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心所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Anicca讨论 | 贡献2017年4月23日 (日) 23:57的版本
(差异) ←上一版本 | 最后版本 (差异) | 下一版本→ (差异)
跳转至:导航搜索

受心所巴利语vedanā)七个遍一切心心所之一。受是感受及体验目标的心所。巴利文vedana并不是指感情(感情是涉及许多不同心所的复杂现象),而是纯粹对某种体验的感受;此感受可以是乐、苦、或舍。其他心所只是间接地体验目标(所缘),但受则直接与完全地体验它。[1]

经藏语源

《中部经典二·第四十三·有明大经》:[2]

尊者!所言“受,受。”是由何称之为“”耶?

尊者!“彼感受之,彼感受之。”是故称之为“”也。何谓彼感受?彼感受“乐”也,彼感受“苦”也,彼感受“不苦不乐也。”尊者!“彼感受之,彼感受之。”是故称之为“”也。

论藏出处

《法集论·第一篇·心生起品》:

三 云何其时有受?其时有所有适应之意识界触所生之心悦、心乐、心触所生之悦乐已受,心触所生之悦乐受-----是为【其时有受】

注释书解说

《清净道论·第十四·说蕴品》:[3]

‘乐’(受)--有享受可意的可触的(境)的特相;有使相应的(心,心所法)增长的作用(味);以身受乐为现状(现起);以身根为近因(足处)。‘苦’(受)--有受不可意的可触的(境)的特相;有使相应的(心,心所法)的消沉的作用;以身的苦恼为现状;以身根为近因。‘喜’(受)--有享受可意的所缘的特相;有以各种方法受用可意的行相的作用;以心的愉快为现状;以轻安为近因。‘忧’(受)--有受不可意的所缘的特相;有以各种方法受用不可意的行相的作用;以心的苦恼为现状;只以心所依处为近因。‘舍’(受)--有中(不苦不乐)受的特相;有使相应的(心、心所法)不增长不消沉的作用;以寂静的状态为现状;以离喜之心为近因。

现代解释

菩提长老编译《阿毗达摩概要精解》

  • 受的特相是“被感受”;
  • 作用是“体验”或享用可喜所缘的可喜之处;
  • 现起是令相应名法愉悦;
  • 近因是轻安。

玛欣德尊者《阿毗达摩讲要》

  • 受表现为是苦或者乐,如果体验到对象的味是可意的、可爱的、可喜的,于是就通常会生起乐,表现为受乐,有愉悦的感受。如果体验到对象是不好的、不可爱的、不可喜的、不可乐的,于是就会生起苦的感受;
  • 受的近因是触;由于有了依处、所缘和心这三事的碰触,于是必定伴随着相应的感受。有时候也把受的近因说成是轻安,这是对于乐受来说的。

参见


注释与引用

  1.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
  2. 元亨寺汉译《南传佛教经藏》
  3. 清净道论导读·第六章·五蕴─慧地之一:八十九心的不同分类(5)受是遍相应相随于 一切心的心所,论中以受和一百二十一心的相应关系区分之。受就是感受,可分三受:苦、乐、不苦不乐;也可分为五受,将三受的苦分为身的苦与心的忧、乐分为身的乐与心的喜、不苦不乐就是舍。与乐受相应的一心,乐俱身识。与苦受相应的一心,苦俱身识。与喜受相应的六十二心,欲界的共十八个,四欲界善、四欲界善的有因异熟、4欲界善的无因异熟、四有因唯作、一无因唯作、四不善;色界的是除了第五禅之外的十二个四善心,四异熟心、四唯作心;第五禅与无色界都没有喜受;出世间的三十二个,出世间的八心分别属于前四禅,共三十二个。忧受的二心。其余五十五心为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