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定

出自 上座部佛教百科
前往:導覽搜尋

三定(巴利語:Tayo samādhī),即有尋有伺定,無尋唯伺定,無尋無伺定。

概述

按照經教法,色界禪定分四個層次:有尋有伺定屬於初禪,無尋無伺定包括從第二禪到第四禪,並未給出「無尋唯伺定」的位置。[1]

按照論教法,色界禪定分五個層次,有尋有伺定是指初禪,無尋唯伺定是二禪,無尋無伺定是第三禪到第五禪。[2]

  • 諸禪由其稱為「禪支」(jhānaṅga)的心所而得以分別。在每一禪心裡的許多心所當中,即是這些(稱為禪支的)心所分別了諸禪的不同,而且是它們令到心證入安止(禪那)。[3]
(1)vitakka):在經中,「尋」一詞常不精確地用以代表思考,但在《論藏》里,它精確地代表把心投入或令它朝向目標的心所。猶如國王的親信有能力帶村民入皇宮,尋亦能夠把心投入目標里。對於修習禪定,尋的特別作用是對治昏沉睡眠蓋(thīnamiddha)。
(2)vicāra):「伺」一詞通常意為檢查,然而在此則意為保持心繼續專注於目標。尋是把心與心所投向目標,伺則是心繼續專注於目標。諸註疏提供了好些不同的比喻,以說明此二禪支之間的差別。尋有如展開翅膀起飛的鳥;伺則有如張著翅膀在天空中滑翔的鳥。尋有如投向花朵的蜜蜂;伺則有如在花朵上方嗡嗡作響的蜜蜂。尋有如持著失去光澤的金屬盤之手;伺則有如拭擦該盤的另一隻手。禪那中的伺暫時制止疑蓋(vicikicchā)。
(3)pīti):巴利文pīti(喜)源自動詞pinayati(使清新),可解釋為喜歡或對目標有興趣。諸論師把在修定當中生起的喜分為五個層次:小喜、剎那喜、流喜、上升喜、遍滿喜。小喜能令體毛豎直;剎那喜有如閃電;流喜有如拍打著海灘的大浪般,一陣陣地流遍全身;上升喜能夠令到身體升起;遍滿喜則有如洪水注滿山洞般遍布全身。禪那之喜是最後一種喜。喜禪支制伏嗔恨蓋(vyāpāda)。
(4)sukha):此禪支是心的樂受;它即是悅受(somanassa),不是與善果報身識俱行的身樂受(sukha)。此樂是脫離欲樂而後生,所以稱為精神之樂或非世俗之樂(nirāmisasukha)。它對治掉舉(散亂心)與惡作(uddhacca-kukkucca)。
  • 雖然喜與樂的關係非常密切,它們是兩個不同的心所;喜屬於行蘊(saṅkhārakkhandha),樂則屬於受蘊(vedanā-kkhandha)。喜有如疲憊的旅人見到綠洲時所體驗的歡喜;樂則有如該旅人沖涼飲水時的快樂。
(5)一境性ekaggatā):直譯此巴利文即是「一」(eka)「專」(agga)之「境」(tā)。此心所是所有五禪與定的主要成份。一境性暫時制伏欲欲;它是每一種禪定的必要因素。一境性的作用是緊密地觀察目標,這是禪那的特徵。但它並不能獨自地執行其作用,它須要其他四禪支配合運作,各執行其作用:尋把相應法投入目標;伺則維持它們於目標;喜激起對目標的歡喜;樂體驗禪那之樂。


經藏記載

《長部·三四·十上經》:

353. "katame tayo dhammā bhāvetabbā? Tayo samādhī - savitakko savicāro samādhi, avitakko vicāramatto samādhi, avitakko avicāro samādhi. Ime tayo dhammā bhāvetabbā.
二 云何三法是應當修,[謂:]三定。即:有尋有伺定,無尋唯伺定,無尋無伺定。此等之三法是應當修。[4]

《中部·第一二八·隨煩惱經》:

然,阿奴盧塔!此我起斯思念:『其我心之隨煩惱,此等於我令舍斷之。所以我今當修三種三昧。』阿奴盧塔!其我修有尋有伺定,亦修無尋唯伺定,亦修無尋無伺定,亦修有喜定,亦修無喜定,亦修樂俱行定,亦修舍俱行定。

然而阿奴盧塔!我修有尋有伺定,亦修無尋唯伺定,亦修無尋無伺定,亦修有喜定,亦修無喜定,亦修舍俱定故,而於我更生智見。『我解脫不動,此是最後生,今亦無後有之事』。[4]


論藏記載

《法集論》第四·義釋品:[4]

一三八四 云何為無尋唯伺法耶?即由於色纏五種法之第二靜慮善、異熟及所應作,由於出世間五種法之第二靜慮善及異熟而成-----除生於此處之伺——是等為無尋唯伺法。

參見

注釋與引用

  1. 元亨寺《汉译南传大藏经·相应部经典六·第九·静虑相应》:“诸比丘!有四静虑。以何为四静虑耶?诸比丘!于此有比丘,离诸欲、离诸不善法,有寻有伺,于由离生喜与乐之初静虑具足而住。寻伺止息故,则内净,心则一趣,于由无寻、无伺三摩地,生喜与乐之第二静虑具足而住。离喜故,于舍而住,正念正知、身于乐正受,如诸圣之所宣,有舍与念而住于乐,具足第三静虑具足而住。断乐断苦故,灭先之喜与爱故,为不苦不乐、对舍念清净,具足第四静虑而住。诸比丘!此为四静虑。”
  2. 寻法比库中译《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一章·心之概要:虽然诸经没有明确地说示禅那五分法,但有给与暗示;这是指佛陀所说的三种定:寻伺两者相应之定、寻不相应伺相应之定、寻伺两者皆不相应之定(savitakka savicara samadhi; avitakka vicaramatta samadhi; avitakka avicara samadhi: M.128/iii,162)。明显地,第一种定是禅那四分法与五分法两者里的初禅;第三种定是经教里的第二至第四禅,或是论教里的第三至第五禅。然而,第二种定在经教本身里却没有明示,只有在论教里才说明是五分法的第二禅。
  3. 寻法比库中译《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一章·心之概要
  4. 4.0 4.1 4.2 元亨寺《汉译南传大藏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