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傳菩薩道」修訂間的差異

出自 上座部佛教百科
前往:導覽搜尋
行 431: 行 431:
 
 《[[增支部]]》3集138經記載所有的過去佛、所有的未來佛、現在的[[釋迦牟尼佛]]都相信因果業報<ref name="《增支部》3集138經">[http://agama.buddhason.org/AN/AN0561.htm 《增支部》3集138經]:</ref>。
 
 《[[增支部]]》3集138經記載所有的過去佛、所有的未來佛、現在的[[釋迦牟尼佛]]都相信因果業報<ref name="《增支部》3集138經">[http://agama.buddhason.org/AN/AN0561.htm 《增支部》3集138經]:</ref>。
  
 《[[小部]]》《[[本生經]]》第1卷記載所有的菩薩最後一世一定會在人的平均壽命由十萬歲衰減到平均壽命一百歲的減劫出生成佛不會在其他時間出生成佛<ref>[http://tripitaka.cbeta.org/N31n0018_001 《本生經》第1卷]:菩薩考慮對天人等之承諾,遂行時機、國土、地方、家系、母親及其壽命之五大觀察。其中第一觀察時機:「何時為好時機,何時為非好時機?」於此多〔人間之〕壽命,由十萬歲增時,非好時機。何以故,爾時生物不知生老死,因而佛之說法不具三特相之莊嚴。彼等雖聞無常、苦、無我之說,訝異「此究為何事」,雖聞而不思信,故不理解;不理解則化導無効,故非好時機。但由百歲壽命減少時亦非好時機。何以故,此時生物滿溢煩惱,滿溢煩惱而受教不從,如附水之印,立即消失,故亦非好時機。因此由十萬歲以下,百歲以上壽命之長度,為好時機。是時人壽百歲,大士知今應出世之時。</ref>,所有的菩薩最後一世一定會出生在人間的閻浮提洲中部成佛不會在其他地方出生成佛<ref>[http://tripitaka.cbeta.org/N31n0018_001 《本生經》第1卷]:然後為洲之觀察,對四洲及其屬島一併觀察:「諸佛不出於三洲,唯只生閻浮提。」此為觀察洲。然,「此閻浮提為大洲,廣有一萬由旬,諸佛生於何方?」此為觀察地方。於是觀察中部地方,中部地方者:「東之方位,有迦旦遮羅村,越此有大沙羅樹,此前為邊鄙地方,由彼至此為中部地方。東南方位有沙羅羅瓦底河,此前為邊鄙地方,由彼至此為中部地方。南之方位有白木調村,越此為邊鄙地方,由彼至此為中部地方。西之方位有土拿婆羅門村落,此前為邊鄙地方,由彼至此為中部地方。北之方位有烏西拉達迦山,此前為邊鄙地方,由彼至此為中部地方。」此為律藏中所說之中部地方,其長三百由旬,幅二百五十由旬,周圍九百由旬。此中部地方中,有佛、辟支佛之上首弟子二人、大弟子共八十人,有轉輪王、其他有大偉力剎帝利、婆羅門、居士之富豪等出生。彼決心謂:「此處為迦毗羅衛都城,予須於彼處出生。」</ref>,所有的菩薩最後一世種姓一定是剎帝利或婆羅門然後成佛不會以其他低階種姓出生然後成佛<ref>[http://tripitaka.cbeta.org/N31n0018_001 《本生經》第1卷]:其次為家系觀察:「諸佛不生毗舍與首陀之家,唯生於受人尊敬之剎帝利與婆羅門此二種族。今剎帝利為世界之人所敬,予將生此一族中。淨飯王為予之父。」</ref>。
+
 《[[小部]]》《[[本生經]]》第1卷記載所有的菩薩最後一世一定會在人的平均壽命由十萬歲衰減到平均壽命一百歲的減劫出生成佛不會在其他時間出生成佛<ref>[http://tripitaka.cbeta.org/N31n0018_001 《本生經》第1卷]:菩薩考慮對天人等之承諾,遂行時機、國土、地方、家系、母親及其壽命之五大觀察。其中第一觀察時機:「何時為好時機,何時為非好時機?」於此多〔人間之〕壽命,由十萬歲增時,非好時機。何以故,爾時生物不知生老死,因而佛之說法不具三特相之莊嚴。彼等雖聞無常、苦、無我之說,訝異「此究為何事」,雖聞而不思信,故不理解;不理解則化導無効,故非好時機。但由百歲壽命減少時亦非好時機。何以故,此時生物滿溢煩惱,滿溢煩惱而受教不從,如附水之印,立即消失,故亦非好時機。因此由十萬歲以下,百歲以上壽命之長度,為好時機。是時人壽百歲,大士知今應出世之時。</ref>,所有的菩薩最後一世一定會出生在人間的閻浮提洲中部(尼泊爾和印度恆河流域地區) 成佛不會在其他地方出生成佛<ref>[http://tripitaka.cbeta.org/N31n0018_001 《本生經》第1卷]:然後為洲之觀察,對四洲及其屬島一併觀察:「諸佛不出於三洲,唯只生閻浮提。」此為觀察洲。然,「此閻浮提為大洲,廣有一萬由旬,諸佛生於何方?」此為觀察地方。於是觀察中部地方,中部地方者:「東之方位,有迦旦遮羅村,越此有大沙羅樹,此前為邊鄙地方,由彼至此為中部地方。東南方位有沙羅羅瓦底河,此前為邊鄙地方,由彼至此為中部地方。南之方位有白木調村,越此為邊鄙地方,由彼至此為中部地方。西之方位有土拿婆羅門村落,此前為邊鄙地方,由彼至此為中部地方。北之方位有烏西拉達迦山,此前為邊鄙地方,由彼至此為中部地方。」此為律藏中所說之中部地方,其長三百由旬,幅二百五十由旬,周圍九百由旬。此中部地方中,有佛、辟支佛之上首弟子二人、大弟子共八十人,有轉輪王、其他有大偉力剎帝利、婆羅門、居士之富豪等出生。彼決心謂:「此處為迦毗羅衛都城,予須於彼處出生。」</ref>,所有的菩薩最後一世種姓一定是剎帝利或婆羅門然後成佛不會以其他低階種姓出生然後成佛<ref>[http://tripitaka.cbeta.org/N31n0018_001 《本生經》第1卷]:其次為家系觀察:「諸佛不生毗舍與首陀之家,唯生於受人尊敬之剎帝利與婆羅門此二種族。今剎帝利為世界之人所敬,予將生此一族中。淨飯王為予之父。」</ref>。
  
 
 《[[小部]]》《[[佛種姓經]]》記載咖古三塔(-{拘留孫}-)佛、果那嘎馬那(-{拘那含牟尼}-)佛、咖沙巴(-{迦葉}-)佛、[[釋迦牟尼佛]]、未來的美德亞(-{彌勒}-)佛是賢劫五佛<ref name="《佛種姓經》">[http://tripitaka.cbeta.org/N44n0020_001 《佛種姓經》]:-{
 
 《[[小部]]》《[[佛種姓經]]》記載咖古三塔(-{拘留孫}-)佛、果那嘎馬那(-{拘那含牟尼}-)佛、咖沙巴(-{迦葉}-)佛、[[釋迦牟尼佛]]、未來的美德亞(-{彌勒}-)佛是賢劫五佛<ref name="《佛種姓經》">[http://tripitaka.cbeta.org/N44n0020_001 《佛種姓經》]:-{

於 2020年1月16日 (四) 11:59 的修訂

上座部佛教明昆長老(Mingun Sayadaw)是第六次結集[1]的「誦答者」(vissajjaka)相當於第一次結集時的伍巴離(優婆離)尊者和阿難尊者,馬哈希長老是第六次結集的「提問者」(pucchaka)相當於第一次結集時的馬哈咖沙巴(大迦葉)尊者[2]。完成第六次結集認證所有巴利三藏和註疏正確無誤後明昆長老在1956年至1969年期間花了十三年的時間編《大佛史》。這套《大佛史》一共有六集八冊。第一集上下兩冊解釋如何修習菩薩道,其主要資料來源是《佛種姓經》、《行藏》、《本生經》及它們的註疏,也有些部份是引用自其他上座部佛教巴利經典及論著,例如《清淨道論》。


佛、獨覺佛(辟支佛)、佛的阿拉漢(阿羅漢)弟子三者之解脫沒有差別

佛沒有說「每一個眾生都必須追求成佛」,佛、獨覺佛(辟支佛)、佛的阿拉漢(阿羅漢)弟子已經斷除貪、瞋、癡走到了佛教的最終目的「涅槃」,佛、獨覺佛(辟支佛)、佛的阿拉漢(阿羅漢)弟子之解脫沒有差別[3],獨覺佛(辟支佛)、佛的阿拉漢(阿羅漢)弟子沒必要成佛。獨覺佛(辟支佛)、佛的阿拉漢(阿羅漢)弟子已經「永無來生」[4]究竟解脫,獨覺佛(辟支佛)、佛的阿拉漢(阿羅漢)弟子死後會進入無餘涅槃界不會繼續輪迴在未來世成佛。上座部佛教佛弟子是依照自己意願自由選擇自己未來想成為佛或獨覺佛(辟支佛)或佛的阿拉漢(阿羅漢)弟子,由於修行成佛所需時間比較長成為佛的阿拉漢(阿羅漢)弟子所需時間比較短,大多數上座部佛教佛弟子選擇想成為佛的阿拉漢(阿羅漢)弟子不想成佛只有少數上座部佛教佛弟子選擇想要在未來成佛。

上座部佛教馬哈希尊者[1]《帝釋所問經講記》表示:

上座部佛教是基於巴利三藏(Pāḷi Canon)中佛陀教誨的正法。根據這觀點,達到聖道最後階段的行者,有些人嚮往作為佛陀的聲聞弟子,在阿羅漢般涅槃時,導致再生的名法與色法的運作程序止息了,所以他們的輪迴之苦到了終點。他們不必等任何人,也不可能這樣做。這也是獨覺佛和正等正覺者(Sammāsambuddha,正遍知、三藐三菩陀)的命運。這觀點是頗為合理的。

緬甸上座部佛教馬哈希尊者[1]《內觀要義》表示:

阿羅漢再繼續這樣禪修有什麼好處呢?他可能成為辟支佛嗎?或正等覺者(佛)嗎?不,都不可能。他將是以阿羅漢的身分脫離輪迴,進入涅盤。阿羅漢不再有未斷或未鎮伏的煩惱。一切的煩惱已斷除和鎮伏。因此,他沒有需要再作什麼,以斷除或鎮伏未斷或未平熄的煩惱。他已無需再改善任何戒德、定力與智慧。應當圓滿的一切戒德、定力與智慧都已圓滿。所以他無需再進行改善未盡完美的,或增加那已圓滿的。

緬甸上座部佛教明昆尊者[1]《南傳菩薩道》表示:

當那些還未如實知見涅槃的人在想像何為涅槃時,他們可能會以為涅槃是一個金剛不壞的城市或國家。當有部經把涅槃形容為安全的城市時,那只是一種形容法而已。涅槃並不是一個城市或國家。但還是有人相信涅槃是一個城市,而其居民的身心是沒有老病死的。事實上,佛陀、辟支佛和阿羅漢進入涅槃是指五蘊完全止息,死後不會再出生在任何一界裡。(涅槃是道心和果心的目標,是一個究竟法。般涅槃則是五蘊或名色法完全止息,不再生起。)他們進入涅槃並非進入涅槃城。在究竟上是沒有涅槃城這個東西的。

當人們行善時,他們的導師會訓誡他們發願證悟涅槃。雖然他們照辦了,但一般上他們都不曉得涅槃的含意,所以他們對欲證悟涅槃並不熱心。因此,導師應該要他們發願解除一切痛苦,這樣信徒才能真正明白,而能夠熱誠與認真地發願。


《南傳菩薩道》十波羅密

上座部佛教大多數佛弟子遵照佛陀以及當時聲聞聖弟子們所教導的正法、律修學與禪修,以期在今生今世現證寂靜涅槃為主要奮鬥目標,所以上座部佛教大多數佛弟子在傳統上是以所謂的「聲聞乘佛教」或「解脫道」為主流的。[5]雖然上座部佛教大多數佛弟子以朝向解脫為主流,但在上座部典籍中也記載有菩薩的修行方法,稱為「大菩提乘」(Mahābodhiyāna),而且自古至今皆不乏其實踐者。

根據上座部佛教南傳菩薩道,要成為菩薩(bodhisatta)必須發「至上願」 (abhinīhāra),並且須得到佛陀的親自授記。要發「至上願」必須具備八項條件,即:

1.獲得人身;2.生為男性;3.具備如果放棄成佛想要改當佛的聲聞聖弟子只需通過聽聞佛陀的簡要開示即能夠證悟阿拉漢果、六神通、四無礙解智的能力;4.遇見活著的佛陀;5.出家;6.擁有八定及五神通的成就;7.增上行;8.想要成佛之極強善欲。

在得到佛陀授記之後,菩薩至少必須用四大阿僧祇(asaṅkheyya,不可數,無數)及十萬大劫的時間修行才能成佛。

例如《本生經》第1卷記載釋迦牟尼佛前世善慧菩薩被燃燈佛授記預言未來四大阿僧祇加上十萬大劫後會成佛[6]

當菩薩被佛陀授記未來成佛後會靠自己想通成佛必須累積十巴拉密(波羅密)[7],例如《本生經》第1卷記載釋迦牟尼佛前世善慧菩薩被燃燈佛授記未來會成佛後靠自己想通要成佛必須累積巴拉密(波羅密)[8]

這十種巴拉密(波羅密)分別是:

布施巴拉密(波羅密)、持戒巴拉密(波羅密)、出離巴拉密(波羅密)、智慧巴拉密(波羅密)、精進巴拉密(波羅密)、忍耐巴拉密(波羅密)、真實巴拉密(波羅密)、決意巴拉密(波羅密)、慈巴拉密(波羅密)、捨巴拉密(波羅密)。

當菩薩修習諸巴拉密(波羅密)達到圓滿時,就能證悟無上正自覺者,成為一切知佛陀。十巴拉密(波羅密)可以再縮小為六巴拉密(波羅密),六巴拉密(波羅密)是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那與智慧[9]

釋迦牟尼最後一世還是菩薩時浪費六年修外道苦行後尚未斷除貪瞋癡[10],菩薩要到成佛的時候才會完全斷除貪瞋癡。

佛沒有說「每一個眾生都必須追求成佛」,佛、獨覺佛、阿拉漢弟子已經走到了佛教的最終目的「涅槃」,佛、獨覺佛、阿拉漢弟子的解脫煩惱沒有差別,獨覺佛、阿拉漢弟子不必成佛。獨覺佛、阿拉漢弟子已經「永無來生」[4],獨覺佛、阿拉漢弟子死後會入無餘涅槃界不會繼續輪迴在未來世成佛。上座部佛教的佛弟子得自己選擇想成為佛或獨覺佛或阿拉漢弟子,由於修行成佛所需時間比較長成為阿拉漢弟子所需時間比較短,大多數上座部佛教佛弟子選擇想成為阿拉漢弟子不想成佛只有少數上座部佛教佛弟子選擇想要在未來成佛。


布施

布施巴拉密(dāna)是以大悲心與方法善巧智為基礎的捨思,是願捨棄自己本身和所擁有的身外物給他人的捨思。(思的巴利文是cetanā,是一個心所法,業力即是由它產生。)

一、它的相是捨棄。

二、作用是消滅對布施之物的執著。

三、現起是呈現在修行者心中的不執著,或是獲得財富與投生至善界。

四、近因是可供布施之物,因為只有它存在時,布施才可能發生。


修布施和修四念處不同,修四念處進步時會更清楚覺知當下五蘊的無常、苦、無我三共相,修布施時應該發願不應該思惟五蘊的無常、苦、無我三共相[11]。當施者發願欲成為快樂的人或天神時,其布施是下等的;發願證悟弟子菩提或獨覺菩提時,其布施是為中等;發願欲證得三藐三菩提或正等正覺時,其布施是為上等[12]


為了眾生的利益,菩薩以多種方法圓滿布施巴拉密:致力為眾生謀求福利、捨棄自己的肢體與生命、防止將發生在他們身上的危險、給予他們佛法的指導等。


菩薩是為一切智布施[13]。 所有的菩薩都會為一切智布施妻子[14] ,《本生經》記載釋迦牟尼前世還是菩薩未成佛時思考一切智比妻子兒女更重要然後將妻子兒女布施給化為婆羅門的帝釋[15]。當有人向菩薩討他的孩子、妻子、奴僕等時,菩薩首先會向他的孩子、妻子等解釋所建議的布施,只有在他們同意時,菩薩才把這些樂於幫他圓滿巴拉密的人送給他人。但是若知道向他討取的是非人(例如亞卡、阿修羅等),那菩薩就不會行此布施。同樣地,他絕不會把國家送給為人民帶來危害與痛苦的人,而只送給會正當地保護人民的有德之士。這就是行外物施的方法。


菩薩有兩種行內物施的方式:

一、布施全身:有如為了衣食而賣身為奴去服侍他人的人,菩薩甚至做出獻身捐軀地服務眾生,完全不期求欲樂或投生到善界,只是希望為眾生帶來至上的福利與快樂,以及把布施巴拉密圓滿至最高境界。 二、布施四肢與器官:他毫不猶豫地布施自己的四肢與器官(譬如手、腳、眼等)給與需要的人。有如布施外物一般,他絕不執著於自己的四肢與器官,也不會有一絲的心不甘情不願。


當眾生面臨國王、盜賊、大火、敵人、野獸、龍、亞卡、阿修羅等的危害時,菩薩就會布施無畏予他們,保護與解救他們,甚至不惜捨卻自己的生命。

法施是指以一顆無貪、無瞋、無痴與清淨的心,毫不模稜兩可地教導真實法。

對於一個有很強的善念想要成為弟子(阿拉漢)的人,菩薩將會向他開示三歸依、持戒、防護諸根、知足於食、修習正念、七善法、修止禪與觀禪、七清淨、四道智、三明、六神通、四無礙解智與弟子菩提,即阿拉漢果。

他詳細地闡述以上諸法的素質而做法施,協助尚未建立三歸依、持戒等之人建立這些德行。協助已建立這些德行之人更進一步地提昇與淨化它們。

同樣地,對於那些發願成為獨覺佛與圓滿佛之人,菩薩向他們詳細地解說十巴拉密的相、作用等,而行法布施。他也詳細地闡述菩薩三個階段的榮譽,即修習巴拉密時、成佛時及執行佛陀的任務時。他幫助他人建立足以證得獨覺佛果與佛果的修行,協助已建立的進一步提昇與淨化。


上座部佛教本生經》四九一大孔雀王本生譚記載釋迦牟尼佛的前世曾經是墮入三惡道的孔雀王菩薩,孔雀王菩薩會念救護咒所以獵人想抓都抓不到。之後有個聰明的獵人用母孔雀叫春對付孔雀王菩薩,孔雀王菩薩聽了母孔雀叫春後失去正念受不了誘惑忍不住飛去找母孔雀自投羅網被獵人抓到[16]。 孔雀王菩薩被抓後向獵人開示「世間智慧」說明善有善報惡有惡報[17],獵人聽了孔雀王菩薩的開示的「世間智慧」後靠自己想通諸行的無常、苦、無我無師自悟證得「出世間智慧」成為獨覺佛[18]


五種惡施

《律藏‧附隨篇》裡提及五種一般人認為有功德的布施,但是事實上卻是有害而無功德之惡施。它們是:

一、布施酒與麻醉品;

二、辦戲場;

三、提供妓女給想要享受性交之人;

四、把公牛放進母牛群中去交配;

五、畫或布施春宮圖。[19]


持戒

持戒巴拉密(sīla)是以大悲心與方法善巧智為基礎的善身語業。根據論藏的定義則是離心所(viratī cetasika)與實行當行之善的思心所(cetanā)。

一、它的相是不讓身與口為惡,而保持它們行善;它的另一個相是作為一切善業的基礎。

二、作用是防止道德淪落(即防止造三種惡身業與四種惡語業),它也有幫助獲得無瑕疵、無可批評的完美道德之作用。

三、現起是身與語的清淨。

四、近因是慚(hirī,羞於為惡)與愧(ottapa,害怕為惡)。


八戒規定

根據泰國上座部佛教蘇達.法拉.布達哥斯阿闍黎(Somdet Phra Buddhaghosacariya)的《奉持八關齋戒》(The Eight-Precept Observance)[20]

違犯不殺生戒有五個要素: 1. 存在活的生命。2. 行者知道此為活的生命。3. 意欲殺害。4. 行殺害。5. 導致生命死亡。 五條要素全都要成立才會違犯不殺生戒,只要有一條要素不成立就不會違犯不殺生戒。

違犯不偷盜戒有五個要素: 1. 有主物。 2. 知為有主物。3. 意欲偷盜。4. 行偷盜。5. 物品因此行為而被盜。 五條要素全都要成立才會違犯不偷盜戒,只要有一條要素不成立就不會違犯不偷盜戒。

違犯不淫戒有四條要素: 1. 作不淨行的通道(即生殖器,肛門或口嘴)。2. 意欲通過上述通道(即生殖器,肛門或口嘴)的任何一種交媾。3. 行性交。4. 有淫樂。 四條要素全都要成立才會違犯不淫戒,只要有一條要素不成立就不會違犯不淫戒。

上座部佛教經藏相應部》55相應7經記載男人和別人的妻子性交是邪淫,男人不和別人的妻子性交是不邪淫[21]經藏中部》41經記載男人和別人守護的女人性交是邪淫,男人不和別人守護的女人性交是不邪淫。[22] 《殊勝義註》記載邪淫是男人和二十種別人所護的女人性交[23]馬哈希尊者《轉法輪經講記》開示說明男人和二十種女人性交是邪淫,男人不和二十種女人性交是不邪淫[24]

違犯不邪淫戒有四條要素: 1. 不應拜訪的二十種女人。 2. 意欲與二十種女人[25]中任何人交媾。 3. 設法性交。 4. 性接觸。 四條要素全都要成立才會違犯不邪淫戒,只要有一條要素不成立就不會違犯不邪淫戒。

違犯不妄語戒有四個要素: 1. 謊言。2. 意欲說謊。3. 說謊。4. 其他人領解(理解所說的謊言)。 四條要素全都要成立才會違犯不妄語戒,只要有一條要素不成立就不會違犯不妄語戒。

違犯不飲酒戒有四條要素: 1. 酒或麻醉品。2. 意欲飲用(諸酒或麻醉品)。3. 受用。4. 酒或麻醉品經喉而入。 四條要素全都要成立才會違犯不飲酒戒,只要有一條要素不成立就不會違犯不飲酒戒。

違犯過午不食戒有四條要素: 1. 正午過後至第二天破曉的時間。2. 食物或作食物想的東西。3 食用。4 咽下食物。 四條要素全都要成立才會違犯過午不食戒,只要有一條要素不成立就不會違犯過午不食戒。

違犯不歌舞觀聽,不著紋飾,不香熏塗身戒必須由兩部分檢查(是否受持清淨)。

第一部分:違犯戒障礙清淨梵行的歌舞戲樂及觀聽。有三條要素: 1. 歌舞等娛樂。2. 前往觀聽。3. 觀聽。 三條要素全都要成立才會違犯不歌舞觀聽戒,只要有一條要素不成立就不會違犯不歌舞觀聽戒。

第二部分:違犯戒裝飾(身體),有三條要素: 1. 裝飾身體的香花等物。2. 除患病醫用,佛陀不允許使用的裝飾用品。3. 使用飾物以美容(美體)。 三條要素全都要成立才會違犯不著紋飾,不香熏塗身戒,只要有一條要素不成立就不會違犯不著紋飾,不香熏塗身戒。

違犯不坐臥高廣大床或座戒有三條要素: 1. 有高廣大床。2. 知為高廣大床。3. 坐臥高廣大床。 三條要素全都要成立才會違犯不坐臥高廣大床或座戒,只要有一條要素不成立就不會違犯不坐臥高廣大床或座戒。


梵行五戒

除了五、八及十戒之外,也有在家眾受持的梵行五戒。然而,事實上梵行五戒即是五戒。在受持梵行五戒時,原本五戒的不邪淫戒被換成不淫戒。

在咖沙巴佛時代,有「伽威斯」居士(Gavesī)受持梵行五戒(《增支部‧五集‧近事男品‧伽威斯經》)。在釋迦佛時代,有毘舍離城的「伍嘎」財政和伐地國授手村的「伍嘎」財政兩人受持梵行五戒(《增支部‧八集‧居士品‧經一與經二》)。兩位伍嘎都向世尊受梵行五戒,然後把各自的四位妻子嫁給她們自己選的男人,之後就終生保持單身。他們兩人都是不來(阿那含)。我們不可以誤以為現今已婚的男人若要受持梵行五戒就必須不再執著地捨棄自己的妻子。換句話說,我們不可以為除非他們準備完全地捨棄自己的妻子,否則不可持此戒,因為上述的《小誦經註》提到,在十戒之中,不殺生、不偷盜、不妄語及不飲酒與服麻醉品四個戒才是常戒。由此證明了不淫戒與過午不食戒等並非常戒,它們只是偶而戒。即使他們不能完全像陶師一樣地持守,他們也可盡力把它作為偶而戒來持。所以,關於梵行五戒,兩位伍嘎都是不來,他們都能不再執著地捨棄自己的妻子,然後終生持守此戒。若別人能夠做到這點那是很好的,但若他們不能做到完全一樣,他們也可以根據自己的能力去持守此戒。

上座部佛教本生經》六三棗椰子本生譚記載釋迦牟尼佛的前世還是沒成佛的菩薩時曾經是出家守梵行五戒的隱士證得禪定和神通,菩薩遇到美女受不了誘惑失守不淫戒失去禪定和神通[26],最後菩薩想通男女性愛的錯誤再度出家守梵行五戒證得四禪八定五神通死後投生在色界天[27]


出離

出離巴拉密(nekkhamma)是以大悲心與方法善巧智為基礎的出離心識(viññāṇa)與心所(cetasika)。出離是指在感受到「欲樂目標」或「事欲」(vatthukāma)、「煩惱欲」(kilesakāma)與其他生命界的不圓滿之後所生起的捨棄欲界之願。

一、它的相是捨棄欲欲(對欲樂的欲求)與欲界。

二、作用是看透欲樂與生命的不圓滿。

三、現起是遠離欲欲與欲界。

四、近因是悚懼智(samvegañāṇa)。

上座部佛教本生經》三七八達利穆迦獨覺佛本生譚記載釋迦牟尼佛的前世還是沒成佛的菩薩時曾經是國王,菩薩的朋友達利穆迦看到落葉後靠自己想通諸行的無常、苦、無我無師自悟成為獨覺佛[28]。達利穆迦獨覺佛向菩薩開示「世間智慧」[29]說明在家生活的禍患和出家的好處,不過菩薩被愛慾所困不想出家[30]。達利穆迦獨覺佛繼續向菩薩開示「世間智慧」說明輪迴的可怕和出家的幸福 [31] ,菩薩了解達利穆迦獨覺佛的開示後出家修行證得禪定和神通死後投生在色界天。


智慧

智慧巴拉密(paññā)是以大悲心與方法善巧智為基礎的透視諸法之共相與特相的心所。

一、它的相是透視諸法之實相,或是毫無錯誤地觀照目標的共相與特相,有如一個熟練的射手一箭即射中紅心。

二、作用是有如燈般照明其目標(驅除掩蓋事物之本質的黑暗愚痴,moha)。

三、現起是不混亂,有如嚮導為迷失在森林中的旅人引路,或是對目標不再愚痴的成就。

四、近因是定力或四聖諦。


七個培育智慧的方法之摘要:

一、問了再問;

二、保持清潔;

三、平衡五根;

四、遠離愚者;

五、親近智者;

六、省察深奧之法;

七、傾向於培育智慧。


上座部佛教本生經》五者伍波薩他會本生譚記載釋迦牟尼佛的前世還是沒成佛的菩薩時曾經是苦行者因為出身高貴所以心理傲慢無法入定,當時有一個獨覺佛知道菩薩心理傲慢無法入定就去向菩薩開示「世間智慧」[29]說明菩薩傲慢的錯誤,菩薩聽完獨覺佛開示後智慧增加想通傲慢的錯誤證得禪定和神通[32]


說明菩薩成佛之道的其它上座部佛教經藏

相應部》12相應4經記載過去的毘婆尸還是未成佛的菩薩時如何修行十二緣起然後生起智慧[33]

相應部》12相應10經記載過去的釋迦牟尼還是未成佛的菩薩時如何修行十二緣起然後生起智慧[34]

相應部》14相應31經記載過去的釋迦牟尼還是未成佛的菩薩時如何修行覺知地界、水界、火界、風界的特性然後生起智慧成佛結束輪迴[35]

相應部》35相應13經記載過去的釋迦牟尼還是未成佛的菩薩時如何修行覺知六內處的特性然後生起智慧成佛結束輪迴[36]

相應部》35相應14經記載過去的釋迦牟尼還是未成佛的菩薩時如何修行覺知六外處的特性然後生起智慧成佛結束輪迴[37]

相應部》47相應12經記載所有的過去佛、所有的未來佛、現在的釋迦牟尼佛都是修四念處七覺支才能成佛[38]

相應部》47相應14經記載所有的過去佛、所有的未來佛都有像沙利子(舍利弗)、目犍連一樣的兩大上首弟子[39]

相應部》51相應11經記載過去的釋迦牟尼還是未成佛的菩薩時如何修行四神足然後證得六神通滅盡所有煩惱[40]

相應部》51相應21經記載過去的釋迦牟尼還是未成佛的菩薩時如何修行四神足然後證得六神通滅盡所有煩惱[41]

相應部》56相應11經記載釋迦牟尼捨棄沉迷欲樂和外道苦行這兩種錯誤極端後發現走向證智、正覺、涅槃的中道中道就是八聖道才是走向證智、正覺、涅槃的成佛之道。 [42]

相應部》56相應24經記載所有的過去佛、所有的未來佛、現在的釋迦牟尼佛都是覺悟四聖諦成佛[43]

中部》123經記載菩薩最後第二世正念正知投生在都西答天(兜率天)當天神,菩薩在都西答天(兜率天)死後最後一世正念正知投生在人間的母胎[44]

長部》14經記載毘婆尸佛的種姓是剎帝利,尸棄佛的種姓是剎帝利,毘舍浮佛的種姓是剎帝利,咖古三塔(拘留孫)佛的種姓是婆羅門,果那嘎馬那(拘那含牟尼)佛的種姓是婆羅門,咖沙巴(迦葉)佛的種姓是婆羅門,釋迦牟尼佛的種姓是剎帝利[45]

長部》14經記載毘婆尸佛在波吒梨樹下成佛,尸棄佛在分陀利樹下成佛,毘舍浮佛在沙羅樹下成佛,咖古三塔(拘留孫)佛在金合歡樹下成佛,果那嘎馬那(拘那含牟尼)佛在優曇鉢果樹下成佛,咖沙巴(迦葉)佛在榕樹樹下成佛,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成佛[46]

長部》14經記載毘婆尸佛的國家國王名叫邦都馬,邦都馬國王的王都是名叫邦都馬低的城市。 尸棄佛的國家國王名叫明相,明相國王的王都是名叫有明相的城市。 毘舍浮佛的國家國王名叫善降落,善降落國王的王都是名叫優勝的城市。 咖古三塔(拘留孫)佛的國家國王名叫安穩(柯瑪),安穩國王的王都是名叫有安穩的城市。 果那嘎馬那(拘那含牟尼)佛的國家國王名叫淨潔,淨潔國王的王都是名叫有潔淨的城市。 咖沙巴(迦葉)佛的國家國王名叫居居,居居國王的王都是名叫波羅奈的城市。 釋迦牟尼佛的國家國王名叫淨飯,淨飯國王的王都是名叫迦毘羅衛的城市[47]

長部》14經記載所有的菩薩最後第二世在都西答天(兜率天)死後最後一世一定會正念正知投生在人間的母胎[48]

長部》16經記載所有的過去佛、所有的未來佛都有一個像阿難一樣的侍者弟子[49]

長部》26經記載未來人類平均壽命八萬歲時美德亞(彌勒)佛會出世[50]

長部》28經記載過去存在和釋迦牟尼佛相同的過去佛,未來存在和釋迦牟尼佛相同的未來佛,現在不存在和釋迦牟尼佛相同的其他佛[51]

增支部》3集104經記載過去的釋迦牟尼還是未成佛的菩薩時如何覺知世間享樂的過患然後出離成佛結束輪迴[52]

增支部》3集138經記載所有的過去佛、所有的未來佛、現在的釋迦牟尼佛都相信因果業報[53]

小部》《本生經》第1卷記載所有的菩薩最後一世一定會在人的平均壽命由十萬歲衰減到平均壽命一百歲的減劫出生成佛不會在其他時間出生成佛[54],所有的菩薩最後一世一定會出生在人間的閻浮提洲中部(尼泊爾和印度恆河流域地區)成佛不會在其他地方出生成佛[55],所有的菩薩最後一世種姓一定是剎帝利或婆羅門然後成佛不會以其他低階種姓出生然後成佛[56]

小部》《佛種姓經》記載咖古三塔(拘留孫)佛、果那嘎馬那(拘那含牟尼)佛、咖沙巴(迦葉)佛、釋迦牟尼佛、未來的美德亞(彌勒)佛是賢劫五佛[57]


入流(須陀洹)弟子和菩薩的差異

1.如果菩薩在還沒被佛授記未來成佛前放棄成佛想要改當佛的聲聞聖弟子最慢可以在聽佛剛講完一首四行偈的第四行時證得阿拉漢(阿羅漢)果連同六神通與四無礙解智[58],因此要成為菩薩所需要的修行時間比成為佛的入流(須陀洹)弟子所需要的修行時間更長,菩薩不可能成為佛的入流(須陀洹)弟子也不可能成為獨覺佛(辟支佛),菩薩只會在最後一世生在無佛教的人間無師自悟成佛。

2.入流(須陀洹)弟子是在有佛教的時代靠聽聞佛法修四念處而覺悟,菩薩只想無師自悟不想靠聽聞佛法而覺悟所以菩薩在有佛教的時代不會覺悟,菩薩要到最後一世生在無佛教的人間才會自修四念處無師自悟成佛。

3.入流(須陀洹)弟子是在有佛教的時代靠聽聞佛法修四念處修完十六觀智,菩薩生在有佛教的時代聽聞佛法修四念處最多只會修到第十一觀智行捨智[59],菩薩要到最後一世生在無佛教的人間才會自修四念處無師自悟修完十六觀智成佛。

4.入流(須陀洹)弟子是在有佛教的時代靠聽聞佛法修四念處而證得入流(須陀洹)道智、入流(須陀洹)果智、涅槃是佛的聖弟子,菩薩是沒證入流(須陀洹)道智、入流(須陀洹)果智、涅槃的凡夫[17]不是任何佛的聖弟子。

菩薩最後一世生在無佛教的人間會自修四念處依序先證前面十一觀智後證引導下一個心認知涅槃的第十二觀智隨順智,接著菩薩會證得取涅槃為所緣的第十三觀智種姓智[60],之後菩薩會無師自悟依序證得取涅槃為所緣的入流(須陀洹)道智、入流(須陀洹)果智、一來(斯陀含)道智、一來(斯陀含)果智、不來(阿那含)道智、不來(阿那含)果智、阿拉漢(阿羅漢)道智、阿拉漢(阿羅漢)果智成佛[61]

5.入流(須陀洹)弟子最慢在七次輪迴內會證得阿拉漢(阿羅漢)道智結束輪迴,菩薩最快要四大阿僧祇加上十萬大劫後才會生在無佛教的人間無師自悟證得阿拉漢(阿羅漢)道智結束輪迴。

6.入流(須陀洹)弟子證得阿拉漢(阿羅漢)道智時不會得到一切知智,菩薩證得阿拉漢(阿羅漢)道智時會得到一切知智[62]

7.入流(須陀洹)弟子沒有「波羅蜜思擇智」,菩薩有「波羅蜜思擇智」[63]

8.入流(須陀洹)弟子不會違犯五戒,菩薩有可能殺生、偷盜、邪淫、飲酒不過不會妄語[64]。《本生經》鶴本生譚記載釋迦牟尼過去世還是菩薩沒成佛前曾經當過盜賊首領[65]。《本生經》優相本生譚記載釋迦牟尼過去世還是菩薩沒成佛前曾經是名為訶黎塔恰(Haritaca)的隱士出家修行證得四禪八定和五神通,有一次國王不在時菩薩看到王后衣服掉了忍不住和王后邪淫,菩薩和王后邪淫後失去四禪八定和五神通,之後菩薩懺悔重新修行再度得到四禪八定和五神通[66],菩薩死後投生在無色界天[67]

9.入流(須陀洹)弟子已經斷除邪見和懷疑雖然有可能造惡業不會墮入三惡道,菩薩有可能造惡業墮入三惡道,菩薩造惡業下地獄時不會跟其他的眾生一樣感到極度的痛苦,反而培育起更強的悚懼智[68]

10.入流(須陀洹)弟子有可能在人間、欲界天、色界天、無色界天證得阿拉漢(阿羅漢)果結束輪迴,菩薩最後第二世一定會在都西答天(兜率天)出生成為天神,菩薩最後一世一定會從都西答天(兜率天)投胎到無佛教的人間無師自悟證阿拉漢(阿羅漢)果成佛結束輪迴。

11.入流(須陀洹)弟子是在有佛教的時代靠聽聞佛法修四念處證得「出世間智慧」所以清楚知道外道苦行的錯誤不會修外道苦行,菩薩只有「世間智慧」沒有「出世間智慧」[17],所有菩薩最後一世成佛前至少會修外道苦行七天[69],之後菩薩才會想通外道苦行的錯誤修中道(中道就是八聖道)無師自悟證得「出世間智慧」成佛結束輪迴[42]


大佛史

明昆長老(Mingun Sayadaw)
原著 漢譯書名
《The Great Chronicle Of Buddha (Volume1, Part1)》PDF 《大佛史(第一冊·上)》
《The Great Chronicle Of Buddha (Volume1, Part2)》PDF 《大佛史(第一冊·下)》
《The Great Chronicle Of Buddha (Volume2, Part1)》PDF 《大佛史(第二冊)》
《The Great Chronicle Of Buddha (Volume3)》PDF 《大佛史(第三冊)》
《The Great Chronicle Of Buddha (Volume4)》PDF 《大佛史(第四冊)》
《The Great Chronicle Of Buddha (Volume5)》PDF 《大佛史(第五冊)》
《The Great Chronicle Of Buddha (Volume6, Part1)》PDF 《大佛史(第六冊·上)》
《The Great Chronicle Of Buddha (Volume6, Part2)》PDF 《大佛史(第六冊·下)》

注釋與引用

  1. 1.0 1.1 1.2 1.3 佛教歷史上的六次經典結集:西元1954年緬甸、泰國、斯里蘭卡、柬埔寨、寮國、越南、印度、尼泊爾八個國家的上座部佛教僧團推舉具足戒定慧精通三藏的兩千五百個僧團阿拉漢長老舉行第六次結集,在兩千五百個僧團長老中選出馬哈希長老負責提問相當於第一次聖典結集時的馬哈咖沙巴(大迦葉),明昆長老負責回答問題相當於第一次聖典結集時的伍巴離(優婆離)和阿難。
  2. 《馬哈希尊者傳》:讓我繼續談「Chattha Saṇgāyana」,第六次結集大會。 「saṇgāyana」的意思是「合誦」(結集)。在合誦的過程中,涉及到兩個人:提問者和誦答者。提問者通常問這部經在哪裡教導、為誰而說等等。在第一次結集時,大迦葉尊者擔任提問者,而阿難尊者和優波離尊者擔任誦答者。在第六次結集大會,裊將尊者長老擔任大會主席,馬哈希尊者擔任提問者,持三藏明昆尊者.維奇塔沙羅毘旺薩(Tipitakadhāra Mingun Sayādaw U Vicittasārābhivaṃsa)則是擔任誦答者。提問者與誦答者必須事先規劃、準備,才進行問答的程序。
  3. 漢傳佛教《中阿含經》:若如來、無所著、等正覺解脫,及慧解脫、阿羅訶解脫,此三解脫無有差別亦無勝如
  4. 4.0 4.1 漢傳佛教《中阿含經》:漏盡阿羅訶比丘已知滅盡,拔其根本,永無來生
  5. 声闻乘、解脱道是北传佛教所安立的名词,南传上座部佛教并无此说。声闻,巴利语sāvaka的直译,意为“弟子”,即亲自听闻佛陀音声言教的弟子,或者说是佛陀的亲传弟子。在严格意义上,只有那些已经证悟道果的圣弟子,即四双八士圣者才有资格称为声闻弟子。不过,在广义上的弟子,也可以泛指一切遵照世尊所教导的正法、律修行乃至证果的弟子,这就包括实践佛陀教法的一切圣凡弟子。
  6. 《本生經》第1卷:燃燈世尊,前來彼處,近至善慧行者之頭而止立。如開鏤有摩尼珠獅子之欄,佛睜五色淨光之眼,見臥泥土上之善慧行者,佛以意識探向未來:「此行者決心成佛而臥此處。然行者之願望能否達成?」佛知:「行者此後經四阿僧祇十萬劫,將成名謂瞿曇佛。」佛立其處,向群眾中預言,佛言:「汝等眾人!見此處有極度苦行之行者,臥於泥土之上耶?」諸人:「尊師!予等確已見到。」佛:「彼決心要成佛而臥,其願望必達。由此四阿僧祇十萬劫後,將成名謂瞿曇佛。生於迦比羅衛城,母摩耶夫人,父淨飯王,優婆帝沙(舍利弗)長老為最上首弟子,拘利多(目犍連)為第二弟子,阿難陀為佛侍者,讖摩長老尼為最上首之女弟子,烏婆羅般那(蓮華色)長老尼為第二女弟子。智慧成熟,為大出家,行大精進,於榕樹下受乳糜供養,往尼連禪河之畔,登上菩提道場,於阿說他(菩提)樹下得上正覺。」
  7. 波羅密,巴利語parami,是以大悲心與行善的方便善巧智為基礎的聖潔素質,例如佈施、持戒等;而且這些素質必須不受渴愛、我慢與邪見所污染。
  8. 《本生經》第1卷:大地震動,喜樂城住民等,不能起立,如世間末日之風,吹倒大沙羅樹,人人氣絕悶倒。磁瓶或其他陶工所器物,轉碾相擊粉碎。群眾戰恐,往燃燈世尊之處曰:「此龍之捲起耶?或此是鬼怪、天人、夜叉何者而起耶?非予等所知,然群眾皆起煩惱。此為世界之禍或福耶?請佛詳細示知。」燃燈佛曰:「汝等勿恐怖,此非降臨災禍之因,今日予曾預言:『善慧賢者,於未來世,成瞿曇佛。』彼今思惟十波羅蜜。依其法之威力,使一萬世界全體震動。」
  9. 明昆尊者《南傳菩薩道》:十波羅密可以再縮小為六波羅密,把性質有關聯的組成一個。六波羅密是佈施、持戒、忍辱、精進、禪那與智慧。
  10. 漢傳佛教《出曜經》: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昔我未成佛道時,興三不善念欲念恚念害念。」問曰:「爾時菩薩云何生欲念恚念害念耶?」答曰:「菩薩苦行六年勤勞,從苦起退,自還念昔日所更,追憶本時歌笑伎樂作倡,由是便生欲想。復聞調達竊自興意,欲奪宮人婇女,爾時便生恚想。二垢和同,於中便生害想。復次菩薩從苦行起,難陀、難陀波羅二女,以蘇麻油塗菩薩身,諸女天身極自柔軟狀如天女,於彼便生欲想愛想。時菩薩便作是念:『設彼五人給使我,不捨吾去者,何由使此女以油塗吾身?』爾時菩薩便興恚想亦興害想,二垢和同於中便生害想。爾時菩薩復生是念:『我今已生欲想,自損亦損他人,二事俱損。自損者,諸善功德盡捨而去,是謂自損。云何損他人?若食他信施,衣被飯食床臥具病瘦醫藥,不能消化,遂增塵勞不獲果實眾德有闕,是謂損他也。取要言之,二垢和同者便生害想。是時,菩薩厭患二事,求滅不善想,以忍之力降魔勞怨,永棄亂想不生惡念,速成道果。』」
  11. 馬哈希尊者《毗婆舍那講記》:佛陀教導我們相信業與因果來行布施,而非教導我們在布施時思惟無常、苦、無我三相。
  12. 明昆尊者《南傳菩薩道》:當施者發願欲成為快樂的人或天神時,其佈施是下等的;當他發願證悟弟子菩提或辟支菩提時,其佈施是為中等;當他發願欲證得三藐三菩提或正等正覺時,其佈施是為上等。 [菩提或覺悟是指四個道智。古代聖者勸告我們,若欲使所做的佈施成為脫離生死輪迴的助緣(不輪轉依止),我們就絕對不可以隨便的態度來做佈施,應該在佈施時認真地發願欲證悟三種菩提之一。]
  13. 《本生經》第6卷 三四〇 維薩易哈長者本生譚:帝釋天知不能遮,問曰:「汝何故行施?」答曰:「予不望為帝釋天與梵天而行施,予望為一切智者而行施。」帝釋天聞彼之語大喜,以手撫其背,於此瞬間,完全如同飽食之人,全身充滿活力。帝釋天以其威力,使其財寶完全如以前毫無區別。帝釋天云:「大長者!君自今以後,每日以百二十萬金行施。」使其家之寶,無限增殖,帝釋別長者歸自己之處而去。
  14. 《彌蘭王問經》 第17卷 第八品 第五 毘善達羅王之問:「大王!一切之菩薩亦布施妻子。非唯毘善達羅王布施妻子。」
  15. 《本生經》 第26卷 五四七 毘輸安呾囉王子本生史譚
    吾不憎兩兒 亦不憎曼坻 吾愛一切智 愛此故吾施
  16. 上座部佛教《本生經》第16卷:如是六人之王承繼王位,六人之獵師死於雪山。第七代之王所遣第七次之獵師自思:「予今日捕得,予今日捕得。」如是七年之間,未能捕得。獵師自思:「何以此孔雀之足,不於任何網中來食?」於是在彼處看守,見彼朝夕誦救護咒,獵人最後推定:「在此場所,無他孔雀,此鳥必為修梵行者,彼依梵行之力與救護咒之力而不為網捕。」於是往近處捕一雌孔雀,以拍手之音,使之鳴舉叫聲,拍手使之舞踊,馴熟之後,攜往山處,於菩薩稱誦救護咒間,於近處張網,彈指出音,使雌孔雀揚起叫聲。孔雀聞彼女之鳴聲,於是七百年間靜止之煩惱,如蛇被擊打時昂起鎌首,而彼為煩惱所惱,不能稱念救護之咒,急往彼女之近前,由空中降下,足踏入網。七百年間未能捕捉之網,瞬間捕捉其足而縛之。
  17. 17.0 17.1 17.2 明昆尊者《南傳菩薩道》:[無記唯作心只是阿羅漢才有的,因此跟還是凡夫的菩薩無關。果報心(也作異熟心)是由於過去的業力而自動生起。因此與這兩種心識相應的智慧並不算是智慧波羅蜜。]在成就智慧波羅蜜時,菩薩只是專注於修習世間智慧至最高層次。在三十七菩提分裡的五根,其中一個是慧根。這慧根有兩種,即世間與出世間。出世間慧根並不包括在菩薩所修習的智慧波羅蜜之內。只有在證悟道果之前,與世間善心相應的智慧才是菩薩所修習的智慧波羅蜜。
  18. 上座部佛教《本生經》第16卷:大士如是云,使獵師恐懼地獄。實則彼已成就為辟支菩薩之波羅蜜,如一成熟之蓮華尚在尋求觸及太陽之光線,彼已得完全智而生活。彼聞其法語立即領解諸行,知悉三法印,證得辟支佛智。此一知解與大士之由網解脫為同一瞬間。
  19. 明昆尊者《南傳菩薩道》: 《律藏‧附隨篇》裡提及五種一般人認為有功德的佈施,但是事實上卻是有害而無功德之惡施。它們是:
    一、佈施酒與麻醉品;
    二、辦戲場;
    三、提供妓女給想要享受性交之人;
    四、把公牛放進母牛群中去交配;
    五、畫或佈施春宮圖。
    佛陀把這些佈施形容為惡施,因為在其中是不可能有善思的。有些人以為提供白粉給由於沒有毒吸而將近死亡的吸毒者是一種善的命施,但是事實上它並無功德,因為是惡心促使人們佈施不適於服用的白粉。對於佈施其他麻醉品也是如此。
    《本生經註》述及維山達拉菩薩所做的大佈施也包括了所陳列的酒。
    有些人在嘗試解說為何維山達拉王的佈施也把酒包括在內時,說他在佈施時並沒有提供酒給人飲用的念頭,以及是由思來決定佈施是否有功德,所以並無涉及惡思。他只是為了避免人們批評他的大佈施裡沒有酒而已。(但是這種推理是站不住腳的。)像維山達拉王般的偉人是不會擔心他人批評的,尤其是對無理的批評。事實上罪惡只在於飲酒,若把酒適當地用來做藥是無罪惡的。因此我們應該看待他的大佈施包括酒的目的即在於此。
  20. The Eight-Precept Observance
  21. 《相應部55相應7經》:再者,屋主們!聖弟子這樣深慮:『如果有人與我的妻子們性交,那不是我所愛的、合意的;如果我與他人的妻子們性交,對他人來說,那也是不愛、不合意的。凡我不愛、不合意之法,別人也不愛、不合意;凡我不愛、不合意之法,我怎能施加於別人呢!』他像這樣省察後,自己是離邪淫者,且勸導別人戒絕邪淫,稱讚戒絕邪淫,這樣,這是身行儀的三方面被清淨。
  22. 《中部41經》:又,他是邪淫者:他與那些被母親守護[、被父親守護、被兄弟守護、被姊妹守護、被親族守護、被氏族守護、被法守護、有夫、有懲罰保護、乃至被套過花環(已訂婚)]那樣的女子性交。
       他捨斷邪淫後,是離邪淫者:他不與那些被母親守護[、被父親守護、被兄弟守護、被姊妹守護、被親族守護、被氏族守護、被法守護、有夫、有懲罰保護、乃至被套過花環(已訂婚)那樣的女子]性交。
  23. 《阿毗達摩概要精解》:「邪欲樂行」(邪淫)裡的「欲樂」是指「性交」;「邪行」是指「低賤及實應受到譴責的行為」。「邪欲樂行」的特相是生起於身門的思(cetanā,意願),具有侵犯自己無權同其行房者的不如法意念。於此,男人無權與之行房者是:(甲)十種未婚女人,即:一、為母所護;二、為父所護;三、為父母所護;四、為兄弟所護;五、為姐妹所護;六、為親戚所護;七、為族人所護;八、為宗教導師所護;九、已訂婚;十、正受懲罰;以及(乙)十種已婚女人,即:一、以錢財買來(的妻子);二、自願為人妻者;三、為了財富而為人妻者;四、為了服飾而為人妻者;五、由雙親執行婚禮,把新郎新娘之手浸入一隻碗裡的水,而如法地成為人妻者;六、從社會階級較低階層裡獲得的妻子;七、奴隸妻;八、傭人妻;九、戰俘妻;十、短暫的妻子。
  24. 馬哈希尊者《轉法輪經講記》:在此應解釋何謂「邪淫」。有二十種女性,任何男性都不應與之發生性關係。詳細地說,若男性和以下的女性發生性關係,便構成邪淫:在父親、母親、〔父母親、〕兄弟、姊妹、親戚、宗族長輩或同參道友監護下的少女、已婚女子以及已訂婚的少女;已婚或訂婚的女子,若和其他男子有性關係,也構成邪淫。能避免如此的不善業,即是正業。
  25. 《奉持八關齋戒》: 這二十種女人是: 1.由其母親照料的女子。 2.由其父親照料的女子。 3.由其父親和母親照料的女子。 4.由其兄弟照料的女子。 5.由其姐妹照料的女子。 6.由其親屬照料的女子。 7.由其同族照料的女子。 8.由同師門下修行佛法的弟子所照料的女子。 9.由其丈夫照料的女子。 10.和男子有不規矩的行為(國王對男子處以罰款),某姓某地的女子。 11.男子購買其賣身契並娶為妻的女子。 12.自願與男子共同生活的女子。 13.因男子的財產而成人妻的女子。 14.因希求如衣服之類的物品而為人妻的赤貧女子。 15.已接受男子求婚,並經過莊嚴宣誓的女子。在莊嚴的宣誓中,家長們牽著新郎新娘的手,放入一盆水中,祝福說:“願你們倆互愛對方,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不分離,就如這盆裡的水不分開。” 16.男子解脫女子重負後,娶其為妻的女子。 17.與男子結婚的奴隸女子。 18.與男子結婚的有工作的女子。 19.男子在戰鬥中贏得並與結婚的女子。 20.和男子生活一段時間並認其為妻的女子。
  26. 上座部佛教《本生經》第3卷:經過時日,彼女示以女性之魅力與嬌態,遂使仙人破戒,失去禪定,於是仙人伴女住於森林。女勸仙人曰:「住此森林,無能發展,宜往諸人所居之處。」於是仙人伴女往國境之村,於其處賣棗椰子之實,以維生計而養女。因彼賣棗椰子之實為生活,人人呼彼為棗椰子賢人以示愛好。村人等與彼金錢,向彼云:「請住於此處,教我等知事之善惡。」村人使彼住於村入口處之小屋中。
  27. 上座部佛教《本生經》第3卷:兩人共皆捨世,赴森林之住所,於是得五神通、八等至。如是彼等死後生梵天界。
  28. 上座部佛教《本生經》第16卷:爾時達利穆迦自思:「今宮苑之中無人居住。」彼往坐王之石牀,爾時彼之面前忽有一枯葉落下,彼見落葉,悟諸行無常,覺得三 法印,使大地震動,悟入辟支佛之境地。即此瞬間,彼滅居士之相,神通及不可思議之衣鉢由虛空降來,著 於彼之身體,而立即具足八要具,成就行住坐臥之威相,如百歲長老之狀。依神通力飛翔於虛空, 往難陀姆羅岩窟而去。
  29. 29.0 29.1 明昆長老《南傳菩薩道》:辟支佛也是無師自通地覺悟了四聖諦,卻無論如何都沒有能力教導與使他人覺悟。在親自覺悟了道、果與涅槃之後,他無法解說這些證悟的體驗,因為他沒有掌握對於這些出世間法的恰當文字。因此,辟支佛對四聖諦的智慧(dhammābhisamaya,法現觀)被論師們譬喻為啞巴的夢或文盲農夫無法以文字來形容的生活體驗。因此辟支佛已自渡,然而卻不能渡他。辟支佛可以為那些出家為比丘的人剃度,他們也可以教人「等正行儀學」(ābhisamācārika),說道:「你應該如此平靜地向前走、向後退、看、說等」。但是卻不能教人如何分別名色(nāma-rūpa)以及觀照它們的三相(三法印:即無常、苦和無我)等等,以使他人覺悟道與果。
  30. 上座部佛教《本生經》第16卷
    王聞之,說彼因煩惱而自縛之事,唱第二之偈:
    我被繫縛染障礙     婆羅門!我已處於愛慾中
    可怖諸相不得斷     常行精進積善根
    菩薩云:「予不能出家。」。
  31. 上座部佛教《本生經》第16卷
    辟支佛達利穆迦則不斷念,為次之說法:
    充滿愛慾與邪念     友之慈勸皆成空
    常念此世思愛戀     愚人常沒世流轉
    眾生墮入可怖獄     糞尿污穢皆充滿
    如是有情執身見     欲念之中不斷貪

    彼說以上二偈,如此達利穆迦辟支佛說胎動及由胎動所生之苦,今更說由生產所生之苦:

    穢污所覆惡血污     污穢羊水兒產出
    是故此身所觸者     一切不悅苦惱因
    不說他聞說嘗見     憶出種種不善業

    彼唱一偈半。

    今佛現等覺者云:「如是彼辟支佛依善巧之所說,救王超脫。」唱最後之後半偈:

    種種微妙之偈文     達利穆迦悟賢者

    辟支佛說諸欲之罪障,解釋自己之所說:「大王!今出家或不然,無論如何,我已說諸欲是苦, 出家為幸福,向王說明,王今熟慮。」彼諫言已畢,如金色之鵞王昇入雲中而沒其姿,歸還難陀姆 羅之岩窟。
  32. 上座部佛教《本生經》第16卷:苦行者以自己之出生尊貴,起高慢之心,不能入於禪定,爾時有一辟支佛,知其高慢,自思:「此非卑者,彼乃成佛之人物,於此劫即將成為一切智者。予將使其高慢得以制御,到達禪定。」於是彼由自己所坐之草庵出來,自北部雪山而下,坐於彼苦行者石板之上。苦行者出,見他人坐自己之座席,彼因高慢不能自制,來至近前,彈指鳴聲云:「汝應識相,卑下者!汝非人之和尚沙門,為何坐予之座位?」於是彼曰:「善男子!何故爾為高慢?予為辟支佛智慧之知達者。爾於此劫將為一切知之覺者,乃為成佛之人物,滿諸波羅蜜,經如是如是之劫而成佛,成佛時將名悉達多。」於是將名、姓、族及第一弟子等悉皆告之,並云:「爾何故高慢粗暴?於爾實不相應。」彼與以教誡。苦行者雖受如是言後,並未向彼敬禮,亦未問及何時成佛,於是辟支佛云:「爾應知爾之生不如予之德之價值偉大,若爾能修行,亦將如予之飛行於虛空。」於是昇至虛空,以自己之足塵,於彼之結髮之上,撒一圓圈,往北部雪山而去。
    苦行者於彼行時,為悲痛所襲,彼思:「此沙門以如此沉重之身體,而如木桶之狀,懸空而步行。予自請生身尊貴,而向如是之辟支佛不與敬禮,亦未問予何時成佛,此予之出生又有何益?此世惟有戒行,最為偉大,予之高慢增上,必將墮入地獄。在此未能抑制高慢之內,將不往探求樹實。」於是入草庵,為制御高慢入布薩會,坐於筵席之上。此賢善男子制御高慢終了,行十徧處,實現神通與禪定,於是往經行臺之一端,坐於座席之上。
  33. 《相應部》12相應4經
  34. 《相應部》12相應10經
  35. 《相應部》14相應31經
  36. 《相應部》14相應31經
  37. 《相應部》14相應31經
  38. 《相應部》47相應12經
      大德!猶如國王邊境的城市,有堅固的壁壘,堅固的城牆與城門,只有一道門,在那裡的賢智、能幹、有智慧守門人阻止陌生人,而使熟人進入。當他依序環繞整個城市的道路時,不可能看到城牆有甚至貓能出去大小的間隙或裂口,他這麼想:『凡任何夠大的生物進出這城市,都僅能經由此門進出。』同樣的,大德!我已知道法的類比:『大德!凡那些存在於過去世的阿羅漢、遍正覺者;那一切世尊都捨斷心的隨雜染、慧的減弱之五蓋後,在四念住上心善建立,如實修習七覺支後,現正覺無上遍正覺。大德!凡那些將存在於未來世的阿羅漢、遍正覺者;那一切世尊也都捨斷心的隨雜染、慧的減弱之五蓋後,在四念住上心善建立,如實修習七覺支後,將現正覺無上遍正覺。大德!現在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也捨斷心的隨雜染、慧的減弱之五蓋後,在四念住上心善建立,如實修習七覺支後,現正覺無上遍正覺。』」
      「舍利弗!好!好!舍利弗!因此,在這裡,你應該經常對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說此法的教說,舍利弗!對愚鈍男子們來說,會有對如來的懷疑或疑惑,他們聽聞此法的教說後,對如來的懷疑或疑惑將被捨斷。」
  39. 《相應部》47相應14經:比丘們!凡那些存在於過去世的阿羅漢、遍正覺者,那些世尊也有這樣最勝的一對弟子,猶如我的舍利弗、目揵連;凡那些存在於未來世的阿羅漢、遍正覺者,那些世尊也必有這樣最勝的一對弟子,猶如我的舍利弗、目揵連。
  40. 《相應部》51相應11經
  41. 《相應部》51相應21經
  42. 42.0 42.1 《相應部》56相應11經
      有一次,世尊住在波羅奈鹿野苑的仙人墜落處。
      在那裡,世尊召喚[那]群五比丘們:
      「比丘們!有兩個極端,不應該被出家人實行,哪兩個呢?這在欲上之欲樂的實行:下劣的、粗俗的、一般人的、非聖者的、無益的,以及這自我折磨的實行:苦的、非聖者的、無益的。比丘們!不往這兩個極端後,有被如來現正覺、作眼、作智,導向寂靜、證智、正覺、涅槃的中道。
      比丘們!但什麼是那被如來現正覺、作眼、作智,導向寂靜、證智、正覺、涅槃的中道呢?就是這八支聖道,即:正見、正志、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
      比丘們!這是那被如來現正覺、作眼、作智,導向寂靜、證智、正覺、涅槃的中道。
  43. 《相應部》56相應24經:   起源於舍衛城。
      「比丘們!凡過去世任何已如實現正覺的阿羅漢、遍正覺者,他們都如實現正覺四聖諦。
      比丘們!凡未來世任何將如實現正覺的阿羅漢、遍正覺者,他們都將如實現正覺四聖諦。
      比丘們!凡現在任何如實現正覺的阿羅漢、遍正覺者,他們都如實現正覺了四聖諦。
      哪四個呢?苦聖諦、苦集聖諦、苦滅聖諦、導向苦滅道跡聖諦。
      比丘們!凡過去世任何已如實現正覺的阿羅漢、遍正覺者,……(中略)將[如實]現正覺……(中略)[如實]現正覺,他們都如實現正覺這四聖諦。
      比丘們!因此,在這裡,『這是苦』應該作努力,……(中略)『這是導向苦滅道跡』應該作努力。」
  44. 《中部》123經
      那時,世尊召喚尊者阿難:
      「阿難!因此,在這裡,請你說明更多如來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此:『阿難!菩薩具念、正知地往生兜率天。』大德!菩薩具念、正知地往生兜率天者,大德!我憶持如來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此:『阿難!菩薩具念、正知地存續於兜率天中。』大德!菩薩具念、正知地存續於兜率天中者,大德!我憶持如來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此:『阿難!菩薩盡其壽命地存續於兜率天中。』大德!菩薩盡其壽命地存續於兜率天中者,大德!我憶持如來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大德!我在世尊面前聽聞、領受此:『阿難!菩薩從兜率天死去後,具念、正知地入母胎。』大德!菩薩從兜率天死去後,具念、正知地入母胎者,大德!我憶持如來這不可思議的未曾有法。」
  45. 《長部》14經:比丘們!毘婆尸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是剎帝利血統,生於剎帝利家中,比丘們!尸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是剎帝利血統,生於剎帝利家中,比丘們!毘舍浮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是剎帝利血統,生於剎帝利家中,比丘們!拘留孫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是婆羅門血統,生於婆羅門家中,比丘們!拘那含牟尼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是婆羅門血統,生於婆羅門家中,比丘們!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是婆羅門血統,生於婆羅門家中,比丘們!我現在阿羅漢、遍正覺者是剎帝利血統,生於剎帝利家中。
  46. 《長部》14經:  比丘們!毘婆尸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在波吒梨樹下現正覺,比丘們!尸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在分陀利樹下現正覺,比丘們!毘舍浮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在沙羅樹下現正覺,比丘們!拘留孫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在金合歡樹下現正覺,比丘們!拘那含牟尼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在優曇鉢果樹下現正覺,比丘們!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在尼拘律樹下現正覺,比丘們!我現在阿羅漢、遍正覺者在菩提樹下現正覺。
  47. 《長部》14經
      比丘們!毘婆尸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的父親是名叫邦都馬的國王,生母是名叫邦都馬低的皇后,邦都馬國王的王都是名叫邦都馬低的城市。
      比丘們!尸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的父親是名叫明相的國王,生母是名叫有光明的皇后,明相國王的王都是名叫有明相的城市。
      比丘們!毘舍浮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的父親是名善降落的國王,生母是名叫有雨的皇后,善降落國王的王都是名叫優勝的城市。
      比丘們!拘留孫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的父親是名叫火施的婆羅門,生母是名叫枝條的婆羅門女,比丘們!那時的國王名叫安穩(差摩),安穩國王的王都是名叫有安穩的城市。
      比丘們!拘那含牟尼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的父親是名叫犧牲施的婆羅門,生母是名叫鬱多羅的婆羅門女,比丘們!那時的國王名叫淨潔,淨潔國王的王都是名叫有潔淨的城市。
      比丘們!迦葉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的父親是名叫梵施的婆羅門,生母是名叫有財的婆羅門女,比丘們!那時的國王名叫居居,居居國王的王都是名叫波羅奈的城市。
      比丘們!我現在的父親是名叫淨飯的國王,生母是名叫摩耶的皇后,王都是名叫迦毘羅衛的城市。
  48. 《長部》14經:比丘們!這是常法:當菩薩從兜率天死去後,具念、正知地入母胎。
  49. 《長部》16經:  那時,世尊召喚比丘們:
      「比丘們!凡那些存在於過去世的阿羅漢、遍正覺者,都有那些世尊的這第一隨侍,猶如我的阿難;凡那些存在於未來世的阿羅漢、遍正覺者,也都有那些世尊的這第一隨侍,猶如我的阿難。」
  50. 《長部》26經:比丘們!在人類八萬歲時期,名為彌勒的世尊、阿羅漢、遍正覺者、明與行具足者、善逝、世間知者、被調伏人的無上調御者、人天之師、佛陀、世尊出現於世間,猶如現在阿羅漢、遍正覺者、明與行具足者、善逝、世間知者、被調伏人的無上調御者、人天之師、佛陀、世尊的我出現於世間,他以證智自作證後,將為這包括天、魔、梵的世界;包括沙門、婆羅門的世代;包括諸天、人宣說,猶如現在我以證智自作證後,為這包括天、魔、梵的世界;包括沙門、婆羅門的世代;包括諸天、人宣說,他將教導開頭是善、中間是善、終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的法,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的梵行,猶如現在我教導開頭是善、中間是善、終結是善;意義正確、辭句正確的法,說明唯獨圓滿、遍清淨的梵行,他將照顧數千位比丘僧團,猶如現在我照顧數百位比丘僧團。
  51. 《長部28經/能淨信經》
    又,大德!如果這麼問我:『舍利弗道友!過去世有其他沙門、婆羅門與世尊相同正覺嗎?』大德!當被這麼問時,我會說:『是。』
    『舍利弗道友!未來世將有其他沙門、婆羅門與世尊相同正覺嗎?』大德!當被這麼問時,我會說:『是。』

    『舍利弗道友!現在有其他沙門、婆羅門與世尊相同正覺嗎?』大德!當被這麼問時,我會說:『不。』

    又,大德!如果這麼問我:『尊者舍利弗!為什麼一個允許、一個不允許呢?』
    大德!當被這麼問時,我會這麼解說:『道友!我在世尊面前聽到、領受這樣:「過去世有阿羅漢、遍正覺者與我相同正覺。」
    道友!我在世尊面前聽到、領受這樣:「未來世將有阿羅漢、遍正覺者與我相同正覺。」
    道友!我在世尊面前聽到、領受這樣:「這是不可能的、沒機會的:在一個世間界中會同時出現兩位阿羅漢、遍正覺者,這是不可能的。」』
    大德!當被這麼問而我這麼解說時,是否為世尊的所說之說,而且不以不實而毀謗世尊,法、隨法地解說了,而任何如法的種種說不來到應該被呵責處嗎?」 「舍利弗!當你這麼解說時,確實是我的所說之說,而且不以不實而毀謗我,法、隨法地解說了,而任何如法的種種說不來到應該被呵責處。」
  52. 《增支部》3集138經
      「比丘們!當我正覺以前,還是未現正覺的菩薩時,這麼想:『什麼是世間中的樂味、過患、出離?』比丘們!我這麼想:『凡緣於世間而生起樂與喜悅,這是世間的樂味;凡世間是無常的、苦的、變易法,這是世間的過患;凡對於世間之欲貪的調伏、欲貪的捨斷,這是世間的出離。
      比丘們!只要我對這世間不這樣如實證知:樂味是樂味、過患是過患、出離是出離,比丘們!我在這包括天、魔、梵的世間;包括沙門、婆羅門、天、人的世代中,不自稱『已現正覺無上遍正覺』。
      比丘們!但當我對這世間這樣如實證知:樂味是樂味、過患是過患、出離是出離,比丘們!我在這包括天、魔、梵的世間;包括沙門、婆羅門、天、人的世代中,才自稱『已現正覺無上遍正覺』。又,我的智與見生起:『我的解脫不可動搖,這是我最後一次的生,現在,沒有再生了。』」
  53. 《增支部》3集138經
  54. 《本生經》第1卷:菩薩考慮對天人等之承諾,遂行時機、國土、地方、家系、母親及其壽命之五大觀察。其中第一觀察時機:「何時為好時機,何時為非好時機?」於此多〔人間之〕壽命,由十萬歲增時,非好時機。何以故,爾時生物不知生老死,因而佛之說法不具三特相之莊嚴。彼等雖聞無常、苦、無我之說,訝異「此究為何事」,雖聞而不思信,故不理解;不理解則化導無効,故非好時機。但由百歲壽命減少時亦非好時機。何以故,此時生物滿溢煩惱,滿溢煩惱而受教不從,如附水之印,立即消失,故亦非好時機。因此由十萬歲以下,百歲以上壽命之長度,為好時機。是時人壽百歲,大士知今應出世之時。
  55. 《本生經》第1卷:然後為洲之觀察,對四洲及其屬島一併觀察:「諸佛不出於三洲,唯只生閻浮提。」此為觀察洲。然,「此閻浮提為大洲,廣有一萬由旬,諸佛生於何方?」此為觀察地方。於是觀察中部地方,中部地方者:「東之方位,有迦旦遮羅村,越此有大沙羅樹,此前為邊鄙地方,由彼至此為中部地方。東南方位有沙羅羅瓦底河,此前為邊鄙地方,由彼至此為中部地方。南之方位有白木調村,越此為邊鄙地方,由彼至此為中部地方。西之方位有土拿婆羅門村落,此前為邊鄙地方,由彼至此為中部地方。北之方位有烏西拉達迦山,此前為邊鄙地方,由彼至此為中部地方。」此為律藏中所說之中部地方,其長三百由旬,幅二百五十由旬,周圍九百由旬。此中部地方中,有佛、辟支佛之上首弟子二人、大弟子共八十人,有轉輪王、其他有大偉力剎帝利、婆羅門、居士之富豪等出生。彼決心謂:「此處為迦毗羅衛都城,予須於彼處出生。」
  56. 《本生經》第1卷:其次為家系觀察:「諸佛不生毗舍與首陀之家,唯生於受人尊敬之剎帝利與婆羅門此二種族。今剎帝利為世界之人所敬,予將生此一族中。淨飯王為予之父。」
  57. 《佛種姓經》
    於此賢劫有三人之導師,為拘留孫、拘那含牟尼及導師迦葉。
    予今成正覺者,彌勒亦將成正覺者。此等之此五人佛,為賢世間之慈愍者。
  58. 明昆尊者《南傳菩薩道》: 在菩薩被授記時已可分為三類:
    一、 敏知者菩薩(略開智者菩薩,ugghāṭitaññū bodhisatta);
    二、 廣演知者菩薩(vipañcitaññū bodhisatta);
    三、 所引導者菩薩(neyya bodhisatta)。
    (一)如果「敏知者菩薩」有意在他被授記的那一世證得弟子菩提(sāvaka-bodhi),即成為阿羅漢,他有能力在佛陀還未講完一首四行偈的第三行時,即證得阿羅漢果,連同六神通與四無礙解智(paṭisambhidāñāṇa)。這是被授記的八條件之一。
    (二)如果「廣演知者菩薩」有意在他被授記的那一世證得弟子菩提,他有能力在佛陀還未講完一首四行偈的第四行時,即證得阿羅漢果,連同六神通與四無礙解智。
    (三)如果「所引導者菩薩」有意在他被授記的那一世證得弟子菩提,他有能力在佛陀剛講完一首四行偈的第四行時,即證得阿羅漢果,連同六神通與四無礙解智。
  59. 明昆尊者《南傳菩薩道》:然而,作為菩薩所修習的第四個波羅蜜的智慧,應該只是包括了道果智與一切知智之前的智慧。在此並沒有關係到菩薩在最後一世所證悟的智慧。在直到最後一世之前,菩薩所修的智慧波羅蜜只是到達觀智的行捨智的第一部份。後面部份的行捨智將會直接導向道智。所以在最後一世之前菩薩不會嘗試去跨越第一部份,因為若他如此做,他就會證悟道果而成為聖者,以及證入涅槃。這樣他就不能成佛。因此我們應注意到菩薩所修的智慧波羅蜜只到行捨智的第一部份而已。
  60. 阿姜念《身念處禪觀修法》: 此智在是在通往道智(第十四階智)的道剎那生起時所引發的智慧,而此智不同於前面其他階智的地方是此智以涅槃為所緣(出世間),但心仍屬於世間。雖然不再以身心為所緣,但此智尚未完全達到出世間,而前一階智的心和所緣都還屬於世間。
    在此智中,心的智慧使修行者從凡夫轉變成聖人,這是在生死輪迴中,心第一次以涅槃為所緣,雖然是以涅槃為所緣,但此智還無法斷惑。
    阿姜念說此智就好像剛開始從事一件工作的工人,對他的工作尚未完全熟悉一樣──這即是為什麼此智還無法完全斷惑的原因。
  61. 馬哈希尊者《毗婆舍那講記》:菩薩觀見三界內外一切法之生、滅,藉此修習毗婆舍那。所以佛陀說:菩薩觀五取蘊生滅,依序引發諸毗婆舍那智,接著,先以「預流道」,證知涅槃。其後,他以同樣的方式修習毗婆舍那,並藉由「一來道」證知涅槃。再者,他又繼續修習毗婆舍那,再依「不還道」證知涅槃。然後,他又繼續修毗婆舍那,以稱為「漏盡智」的「阿羅漢道」證知涅槃,成為具備「一切知智」的佛陀。
  62. 明昆長老《南傳菩薩道》:菩提(bodhi,覺悟)是指四個道智(maggañāṇa)。一切知智(sabbaññutañāṇa)可以有或沒有跟它一同生起。
  63. 明昆尊者《南傳菩薩道》:他是以無需導師之助的「波羅蜜思擇智」(pāramī-pavicaya-ñāṇa)省察諸波羅蜜。此智是證得一切知智的前提,接下來則是真實地實踐與逐一地圓滿諸波羅蜜。
  64. 《本生經》第11卷 四三一 哈利達仙本生譚:原以菩薩依場合於五戒之中,雖有破殺生、偷盜、邪淫、飲酒之戒,但妄語——妄語破事物之條理、與虛偽為伴侶——此戒決不可破。
  65. 《本生經》第5卷 二七九 鶴本生譚:日波羅奈國梵與王治國時,菩薩生於迦尸族某村之某家。達成年後,不營耕作、商業等生計,率五百之盜賊,為彼等之首領,為打搶劫盜等生活。
  66. 班迪達尊者《解脫道上》:我想用一個故事來說明「癡」。佛陀有一世是名為訶黎塔恰 (Haritaca)的隱士。他本是個百萬富翁,後來被法所感動,離世出家成為隱士,並證得了禪那與神通。某個雨季,他離開森林遊行到一位國王的花園。那國王是尊者阿難的前世。國王很敬愛隱士,供養他種種資具。後來,國內發生叛亂,國王必須親自去征服叛軍。國王 在出征前,交待皇后好好照料隱士的種種所需。有一天,皇后在王宮裡為隱士備好了食物,她穿好衣服,躺在床上等著。聽到隱士來時,她便急忙起身。這時,衣服卻掉了。隱士看見這一幕,無法控制自己的心,終至犯了不行淫的大戒。在此,隱士不僅被「纏縛愚癡」所擊敗—不知行為所引生的後果。因為他也違犯了不淫戒,所以也被「違犯愚癡」所擊敗。
    這個故事顯示,「癡」也能夠蒙蔽有智之人,即便擁有神通力,仍會受愚癡之火所燒。「癡」就如遍滿在毒樹裡的毒性一樣,隨時能夠發作。
    隱士因為這不善行而受到什麼樣的苦果呢?立即的苦果是,他失去了「禪那」和「神通」。另外還有後續的業果。因為,石頭無論輕或重,只要投到水中,一定會下沉。菩薩也不例外,無法避開自身行為的結果。
    這個故事的寓意是,接觸到可意所緣時,如果未保持正念、未覺察事物的真實本質,那麼,任何事都可能會發生。如果你吃了不好消化的食物,便需要服用有助消化的胃藥,如果你中毒,那麼你便需要解毒劑。「念」就好比是胃藥和解毒劑一樣。
    國王回到王宮後知道了這件事,如果他是一般人會發生什麼事?國王是阿難的前身,過去世已和菩薩一起修行,所以能夠原諒隱士。那隱士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後悔,努力修行再次獲得他原來的力量,並返回森林居住。
  67. 《本生經》第3卷 六六 優相本生譚:於此同時,仙人再得已失之禪定,坐於空中說法,以教誡國王,然後飛行於空中,抵達雪山,其後決不再歸返人間之道。如是勉勵梵行,由禪定而不墮,遂得生梵天界中。
  68. 明昆尊者《南傳菩薩道》:每當他由於所造的惡業投生到惡趣時(譬如在他身為德米亞王子的前二世投生在增盛地獄裡時),他不會跟其他的眾生一樣感到極度的痛苦,反而培育起更強的悚懼智。
  69. 明昆尊者《南傳菩薩道》:在將要開悟的最後一世裡,在出家後他會至少修苦行七天。過後,在將快開悟時,他會坐在菩提樹下的金剛座上,下決心奮鬥,想:「且讓我剩下皮,且讓我剩下腱,且讓我剩下骨頭,且讓我的血肉乾枯。除非能證悟一切知智,否則我絕不從此座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