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心所

出自 上座部佛教百科
前往:導覽搜尋

受心所巴利語vedanā)七個遍一切心心所之一。受是感受及體驗目標的心所。巴利文vedana並不是指感情(感情是涉及許多不同心所的複雜現象),而是純粹對某種體驗的感受;此感受可以是樂、苦、或舍。其他心所只是間接地體驗目標(所緣),但受則直接與完全地體驗它。[1]

經藏語源

《中部經典二·第四十三·有明大經》:[2]

尊者!所言「受,受。」是由何稱之為「」耶?

尊者!「彼感受之,彼感受之。」是故稱之為「」也。何謂彼感受?彼感受「樂」也,彼感受「苦」也,彼感受「不苦不樂也。」尊者!「彼感受之,彼感受之。」是故稱之為「」也。

論藏出處

《法集論·第一篇·心生起品》:

三 云何其時有受?其時有所有適應之意識界觸所生之心悅、心樂、心觸所生之悅樂已受,心觸所生之悅樂受-----是為【其時有受】

注釋書解說

《清淨道論·第十四·說蘊品》:[3]

『樂』(受)--有享受可意的可觸的(境)的特相;有使相應的(心,心所法)增長的作用(味);以身受樂為現狀(現起);以身根為近因(足處)。『苦』(受)--有受不可意的可觸的(境)的特相;有使相應的(心,心所法)的消沉的作用;以身的苦惱為現狀;以身根為近因。『喜』(受)--有享受可意的所緣的特相;有以各種方法受用可意的行相的作用;以心的愉快為現狀;以輕安為近因。『憂』(受)--有受不可意的所緣的特相;有以各種方法受用不可意的行相的作用;以心的苦惱為現狀;只以心所依處為近因。『舍』(受)--有中(不苦不樂)受的特相;有使相應的(心、心所法)不增長不消沉的作用;以寂靜的狀態為現狀;以離喜之心為近因。

現代解釋

菩提長老編譯《阿毗達摩概要精解》

  • 受的特相是「被感受」;
  • 作用是「體驗」或享用可喜所緣的可喜之處;
  • 現起是令相應名法愉悅;
  • 近因是輕安。

瑪欣德尊者《阿毗達摩講要》

  • 受表現為是苦或者樂,如果體驗到對象的味是可意的、可愛的、可喜的,於是就通常會生起樂,表現為受樂,有愉悅的感受。如果體驗到對象是不好的、不可愛的、不可喜的、不可樂的,於是就會生起苦的感受;
  • 受的近因是觸;由於有了依處、所緣和心這三事的碰觸,於是必定伴隨著相應的感受。有時候也把受的近因說成是輕安,這是對於樂受來說的。

參見


注釋與引用

  1.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
  2. 元亨寺汉译《南传佛教经藏》
  3. 清净道论导读·第六章·五蕴─慧地之一:八十九心的不同分类(5)受是遍相应相随于 一切心的心所,论中以受和一百二十一心的相应关系区分之。受就是感受,可分三受:苦、乐、不苦不乐;也可分为五受,将三受的苦分为身的苦与心的忧、乐分为身的乐与心的喜、不苦不乐就是舍。与乐受相应的一心,乐俱身识。与苦受相应的一心,苦俱身识。与喜受相应的六十二心,欲界的共十八个,四欲界善、四欲界善的有因异熟、4欲界善的无因异熟、四有因唯作、一无因唯作、四不善;色界的是除了第五禅之外的十二个四善心,四异熟心、四唯作心;第五禅与无色界都没有喜受;出世间的三十二个,出世间的八心分别属于前四禅,共三十二个。忧受的二心。其余五十五心为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