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座部佛教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到导航跳到搜索

上座部佛教(巴利文:theravāda)又称作南传佛教巴利语系佛教巴利佛教,属上座部分别说系大寺派传承,流传于斯里兰卡、缅甸、泰国、柬埔寨、老挝等南亚和东南亚国家和地区。上座部佛教巴利三藏和注疏有完整解说菩萨成佛之道的《南传菩萨道》、成独觉佛(辟支佛)之道、成声闻阿拉汉(阿羅漢)弟子之道[1]

上座(巴利语:thera),又作长老[2]。部(巴利语:vāda),直译为说、论。“上座部”的意思是长老们的观点、上座们的学说。[3]

坚守释迦牟尼佛所传戒律、教义的上座部佛教和修改佛教戒律、教义的大乘佛教是现存佛教的两大派别。


原始佛教

来自鹿野苑的笈多王朝公元5世纪的佛像,现藏于鹿野苑博物馆

佛陀在世时,并没有所谓的上座部大众部说一切有部经量部法藏部等部派,更没有所谓的“大乘”、“小乘”等区别,佛陀没有说“小乘”和“大乘”

佛陀在《长部·大般涅槃经》中曾教导说,若诸比库遵行七法,能够使僧团兴盛而不会衰败。此七法中的第三条是:

诸比库,只要比库众对尚未制定者将不再制定,已经制定者将不废除,只按已制定的学处受持遵行。

诸比库,如此即可期待比库众增长而不衰退。(D.16)


长老们的观点

在佛陀入般涅槃的那一年雨季安居,马哈咖沙巴Mahākassapa)(大迦叶)长老在王舍城主持了有五百位阿拉汉参加的第一次圣典结集,与会大众一起记诵和核定佛陀在一生45年中所教导的戒律与正法。结集法律之后,阿难尊者提到佛陀在临般涅槃前曾经说过:

阿难,如果僧团愿意,当我入灭后,可以舍弃微细又微细的学处。

由于当时阿难尊者并没有及时请示佛陀什么是“微细又微细的学处”,与会者们就此发表了不同的看法。于是,马哈咖沙巴(大迦叶)尊者在僧团中作甘马(kamma),对大众说:

贤友们,请僧众听我说,我们的学处与在家人有关,在家人也知道‘这对你们沙门释迦子是允许的,这对你们是不允许的’。

假如我们废除了微细又微细的学处,他们将会说:‘沙门果德玛(Gotama)(释迦牟尼佛)为弟子们制定的学处好像烟一样,当他们的导师在世时就学习这些学处,他们的导师一去世就不再学习这些学处了。’

于是,马哈咖沙巴(大迦叶)尊者重申了佛陀临终前的教导:

尚未制定者不应再制,已经制定者不应废除,只按已制定的学处受持遵行。(Cv.442)

此项决议获得全体与会者的一致通过。由于当时的与会者都是曾亲闻佛陀教导、德高望重、诸漏已尽、所作已办、具足六神通四无碍解智的阿拉汉长老比库,因此,这种代表佛陀本意的长老们的观点主张就称为“上座部”(Theravāda)。这项决议的精神也就在以上座比库为核心的原始僧团中保持下来。

佛教在日后漫长的流传发展过程中,不断分出许多部派和学说,作为保守圣者的传统为己任的“上座部”,始终坚持一项恒久不变的原则

1、不应再制定任何释迦牟尼佛没制定的戒律;

2、不应废除任何释迦牟尼佛所制定的戒律;

3、释迦牟尼佛如何制定戒律,即应如何受持遵行。

这是佛陀的教诫,也是上座们的观点![4][5]


史书记载

斯里兰卡的史书《岛史》中如此定义“上座部”:

那些及其他长老,应作已善作,由五百位长老结集法与律。以长老们所作的结集,称为上座部。
公元前2世纪杜多伽摩尼王在阿努拉德普勒建造的 RuwanveliSaya 佛塔,高91米。

在问了伍巴离(優婆離)律和请阿难诵法之后,比库们结集了法与律。

长老马哈咖沙巴(大迦叶)、大众之主阿奴卢塔(阿那律)、具念的伍巴离(優婆離)和多闻的阿难

其他大众知名的弟子,为导师称赞、已得无碍解、贤慧、具六通、大威力、入定禅那、已至正法之彼岸。

所有五百位长老在最胜的佛陀跟前学习并忆持了胜者的九分教;

在世尊面前听闻、领受了佛陀所说的全部法和律。

忆持法、忆持律,以及一切传来的圣教,不被征服、不可动摇,为导师认可,常受尊重。

最亲近地掌握了如来的最上之法,最受尊崇的长老们举行了最先的结集,这一切上座说皆称为最上之说。(Dīpavaṁsa 4.6-13)

斯里兰卡的《大史》中说:

从马哈咖沙巴(大迦叶)等大长老开始,所作的正法结集,称为上座部。

在最初的一百年中,只有上座部一种。异师之说,在此之后才出现。”(Mahāvaṁsa 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