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用

出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至導覽跳至搜尋

作用(巴利語:kiccani),在心路過程離心路過程心裡,八十九心一共執行了十四種作用。八十九心依作用而分類,即:1、結生;2、有分;3、轉向;4、;5、;6、;7、;8、;9、領受;10、推度;11、確定;12、速行;13、彼所緣;14、死亡[1]


概述

在《論藏》最後一部《發趣論》中,出現了一些新用語,主要是關於心作用的。那裡既有已出現論書的先驅《無礙解道》及《義釋》的結生(paṭisandhi)、向轉(āvajjana)等語,也有初見於《發趣論》的有分(bhavaṅga潛在意識)、遍作(parikamma準備作用)、近行(upacāra)前階段)、種姓(gotrabhū)、隨順(anuloma)、彼所緣(tadārammaṇa)等語。作為作用而無專用語的,在注釋書才命名的例如領受(sampaṭicchana)、推度(santīraṇa)、確定(voṭṭhapana)、速行(javana)等。[2]


1、結生paṭisandhi):在投生那一刻執行的作用名為結生,因為它把新一生與前世連接起來。執行這作用的結生心(paṭisandhicitta)在每一世里都只出現一次,即在投生的那一剎那。[3]

2、有分bhavaṅga):巴利文bhavaṅga的意思是『生命』(bhava,有)的『成份』或『因素』(aṅga),即是生存不可或缺的條件。心的有分作用是:保持在一世當中,從投生至死亡之間的生命流不會中斷。在結生心生滅之後,緊接著生起的是有分心;此有分心與結生心是同一種果報心,但執行不同的作用,即保持生命流不會中斷。每當沒有心路過程發生時,有分心即會於每一剎那中生滅;最為明顯的即是在無夢熟睡的時候,但在清醍的時候,它也在諸心路過程之間出現無數次。

當某個目標撞擊根門時,有分心即會被中止,而活躍的心路過程也就生起,以識知該目標。一旦心路過程結束,有分心就會即刻再生起,直到下一個心路過程發生為止。如此,在不活躍的階段,有分心即會在每一個心識剎那裡生滅,就有如河水之流一般,它絕不會連續保持靜止於兩個心識剎那。

3、轉向āvajjana):當目標撞擊任何一個根門或意門時,即會有一個名為『有分波動』(bhavaṅga-calana)的心識剎那發生,有分心於此『波動』了一個心識剎那。繼之而來的心識剎那名為『有分斷』(bhavaṅga-upaccheda),有分心之流於此被截斷。緊接而生起的心即轉向五門或意門的目標。這轉向於目標的作用名為『轉向』。

4~8、等等':在五根門的心路過程里,轉向剎那之後生起的是一個直接識知該撞擊根門的目標的心。此心及其所執行的特定作用決定於該目標的本質。若該目標是顏色,眼識即會生起;若該目標是聲音,耳識即會生起,等等。它們是很基本的心,生起於辨別的階段之前,只是先簡單地體驗該目標。

9~11、領受等等:於五根門的心路過程,在眼識等之後,依次序生起的心個別執行『領受』(sampaṭicchana)、『推度』(santīraṇa)與『確定』(votthapana)該目標的作用。於意門心路過程,並沒有這些作用(五門轉向、看、領受等等)發生;反之,緊接著有分斷之後生起的即是『意門轉向』,中間並沒有任何其他作用。

12、速行javana):直譯巴利文javana的意思是『迅速地跑』。在心路過程里,這是確定之後的心識作用,由一系列的心(一般上是七個同樣的心)執行,『快速地跑』向目標以識知它。在道德的角度,這速行階段是最為重要,因為善或不善的心即是在這階段生起。

13、彼所緣tadārammaṇa):直譯巴利文tadārammaṇa的意思是『取它的所緣』,而代表緣取之前速行已識知的目標為自己的目標。在欲界心路過程里,當五門的目標是『極大所緣』或意門的目標是『清晰所緣』時,這種作用即會在速行的階段之後實行兩個心識剎那。但當目標並不明顯或不清晰,以及當心路過程並不屬於欲界時,這種作用即完全不會產生。在彼所緣之後(或當彼所緣沒發生時即是速行之後),心流即會再度沉入有分。

14、死亡cuti):死亡心是一世中的最後一個心,是一世的終結。此心與結生心和有分心是同一種心,也同樣是離心路過程心,屬於心路過程之外的心。它與後兩者的差別只在於作用不同,即:執行死亡。[3]

依階段分類,它們則成10種:巴利文ṭhāna(階段)是指一個心識剎那,而在每一心識剎那裡必定只能有一心生起。雖然有十四種心的作用,但看等五識的作用都發生在心路過程里的同一種階段,即在(五門)轉向與領受之間的(五識)階段。如是,14種作用發生在10個階段里。[3]


論藏記載

注釋書解釋

《解脫道論》卷第十[4]

「從有分心、轉見心、所受心、分別心、令起心、速心、彼事心。於是有分心者,是於此有根心如有牽縷。轉心者,於眼門色事夾緣故。以緣展轉諸界,依處有分心成起,有分心次第,彼為見色事成轉生轉心。轉心次第依眼應轉,現得見生見心。見心次第已見以心,現受生受心。受心次第以受義,現分別生分別心。分別心次第以分別義,現令起生令起心。令起心次第以令起義,由業心速行。速行心次第以速行義,不以方便生彼事果報心。從彼更度有分心。」


覺音尊者著《清淨道論》第十四·說蘊品

(2)(八十九心的十四作用)此等(八十九心)依十四種行相而轉起,即(一)結生,(二)有分,(三)轉向,(四)見,(五)聞,(六)嗅,(七)嘗,(八)觸,(九)領受,(十)推度,(十一)確定,(十二)速 行,(十三)彼所緣,(十四)死。怎樣的呢?即:

  • (一)(結生)由於八種欲界的善心(1~8)的潛力,而有情生於(六欲)天及人類之中的時候,便(轉起)八種有因的欲界異熟(42~49)(而結生);以及墮於人類之中的半擇迦等的人,而(轉起)力弱的二因的善異熟與舍俱的無因異熟意識界(41)而結生,這是他們(在前世的)臨終之時所現起的業,業相及趣相,不論以那一種為所緣而發生的,這是(由欲界的善心之力)轉起九異熟心而結生。其次由於色界(9~13),無色界(14~17)的善心之力,(有情)生於色,無色界的時候,便轉起九種色及無色界異熟(57~65)(而結生),這是他們(在前世的)臨終之時所現起的業及業相,不論以那一種為所緣而發生的。其次由於不善心之力,(有情)生於惡趣之時,便轉起一種不善異熟無因意識界(56),這是他們(在前世的)臨終之時所現起的業、業相、趣相,不論以那一種為所緣而發生的。如是當知這裡有十九種異熟識是依結生(的作用)而轉起的。
  • (二)(有分)當結生識(在懷孕時)息滅之時,即刻隨著那(十九異熟識中的)任何一種業的異熟的結生識,並於那(結生識的)同樣的所緣,起了(與結生識)類似的有分識(潛意識)。如是連續同樣的再再生起無數的有分識(生命流),如河流相似,甚至在無夢的酣睡之中,直至有別的心生起而來轉變它。如是當知依有分(作用)而起彼等(十九)識。
  • (三)(轉向)其次有分這樣相續轉起之時,若諸有情的(眼等)諸根獲得了取其所緣的機會,那時如果是色現於眼前,則眼淨(眼根)擊觸於色緣。由於擊觸之力,而有分(潛意識)波動;繼之於有分息滅之時,即於那同樣的色所緣,生起好像是有分的斷絕而行轉向(喚起認識的注意)作用的唯作意界(70)。於耳門等也是同樣的。如果六種所緣現於意門之時,在有分的波動之後,生起好像是有分的斷絕而行轉向作用的舍俱無因唯作意識界(71)。如是當知由轉向作用而起的唯作識。
  • (四~八)(見、聞、嗅、嘗、觸)其次在轉向之後,於眼門生起以眼淨(眼根)為所依而行見的作用的眼識(34~50),於耳門等生起行聞等作用的耳、鼻、舌、身識(35~38,51~54)。在此等識中,如果對好的及好的中境而起的為善異熟(34~38);如對不好的及不好的中境而起的為不善異熟(50~54)。如是當知依見、聞、嗅、嘗、觸(的作用)而起十異熟識。
  • (九)(領受)其次依照此等說法:『即在眼識界的生起和息滅之後,生起心、意、意思……乃至……是相當的意界』,所以即在眼識等之後,領受它們的境(認識的對象),即是說在善異熟(的前五識)之後而起善異熟(的意界)(39),在不善異熟(的前五識)之後而起不善異熟的意界(55)。如是當知依領受(的作用)而起二異熟識。
  • (十)(推度)其次依照此等的說法:『即在意界的生起和息滅之後,生起心、意、意思……乃至……是相當的意識界』,所以即是對意界所領受的境加以推度,即是說在不善異熟的意界之後而起不善異熟(意識界)(56),在善異熟(意界)之後對好的所緣而起喜俱的(善異熟無因意識界)(40),對好的中所緣而起舍俱的善異熟無因意識界(41)。如是當知依推度(作用)而起三異熟識。
  • (十一)(確定)其次即在推度之後,於那同樣的境上而起確定的舍俱唯作無因意識界(41)。如是當知依確定(作用)只起一唯作識。
  • (十二)(速行)其次在確定之後,如果色等所緣是強大的,即於那確定的同一境上,無論由八欲界善(1~8)或十二不善(22~33)或其他的九欲界唯作(72~80)中的那一種,速行了六或七的速行。這是先就(眼等)五門的方法說;其次於意門,則在意門轉向之後,以同樣的方法而起此等(二十九心的速行)。如果是從種性心之後(而起的速行),則從色界的五善(9~13),五唯作(81~85),從無色界的四善(14~17),四唯作(86~89)及從出世間的四道心(18~21),四果心(66~69)之中,獲得它們的緣而起速行。如是當知依速行(作用)而起五十五的善、不善、唯作,及異熟的識。
  • (十三)(彼所緣)其次如果於五門是極大(的色等所緣),及於意門是明了的所緣,則於速行之後--即於欲界的速行之末由於好的所緣等及宿業的速行心等而獲得各種緣,即以那些緣,於八種有因的欲界異熟(42~49)及三種異熟無因的意識界(40、41、56)之中,起了一種異熟識,它是隨著速行心而對於有分的所緣以外的另一所緣而速行二回或一回的(異熟識),好像暫時隨著逆流而行的船的流水一樣。這便是說,因為那異熟識本來可對有分的所緣而起,可是它卻以速行的所緣為自己的所緣而起,所以稱它為『彼所緣』。如是當知由於彼所緣(的作用)而起十一異熟識。
  • (十四)(死)其次在彼所緣之後,必再起有分。於有分斷時,再起轉向等。如是在心的相續中,獲得了緣,便於有分之後生起轉向,於轉向之後生起見等,這樣由於心的一定的法則,再再生起,直至於一有(一生)中的有分滅盡為止。那一生(有)之中最後的有分,因為是從生(有)而滅,故稱為『死』。所以這死心也(和結生及有分的識一樣)只有十九種。如是當知由於死(的作用)而起十九異熟識。

參見

注釋與引用

  1.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三章·杂项之概要:在这一篇里,八十九心是依作用而分类。《论藏》举出各种不同的心一共执行了十四种作用。这些作用是在心路过程里执行,或在心路过程之外,即于离心路过程心里执行。于作用之概要当中,作用有十四种,即:一、结生;二、有分;三、转向;四、看;五、听;六、嗅;七、尝;八、触;九、领受;十、推度;十一、确定;十二、速行;十三、彼所缘;以及十四、死亡。
  2. 日本水野宏元《巴利论书解说·发趣论》
  3. 3.0 3.1 3.2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三章·杂项之概要
  4. 《大正藏》No.1648 《解脱道论》优波底沙造,梁·僧伽婆罗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