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定”的版本间的差异

来自上座部佛教百科
跳转至:导航搜索
经藏记载
第2行: 第2行:
  
 
==概述==
 
==概述==
 有寻有伺定是指初禅,无寻唯伺定是二禅,无寻无伺定是三禅即以上。
+
  按照经教法,色界禅定分四个层次:有寻有伺定属于初禅,无寻无伺定包括从第二禅到第四禅,并未给出“无寻唯伺定”的位置。<ref>元亨寺《汉译南传大藏经·相应部经典六·第九·静虑相应》:“诸比丘!有'''四静虑'''。以何为四静虑耶?诸比丘!于此有比丘,离诸欲、离诸不善法,有寻有伺,于由离生喜与乐之初静虑具足而住。寻伺止息故,则内净,心则一趣,于由无寻、无伺三摩地,生喜与乐之第二静虑具足而住。离喜故,于舍而住,正念正知、身于乐正受,如诸圣之所宣,有舍与念而住于乐,具足第三静虑具足而住。断乐断苦故,灭先之喜与爱故,为不苦不乐、对舍念清净,具足第四静虑而住。诸比丘!此为四静虑。”</ref>
 +
 
 +
按照论教法,色界禅定分五个层次, 有寻有伺定是指初禅,无寻唯伺定是二禅,无寻无伺定是 第三禅到第五禅。<ref name="心之概要">寻法比库中译《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一章·心之概要:虽然诸经没有明确地说示禅那五分法,但有给与暗示;这是指佛陀所说的三种定:寻伺两者相应之定、寻不相应伺相应之定、寻伺两者皆不相应之定(savitakka savicara samadhi; avitakka vicaramatta samadhi; avitakka avicara samadhi: M.128/iii,162)。明显地,第一种定是禅那四分法与五分法两者里的初禅;第三种定是经教里的第二至第四禅,或是论教里的第 至第五禅。然而,第二种定在经教本身里却没有明示,只有在论教里才说明是五分法的第二 。</ref>
 +
 
 +
*诸禅由其称为“禅支”({{NLK|jhānaṅga}})的心所而得以分别。在每一禅心里的许多心所当中, 是这些(称为禅支的)心所分别了诸禅的不同,而且是它们令到心证入安止(禅那)。。<ref name="心之概要"/>
 +
 
 +
*(1)'''寻'''({{NLK|vitakka}}):在经中,“寻”一词常不精确地用以代表思考,但在《论藏》里,它精确地代表'''把心投入或令它朝向目标的心所'''。犹如国王的亲信有能力带村民入皇宫,寻亦能够把心投入目标里。对于修习禅定,寻的特别作用是对治昏沉睡眠盖({{NLK|thīnamiddha}})。
 +
 
 +
*(2)'''伺'''({{NLK|vicāra}}):“伺”一词通常意为检查,然而在此则意为保持心继续专注于目标。寻是把心与心所投向目标,伺则是'''心继续专注于目标'''。诸注疏提供了好些不同的比喻, 说明此二禅支之间的差别。寻有如展开翅膀起飞的鸟;伺则有如张着翅膀在天空中滑翔的鸟。寻有如投向花朵的蜜蜂;伺则有如在花朵上方嗡嗡作响的蜜蜂。寻有如持着失去光泽的金属盘之手;伺则有如拭擦该盘的另一只手。禅那中的伺暂时制止疑盖({{NLK|vicikicchā}})。
 +
 
 +
*(3)'''喜'''({{NLK|pīti}}):巴利文pīti(喜)源自动词pinayati(使清新),可解释为喜欢或对目标有兴趣。诸论师把在修定当中生起的喜分为五个层次:小喜、刹那喜、流喜、上升喜、遍满喜。小喜能令体毛竖直;刹那喜有如闪电;流喜有如拍打着海滩的大浪般,一阵阵地流遍全身; 升喜能够令到身体升起;遍满喜则有如洪水注满山洞般遍布全身。禅那之喜是最后一种喜。喜禅支制伏嗔恨盖({{NLK|vyāpāda}})。
 +
 
 +
*(4)'''乐'''({{NLK|sukha}}):此禅支是心的乐受;它即是悦受({{NLK|somanassa}}),不是与善果报身识俱行的身乐受({{NLK|sukha}})。此乐是脱离欲乐而后生,所以称为精神之乐或非世俗之乐({{NLK|nirāmisasukha}})。它对治掉举(散乱心)与恶作({{NLK|uddhacca-kukkucca}})。
 +
 
 +
:*虽然喜与乐的关系非常密切,它们是两个不同的心所;喜属于行蕴({{NLK|saṅkhārakkhandha}}),乐则属于受蕴({{NLK|vedanā-kkhandha}})。喜有如疲惫的旅人见到绿洲时所体验的欢喜;乐则有如该旅人冲凉饮水时的快乐。
 +
 
 +
*(5)'''一境性'''({{NLK|ekaggatā}}):直译此巴利文即是“一”(eka)“专”(agga)之“境”(tā)。此心所是所有五禅与定的主要成份。一境性暂时制伏欲欲;它是每一种禅定的必要因素。一境性的作用是紧密地观察目标,这是禅那的特征。但它并不能独自地执行其作用,它须要其他四禅支配合运作,各执行其作用:寻把相应法投入目标;伺则维持它们于目标;喜激起对目标的欢喜;乐体验禅那之乐
  
 
==经藏记载==
 
==经藏记载==
第10行: 第26行:
 
{{Cquote|二 云何三法是应当修,[谓:]'''三定'''。即:有寻有伺定,无寻唯伺定,无寻无伺定。此等之三法是应当修。<ref>元亨寺《汉译南传大藏经》</ref>}}
 
{{Cquote|二 云何三法是应当修,[谓:]'''三定'''。即:有寻有伺定,无寻唯伺定,无寻无伺定。此等之三法是应当修。<ref>元亨寺《汉译南传大藏经》</ref>}}
  
 《中部 经典四 ·第一二八·随烦恼经》:
+
 《中部·第一二八·随烦恼经》:
 +
{{Cquote|然,阿那律!此我起斯思念:‘其我心之随烦恼,此等于我令舍断之。所以我今当修三种三昧。’阿那律!其我修'''有寻有伺定''',亦修'''无寻唯伺定''',亦修'''无寻无伺定''',亦修有喜定,亦修无喜定,亦修乐俱行定,亦修舍俱行定。
  
{{Cquote|然,阿那律!此我起斯思念:‘其我心之随烦恼,此等于我令舍断之。所以我今当修三种三昧。’阿那律!其我修'''有寻有伺定''',亦修'''无寻唯伺定''',亦修'''无寻无伺定''',亦修有喜定,亦修无喜定,亦修乐俱行定,亦修舍俱行定。
 
 
 然而阿那律!我修'''有寻有伺定''',亦修'''无寻唯伺定''',亦修'''无寻无伺定''',亦修有喜定,亦修无喜定,亦修舍俱定故,而于我更生智见。‘我解脱不动,此是最后生,今亦无后有之事。’}}
 
 然而阿那律!我修'''有寻有伺定''',亦修'''无寻唯伺定''',亦修'''无寻无伺定''',亦修有喜定,亦修无喜定,亦修舍俱定故,而于我更生智见。‘我解脱不动,此是最后生,今亦无后有之事。’}}
  
第18行: 第34行:
 
*[[十上经]]
 
*[[十上经]]
 
*[[合诵经]]
 
*[[合诵经]]
 +
*[[色界善心]]
  
 
==注释与引用==
 
==注释与引用==

2013年1月29日 (二) 20:08的版本

三定(巴利语:Tayo samādhī),即有寻有伺定,无寻唯伺定,无寻无伺定。

概述

按照经教法,色界禅定分四个层次:有寻有伺定属于初禅,无寻无伺定包括从第二禅到第四禅,并未给出“无寻唯伺定”的位置。[1]

按照论教法,色界禅定分五个层次,有寻有伺定是指初禅,无寻唯伺定是二禅,无寻无伺定是第三禅到第五禅。[2]

  • 诸禅由其称为“禅支”(jhānaṅga)的心所而得以分别。在每一禅心里的许多心所当中,即是这些(称为禅支的)心所分别了诸禅的不同,而且是它们令到心证入安止(禅那)。。[2]
  • (1)vitakka):在经中,“寻”一词常不精确地用以代表思考,但在《论藏》里,它精确地代表把心投入或令它朝向目标的心所。犹如国王的亲信有能力带村民入皇宫,寻亦能够把心投入目标里。对于修习禅定,寻的特别作用是对治昏沉睡眠盖(thīnamiddha)。
  • (2)vicāra):“伺”一词通常意为检查,然而在此则意为保持心继续专注于目标。寻是把心与心所投向目标,伺则是心继续专注于目标。诸注疏提供了好些不同的比喻,以说明此二禅支之间的差别。寻有如展开翅膀起飞的鸟;伺则有如张着翅膀在天空中滑翔的鸟。寻有如投向花朵的蜜蜂;伺则有如在花朵上方嗡嗡作响的蜜蜂。寻有如持着失去光泽的金属盘之手;伺则有如拭擦该盘的另一只手。禅那中的伺暂时制止疑盖(vicikicchā)。
  • (3)pīti):巴利文pīti(喜)源自动词pinayati(使清新),可解释为喜欢或对目标有兴趣。诸论师把在修定当中生起的喜分为五个层次:小喜、刹那喜、流喜、上升喜、遍满喜。小喜能令体毛竖直;刹那喜有如闪电;流喜有如拍打着海滩的大浪般,一阵阵地流遍全身;上升喜能够令到身体升起;遍满喜则有如洪水注满山洞般遍布全身。禅那之喜是最后一种喜。喜禅支制伏嗔恨盖(vyāpāda)。
  • (4)sukha):此禅支是心的乐受;它即是悦受(somanassa),不是与善果报身识俱行的身乐受(sukha)。此乐是脱离欲乐而后生,所以称为精神之乐或非世俗之乐(nirāmisasukha)。它对治掉举(散乱心)与恶作(uddhacca-kukkucca)。
  • 虽然喜与乐的关系非常密切,它们是两个不同的心所;喜属于行蕴(saṅkhārakkhandha),乐则属于受蕴(vedanā-kkhandha)。喜有如疲惫的旅人见到绿洲时所体验的欢喜;乐则有如该旅人冲凉饮水时的快乐。
  • (5)一境性ekaggatā):直译此巴利文即是“一”(eka)“专”(agga)之“境”(tā)。此心所是所有五禅与定的主要成份。一境性暂时制伏欲欲;它是每一种禅定的必要因素。一境性的作用是紧密地观察目标,这是禅那的特征。但它并不能独自地执行其作用,它须要其他四禅支配合运作,各执行其作用:寻把相应法投入目标;伺则维持它们于目标;喜激起对目标的欢喜;乐体验禅那之乐。

经藏记载

《长部·三四·十上经》:

353. "katame tayo dhammā bhāvetabbā? Tayo samādhī - savitakko savicāro samādhi, avitakko vicāramatto samādhi, avitakko avicāro samādhi. Ime tayo dhammā bhāvetabbā.
二 云何三法是应当修,[谓:]三定。即:有寻有伺定,无寻唯伺定,无寻无伺定。此等之三法是应当修。[3]

《中部·第一二八·随烦恼经》:

然,阿奴卢塔!此我起斯思念:‘其我心之随烦恼,此等于我令舍断之。所以我今当修三种三昧。’阿奴卢塔!其我修有寻有伺定,亦修无寻唯伺定,亦修无寻无伺定,亦修有喜定,亦修无喜定,亦修乐俱行定,亦修舍俱行定。

然而阿奴卢塔!我修有寻有伺定,亦修无寻唯伺定,亦修无寻无伺定,亦修有喜定,亦修无喜定,亦修舍俱定故,而于我更生智见。‘我解脱不动,此是最后生,今亦无后有之事。’

参见

注释与引用

  1. 元亨寺《汉译南传大藏经·相应部经典六·第九·静虑相应》:“诸比丘!有四静虑。以何为四静虑耶?诸比丘!于此有比丘,离诸欲、离诸不善法,有寻有伺,于由离生喜与乐之初静虑具足而住。寻伺止息故,则内净,心则一趣,于由无寻、无伺三摩地,生喜与乐之第二静虑具足而住。离喜故,于舍而住,正念正知、身于乐正受,如诸圣之所宣,有舍与念而住于乐,具足第三静虑具足而住。断乐断苦故,灭先之喜与爱故,为不苦不乐、对舍念清净,具足第四静虑而住。诸比丘!此为四静虑。”
  2. 2.0 2.1 寻法比库中译《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一章·心之概要:虽然诸经没有明确地说示禅那五分法,但有给与暗示;这是指佛陀所说的三种定:寻伺两者相应之定、寻不相应伺相应之定、寻伺两者皆不相应之定(savitakka savicara samadhi; avitakka vicaramatta samadhi; avitakka avicara samadhi: M.128/iii,162)。明显地,第一种定是禅那四分法与五分法两者里的初禅;第三种定是经教里的第二至第四禅,或是论教里的第三至第五禅。然而,第二种定在经教本身里却没有明示,只有在论教里才说明是五分法的第二禅。
  3. 元亨寺《汉译南传大藏经》