樂、舒適、適意、可愛。不好的就生起苦、痛苦,不好的感受,所以這裡的受是感受的意思。
  • 在經典裡面會談到種種的受,受可以分為三種受,可以分為五種受,可以分為六種受,可以分為九種受等等很多種受。通常我們看到的是三種受比較多,有時候也提到五種受。[2]
  • 所有的心必定都與某一種受相應,也就是說只要心認知目標、認知所緣,一定會有某種感受。這種感受最粗的可以分為三種,即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
  • 樂受是由於體驗或者享受對象的可愛之處,於是就會有快樂的、愉悅的、喜悅的這種感受,我們稱為樂受。
  • 如果體驗到對象的不可樂之處、不可愛之處、不可喜之處,於是就會有不好的感受,這種不好的感受稱為苦受。
  • 如果體驗到對象屬於中性的,就是不偏於苦或不偏於樂一邊的,這稱為不苦不樂受或者又稱為舍受,也就是對所緣體驗為中性。心對於所緣的好壞分辨的感受並不明顯,對對象沒有特別好的感覺或者特別壞的感覺,感覺、感受平平,這就叫做不苦不樂受。
  • 還有一種受的分法是五種受,這五種受是依身和心的受來分的。這五種受,第一、樂受;第二、苦受 ;第三、悅受或者又翻譯成喜受;憂受和舍受。
  • 第一種樂受和我們剛才講三種受的樂受名字相同,但是它的意義卻有點不同。剛才講到的三種受的樂受,是包括了身與心的樂受。但在這裡它是特指身體的快樂的感受,身體碰觸到舒適的所緣,或者很舒適的氣候,或者受到人的撫摸、愛撫,這個時候身體產生快樂的感受稱為樂受,這種受屬於身體的感受或者肉體的感受,對於這種受,樂受的所緣是觸所緣(即地、火、風三種所緣),惟有可喜、可愛、可意的觸所緣碰觸到身體才會產生這一種樂受,所以這種樂受是屬於純肉體的、純身體的感受。
  • 第二種受,苦受,這也是身體的受,這種受和我們剛才講的三種受的受,名字一樣但是在這裡的意義就稍微窄一點。這裡講到的苦受是特指痛苦,就是身體的苦,痛苦的受。例如說肚子痛、頭痛、胃痛、牙痛、腳痛、手痛等等這些,類似病痛或者其他外傷的痛,像給火燒傷、給熱水燙傷、給刀割傷等等,這種身體的、肉體的痛苦,稱為苦受。
  • 第三種悅受,就是內心感到歡喜、高興、愉悅、喜悅、快樂、開心,這種稱為悅受。
  • 而憂受就是內心感到痛苦、悲哀、焦慮、憂愁,純粹是內心的不好的感受、不好的體驗,稱為憂受。
  • 第五種舍受,意思是中等的、平等的,或者中舍的,也就是說這種受並不偏於任何一邊,不會有特別的喜歡、好的體驗,也不會有不好的體驗,這種稱為舍受。
  • 還有一種分法是六種受,例如:在經典裡面講到,受依照根門產生的心路過程而產生,這種受是當我們看到好的東西或不好的東西產生的感受,稱為眼觸生受。眼觸生受是源於所看到的顏色或光,然後評判這個是好的、這個是不好的,這樣產生的體驗稱為眼觸生受。對於耳觸、鼻觸、舌觸、身觸、意觸也是這樣。
  • 在《大念處經》裡面就提到了九種受:這九種受對於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是一種;還有另外三種,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是基於有物染的。
  • 有物染的意思就是說,由於貪著於好的色、聲、香、味、觸,這些世俗的、有染著的所生起的,例如:看到好看的東西,聽到好聽的聲音生起的,是屬於有物染的樂受,如果是體驗到不好的,看到不好的東西,聽到不好的聲音等等所生起的,是屬於有物染的苦受。或者有時候對於所緣沒有很明顯的體驗,這稱為有物染的不苦不樂受。
  • 還有另外一種就是沒有物染的三種受,沒有物染的三種受就是由於出離了或者致力於在修行當中所體驗到的受,並不是基於物質條件,沒有受到物慾污染的,這是在《大念處經》裡面講到的,例如:如果當我們在修行的時候,體驗到內心的平靜和快樂,這種快樂是沒有物染的快樂。如果在修行的時候,我想要修行修得好,但是卻感覺到好像沒有進步,這個時候內心感覺到憂慮:「為什麼我修行還沒有進步呢?為什麼還沒有證得禪那呢?為什麼我還沒有斷除煩惱呢?」這樣的話生起的那種內心的苦受,就稱為沒有物染的苦受。而對於修行來說,沒有特別的好的感受和不好的感受,這個時候生起的是沒有物染的不苦不樂受。

參見

注釋與引用

  1. 觉音尊者著《清净道论》第十四·说蕴品
  2. 元亨寺汉译《南传佛教经藏·中部经典二·五九·多受经》中世尊讲到:“阿难!有二受是由予以方便所说;亦有三受是由予以方便所说;亦有五受是由予以方便所说;亦有六受是由予以方便所说;亦有十八受是由予以方便所说;亦有三十六受是由予以方便所说;亦有百八受是由予以方便所说。阿难!实如是,法是由方便开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